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祖在菩提树下参弹打座,并在座前准备了许多大草帽,给过路的人遮阳挡雨。并给草帽里注入了许多信息。

路过的人许多匆匆走过,也有一些人停下来拿一顶给自己戴上。有个小偷也路过这里,他反复试了多个草帽,最后选择了一顶最合适自己的戴在了头上。他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走了一段小偷发现不对劲,许多路人都不用好眼神看他。他有点心虚,认真检查了一下周身,也没发现自己哪里不正常,哪里留了偷东西的痕迹。小偷便叫住一个人询问,那人直溜溜看小偷头上,什么也不说的急忙走开了。小偷纳闷,便把草帽拿下来看了一眼,见草帽上有大大的"小偷"两个字。

  小偷顿生怒火,感情被这和尚耍了。他回头气冲冲地找到佛祖,你怎么给我一顶小偷的帽子。

佛祖说,帽子不是你自己选合适戴走的吗?怎么成我给你戴的?

小偷不服说,那你怎么写上小偷标示。

佛祖说,你看看帽子上有什么字吗!

小偷拿下帽子,帽子上跟本什么字都没有。小偷气呼呼的把帽子一扔,又指责了佛祖几句,扬场而去。

佛祖冲着远去的小偷说,你应当看一下你的心,而不是扔帽子,要怪你还要怪你那颗心。

  相由心生。自己是小偷就会不自觉的拿一顶最适合小偷的帽子戴上。许多事情是内求而不是外求,自己的心性在那里而又心虚的怨恨他人,那只能南轅北辙,越走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