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春事

    山村春来早。当城里人还裹着棉衣的时候,第一缕春风已伴着凌晨的细雨悄然来到山村,山村的一切顿时朗润起来了。山坡上枯黄的草丛里已露出星星点点的新绿。燕子也飞回来了,衔来春泥忙着在檐下筑巢。又一阵细雨“随风潜入夜”,河边的柳树眼看着开始泛绿,枝条变得鲜活起来,似乎是在一夜间满树抽出细细的新芽,新芽绽出第一片叶子,第二片、第三片……这时候的叶子像刚刚绽开的绿兰,清翠欲滴,缱绻可爱,又像婴儿的肌肤,细嫩柔软,吹弹可破!远远望去,像笼着一层翡翠色的梦!这时候不由得想起宋祁的词句“绿杨荫里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这满枝头的春意岂独红杏才有?

       杨柳堆烟的时候,樱桃花开了!这是春花第一枝!花色尽管显得不十分鲜艳,但满山一簇簇一片片的也很是壮观!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人浸润在花香中,感觉整个人都是香的!蜜蜂忙着在花间采蜜,旁若无人,你走进了它,它也并不害怕。蝴蝶闲的无事,上下翻飞,在花间追逐,黑蝴蝶、黄蝴蝶、白蝴蝶、花蝴蝶……,这是场热闹的蝴蝶会!黑蝴蝶个头大,呆头呆脑,最容易捕捉;花蝴蝶喜欢在人前飞舞,给人带路,带着你沿着花间小路直到山腰。

        山腰已在原来的小路上拓出来四五米宽的路基,听说要建绿道,建成后这一定是一条最美的绿道!沿着这条“绿道”往上走,地势越来越高,居高临下,小山村一览无余,像个安睡的婴儿躺在小山的怀抱里。红顶的瓦房,灰顶的平房因势起屋,错落有致,都建在最合适的位置上。山村炊烟袅袅,偶尔能听到“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让人如身置世外桃源一般!

     通往山下的路是几条羊肠小道,是村民们世世代代用双脚踩出来的,已被雨水和山风雕琢的沟沟坎坎,但每一条都是名副其实的“花见小路”!小路的两边是村民用干树枝或竹竿扎成的篱笆和柴门,和披拂的花枝相映成趣,我想这一定是艺术家眼中最美的素材!

     山村的花事像排着队接受检阅似的,一拨一拨的,樱桃花刚谢,杏花就开了!真正到了“红杏枝头春意闹”的时候。杏树的每一根枝条上都开的密密麻麻,密不透风,让人感觉似乎要压断了枝条。红色的花萼托着粉白的花瓣,娇艳欲滴,像婴儿的红酥小手托着脂玉的小碗。背阴的地方花骨朵刚露出一点象牙白,像二八少女红唇里含着的白珍珠,还泛着红晕!“浅红欺醉粉”“蜡红枝上粉红云”,古人笔下的杏花美的不可方物。最美还是杏花雨!微风吹来,花枝摇曳,盈盈花瓣风前落,一场杏花雨,铺满了一地杏花“雪”,此时如遇大风,那更是“花谢花飞飞满天”的壮观!王安石笔下的“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真是把杏花描写的冰清高洁、风流绝代!

       “ 桃花开杏花败,栗子开花榨咸菜”,村民的谚语既是描写山村的生活,也是描写山村的花令。“花褪残红青杏小”,杏花败了,桃花又开了,“桃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又是“千树万树梨花开”!小山村的春天就是一座大花园!要把这花园里的每一种花都一一描摹,我想即便是语言大师也会感到词穷,大诗人也会觉得江郎才尽。山村的春天的美景写不尽,要想真正体会她的妙处,你要来亲自看一看!(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