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此日一花开,却是石榴知立夏。

  杨花落尽浓荫日,芳草萋萋五月天。

  绿阴生昼静,孤花表春余。纷纷红紫已成尘,布谷声中夏令新。夹路桑麻行不尽,始知身是太平人。

  初夏,带着劳动者的丝丝欣慰,伴着青春浓浓的热情,和这淳淳的舐犊情深,来到了五月,来到了这枝繁叶茂的五月。

  我从深春的窗前向着初夏的窗外遥看,那一庭庭的果树,一池池的碧清,一条条幽兰的古巷,一垅垅的麦青,一树树的绿叶,一柳柳青青的垂诞,一山山野花的绽放,看得我如痴如醉。这如水的初夏散发着淡淡的清欢,那些浸染的情怀,让我在这风柔心宁的日子里流连忘返,真的好想就这样安逸的度过这明媚清浅的初夏。

  空灵也许才是这一季的曼妙,轻轻折一枝曼舞的藤花,默默挹一口熏得游人醉的暖风,偷偷咂一下来时路不减的绿荫,就这样时不时来撷取这初夏的容颜,时不时来戏谑这浅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