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城的风


站在这里,我听不到虎屿的海风与古雷头的潮音,也看不到郁郁葱葱的木麻黄。名为港城,但已脱离海风轻抚,实为“陆城”。十一月“陆城”东北风强劲地吹过每一条现代化街道,徘徊其中,我闻不到海洋气息。偶尔,海鲜店透明橱窗,激起一丁点野生鱼水浪。


而远方岛屿化为世界古雷七大石化的“港城”,渲泄着魅为四射的海韵浪花。港城风一直劲吹,我愿跪在黄沙上,听它狂啸,怒吼,嘶鸣,唤醒千万朵堆雪叠翠的碧浪,直到永远……


散文诗配画 林伟煌

图源蔡祥山及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