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贤论技话通背(六)


  初学缠闭功夫,百日筑基之后修炼步法沉坠劲。所谓“缠丝无步被人跌”,可见其要。练步之法要求“起步不过寸,落地紧拧身。千斤应地潮,泛起随步撑”。

  峨眉通背缠闭门内功行步诀为行走时养成习惯自觉练功的一种方法。要求行走时保持长臂猿、大猩猩或直立狗熊走路含胸、拔背、肩撑、肘横、虚腋、圆裆、收臀的模样,即背后以命门为中心领起督脉约向后顶起撑圆,并如“米”字形向四正四奇八个方向分张开(上方从命门起沿督脉向上经大椎、玉枕、百汇向天上领起冲出与星星彩云相连,是为“天应星”;下方从命门起沿督脉下段经尾闾向前经谷道会阴勾起至小腹略上翻,并分开汇合两腿诸阴经络下沉涌泉直至与地下深处相连,是为“地应潮”;从命门上下延伸通联整个背部督脉并向两侧带脉方向横劲撑开前裹蓄积整体劲力不懈,是为左右向;“米”字的斜向四点即指以整个背部整体力为大本营,劲力沿左上、右上、左下、右下四个斜向经四肢伸展撑开混元一体)。

  在保持上述混元整劲的情况下缓步向前行走,步履似轻柔亦似凝重。唯两手手指张开如各抓扣一气球状,或有空手中各虚握了一把锄头之意;行走时开胯圆裆如骑在牛背上一般;双脚开胯分立即如一座桥,领着整个人向前行走于齐胫、齐膝、齐腰甚至齐胸深的水池中,要有水不流动而整个人体桩架荡着水的阻力前行之效。前人曰:“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内家拳明家曰:“行拳即如空气中游泳”,此中深意,会心人细品玩之。

  步能应潮,脚下有根,即可绕圈画圆,培养胳膊缠丝劲。而后习套路、练明劲。劲出于丹田而贯于四梢,落步拧腰,通背弹抖,刚柔撒放,迅若闪电。气如火药拳如弹,六根震动鸟难腾。虽刚猛迅捷,却非肌肉暴涨之拙力,动作到位,立即放松。习艺时心中寂空,旁若无人,无念无想,浑然与天地融为一体,虽姿势千变万化,然不勉而中,不思而得。功至练神还虚,则身轻如燕;气贯涌泉,则重如泰山也。

  缠丝劲蓄养初期,上肢丝毫不得拙力,用腰背把手拿起来,再顺着重力自然撂下去,牢记胳膊不使劲,一点点把沉劲摔出来既可。动作顺畅之后,再利用身体的运动给它加速。日久功深,把胳膊练得像两条老藤,手头则沉甸甸的,象个纯棉裹住之铅砣,这种力量甩出来,落在血肉之躯上,威力可想而知。一旦练出,终身不退。人的两条胳膊就应该象挂在肩膀上,丝毫不能用力,用力时打到身体上感觉不是很大,不用力打到身体上,轻松就能把人打出去。

  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虽感必明,虽柔必强。练拳宜在静处用功,能耐得住寂寞清苦。要一势精灵,得练千遍万遍,若不开悟,还得千遍万遍。练拳时,要从其规矩,顺其自然,外不乖于形式,内不勃于神气,外面形式之顺,即内中神气之和,外面形式之正,即内中意气之中。故见其外,知其内,诚于内,形于外,即内外合而为一。

  练拳的主要入手方法,就是调息,呼吸时不着意不用力,绵绵若存,似有似无,一任自然。动作要合乎拳法中规矩,不可使身体如波浪式的忽高忽低,运动循环无端,无形式之间断。要纯任自然,外形之式要舒展,内中之气要中正。练拳时不要刻意呼吸,不要大呼大吸,开始练拳要像夜行贼、捕食猫一样屏住呼吸,能如此小心,心也就静下来了。然后随着打拳打开了,要在拳里找呼吸,找着的呼吸是很灵活的,比逆呼吸要精细,身体更能受用。

  养吾正气周于吾身,以彼虚嚣之气,与吾静定之气接,则自无幸矣。故至精缠闭者,其征有二:一则精神贯注,而腹背皆干滑如腊肉,新知神动赛灵猴;一则气体健举,而额颅皆肥泽如粉瓷,谢二手出似雷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