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踏进回国休假之程,正值祖国喜庆七十华诞。说白了,我是奔着这个日子回去蹭旅游的。黄帝生日,丞民大赦。我和妹妹一家又踏上去旅行的历程。


永嘉,翠林茂密,碎石跌宕,池水潭波,土阶茅茨,眼前不断浮影着六年前去过那里的情景。记得那时,这出城就化费了近十几小时的大好时光。这次趁着长假前夕,九月二十九日,我们就一溜烟出城了。


空中闪烁着多变的云彩,伴着不断被我们抛在车后的广阔田野及蜿蜒公路,两旁错落有致的民房点缀了人烟。一路向前,向前,道路通畅。每到一个道口,今天是要付费的。自动付费完全不像以前,每辆经过的车要把车窗摇下,电子屏上显示价码,车主付了费再走,车阵排成长龙堵在道口,动弹不得的大停车场局面。这次是一往直前,根本不用停车,自动扫描仪已主动完成收费功能。


说到永嘉情结,把我带回了倒叙。


三十五年前,我妹高中毕业,和班上古灵精怪的另一个女生俩人行,出游了。来到中国“纽扣之都”,取一瓢长寿之水。第一次出门的俩个小姑娘无忧无虑游山玩水后,想起了要回家,却几天买不到回程的火车票。眼看着口袋里的钱就要掏空了,急得团团转。此时,恰好遇到了当地青年画家“超英”,他帮二个上海小姑娘买了车票,还塞了吃饭钱给她们上路,从此结拜为朋友。


6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超英,正好一般大的年龄,俨然已是一个文化官人。我们换乘了他的吉普,与他大度儒雅的太太,颠波在崎岖的小路直达“岭上人家”。在山色青翠欲滴,桥下溪流潺潺的怀抱里与当地的作家、诗人共享外脆里嫩、油而不腻的烤全羊大餐。


可是超英安排我们住的却是脚踩咯吱咯吱的楼梯,洗澡水勿冷勿热,厕所插不上门销的民房。这叫啥,体会原住民的生活呗。

这次我碰到超英还是一个老问题,“当初您为什么会帮助两个小姑娘呢?”

“那时我也刚结婚,口袋里钱并不多。看见两个小姑娘挺可怜的。”

超英淳朴地带有轻微地磕巴道。


6个小时后,我们的车在“樸园民宿”前停下,我妹掏出手机找“雅丽”(超英的太太)。

出来迎接我们的是四十多岁,身材高挑、面目清秀的女“管家”。

她看过了所有人的身份证后,在计算机里做了脸部识别,把身份证还给所有人,也把护照还给了我。

我妹问,“我姐还没做脸部识别呢?”

女管家说,“对啊,我要看她的身份证。”

“她的身份证就是护照。”我妹强调了一句。

女管家露出一付半信半疑的神态。“我从来没做过护照识脸,就算了吧。”

于是,我就这么容易地混在人群中。


楠溪江畔,跨进美丽精致别墅式的樸园民宿,顿觉眼前一亮。一袭蓝底红花长裙女子,头戴草帽,在秋雨蒙蒙的庭院,慢慢地挥舞着扫把,轻轻地赶走落叶。中华文化悠远绵长,兜兜绕绕,秋风妩媚地掀起长裙的一角,又一个雅丽-樸园的主人,竖立在秋景里。雅丽老板娘(与超英太太同名)擅长茶道,弹拨古铮,要把民宿带给来者家的理念。我对她说,“雅丽妹妹,您的精致儒雅和文化内涵,早已宣染超越家的感觉而更显人文气息。


老板娘雅丽口口声声要感谢超英老师。樸园的设计风格来之超英的团队,且每个房间都有他们的画作。

在我们不长的七日游中,樸园就住了二宿。民宿是我们留下的原因,让我们一起走进樸园看一看!

樸园注册处


樸园小道

小桥流水后花园

干净舒适的房间值回票价,节日期间700元人民币一天。


上楼梯要脱鞋

餐厅也可以这样美


无处不在的生活品味和情调


超英的画



生活中超英就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善良义气和古道热肠。永嘉故事会上登过作者杨大力《金超英的五分钱和约翰逊的五分钱》

‪https://mp.weixin.qq.com/s/UAPHPBnmWQFJcZCtNP-8Nw‬

多才多艺,能干有魄力的雅丽老板娘。

樸园民宿建在雅丽哥嫂的旧居上。看着这么大的住宅,面对身体不好的哥嫂,仍在医院做着财务的雅丽灵机一动,有魄力地把它改建成了有人文气息的、人见人爱的民宿。

永嘉,民宿是我们留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