秋末了,纷飞的落叶飘散在这萧瑟的世界里,秋风里,我看到朵朵摇摆的芬芳——菊花开了。

百花齐放,挤在春夏里炫耀,便是俗了,唯独菊花,寂静地盛开。

菊花她开的嫣然自若,不管尘世多么喧嚣,守着朵朵素美。

优雅的白,娇羞的黄,如江南女子碎步在烟雨中,举足间流溢的都是青色旗袍的沉醉,那样的美到极致,又恰到好处。

与其说秋是悲凉的,不如说它是苍凉的,壮丽的。

一种英雄末路的苍凉,一种百花开败菊花盛的苍凉,一种秋末冬初的壮丽,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壮丽。

深秋的季节里,落木萧萧,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季节的气息总是那么壮丽,现在亦是如此。

寂寞的人总有着落寞的故事,故事里总有那么多的分分合合,寂寞的花总开在落寞的时光,时光里总演绎着大把大把的孤独。

秋,终是远去了。菊开的小园,躲避着风霜流离,兀自绽放着清欢。

多想,将自己开成一朵菊花,就这样将自己安放在寂静处,将疲倦的光阴沾了花香。

尔后,温馨成一缕春风,共你,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