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严教授书屋”可以欣赏更多精美文章

~~~~~~~~~

文艺复兴的兴起和兴旺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教堂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有意思的是文艺复兴冲破了神学禁区,表现的舞台却是教堂,基督教的故事是文艺复兴永恒的主题。无论从建筑、雕像还是绘画等美学艺术,如果想真正了解文艺复兴,一定得参观仰望教堂之美。佛罗伦萨教堂林立,其中佼佼者为圣百花主教堂和四个大教堂(分别为洛伦佐大教堂, 新圣母大教堂,圣十字大教堂,圣马克大教堂)。这五个教堂各具特色,互为补充,同时展现了佛罗伦萨文艺复兴艺术风范的各个方面。


圣百花主教堂

主教堂-穹隆-钟塔建筑群。

位列世界第四大教堂的佛罗伦萨主教堂(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或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he Flower,或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为典型的意大利哥特式建筑,是佛罗伦萨市区最重要的地标性建筑,由坎比奥(Arnolfo di Cambio,1245-1302)设计。


从穹隆顶上看主教堂和钟塔


主教堂正面(由Emilio De Fabris设计,1808–1883)。虽然教堂的主体部分于1367年完成,但其正面外表一直拖到19世纪才正式完工。教堂外部墙面采用彩色的大理石铺面,庄严典雅,细腻精美。


佛罗伦萨大教堂的洗礼堂(Baptistery)及北门,传说中的文艺复兴发源地。

1401年,佛罗伦萨大教堂的洗礼堂(Baptistery)准备修建北门,希望能够媲美65年前由皮萨诺(Andrea Pisano)设计建造的南门,由佛罗伦萨权威性的纺织品商业协会(Florence’s wool merchant’s guild)出面征集方案,题材为圣经里的故事《Sacrifice of Isaac》。如果谁胜出,协会付给佣金。当时年仅22岁的小辈季培尔底(Lorenzo Ghiberti,1378-1446)斗胆参加了竞赛。经过激烈竞争,最后由季培尔底和菲利波(Filippo Brunelleschi,1377-1446)的作品方案一决雌雄。经过评议,最终季培尔底获胜。他胜出的原因是因为体现了艺术的写实主义,动态组合和透视技术(Realism,dynamic composition,perspective technique),这些标准成了后来文艺复兴的基石。许多学者将1401年发生的这个标志性事件定为文艺复兴的正式开始时间。

获胜后的季培尔底闭门造车,潜心创作,花了21年的时间创作出了铜质北门,表现了《旧约全书》里的20个场景,并将自己的头像也镶嵌其中(左边门中条从下往上数第四个带头巾的那位)。当这幅杰作呈现在世人面前时,一片哗然,好评如潮。大为满意的纺织协会于是又将东门的创作权也交给他,任其自由创作,不加约束。季培尔底不负众望,再接再厉,又花了27年的时间,在他临死之前创作出了东门,描绘的是《旧约全书》里十幅栩栩如生的场景,更上层楼。后辈米开朗基罗仰望精美的东门艺术后,誉之为天堂之门。为了保护文物,现在这两个门都被收藏在位于主教堂附近的主教堂博物馆(Museo Dell’Opera Duomo)内,原址则由复制品替代。当时参赛的两个样品图案则被收藏在巴杰罗博物馆(Bargello sculpture museum)里面。季培尔底殚精竭虑,精益求精创作的这两个铜门成了两座巍峨的艺术高峰,难以跨越,奠定了其在文艺复兴中不可替代的地位。有幸站在这两个门前仰望,浮想联翩,仿佛从门里通往了文艺复兴的大道,为先辈的严谨创作态度和工作精神所深深打动。


洗礼堂东门,为复制品。


钟楼的建筑师是文艺复兴早期的代表画家乔托。他去世时钟楼只完成了底部,其后任皮萨诺(Andrea Pisano,1290-1349) 和塔伦蒂(Francesco Talenti,1325-1369)接着继续完成了钟楼的建造。


穹隆(Duomo)由菲利波(Filippo Brunelleschi)于1436年完成。


爬到穹隆顶上一共463级台阶,可以俯瞰佛罗伦萨全景。


主教堂内部


主教堂内有个壁钟(The Duomo clock),非常奇特。由乌切洛(Paolo Uccello,1397-1475)1443年设计,四角为四圣徒的头像(Matthew, Mark, Luke and John)。乌切洛既是画家又是数学家。这个钟现在还在走,钟面只有一枚指针沿反时针方向走。罗马数字XXIIII在下方,但并不代表半夜。钟用的是意大利特有的时间(ora italica)。


油画《站在佛罗伦萨前的但丁》(Dante Before the City of Florence)。米什莱诺(Domenico di Michelino, 1417–1491)创作于1465。里面是神曲和1465年佛罗伦萨的景象。


穹隆顶端的巨型油画《最后的判审》(Last Judgment,作于1572-79)。这幅画是瓦扎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开始创作的。瓦扎里是米开朗基罗的仰慕者,因此画的灵感来自于米开朗基罗在梵蒂冈西斯汀的同名画作。画中有耶稣,圣母,圣徒,神学三德(信仰,期望,博爱),天使合唱,地狱等描绘。和佛教六道轮回一样,西方的神学也讲究生命的轮回和报应。画了三分之一时,瓦扎里去世,由祖卡里(Frederico Zuccari,1540-1609)继续完成,并篡改了画风和画技。因此这幅画是两个画家不同风格的融合体。


主教堂博物馆(Museo dell´Opera del Duomo)是原佛罗伦萨共和国于1296年批准建立的作坊,用以监督近旁主教堂和钟楼的建造。1436年主教堂和穹隆完工,作坊的功能改为维护这些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群,包括洗礼堂。经过几个世纪的日晒雨淋,环境污染,许多暴露在外面的雕塑艺术品呈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1891年,作坊开始收藏这些珍贵的室外艺术品,在室内加以维修保存,作坊重新改建修缮后,发展成博物馆。博物馆现在收藏了750件艺术品,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雕像收藏馆之一,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


米开朗基罗的大型雕像“圣殇”(Pietà,完成于1547-1555年)。这座雕像曾经摆放在穹隆里面。据说是米开朗基罗为自己的墓地准备的,当然后人修建他的墓时没有用上它。


二楼收藏有原放在钟楼(Galleria del Campanile)上的16座雕像和54块浮雕,都是按原来次序摆放的。


主教用的帽冠和神器


洗礼堂银质祭坛。银匠用了两百公斤银子,花了100年建成。祭坛图案表现了圣约翰的生活。


圣洛伦佐大教堂

说到文艺复兴,不得不提到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Medici)。这个家族是佛罗伦萨13到17世纪时期欧洲的名门望族,拥有强大的经济、宗教和政治势力。美第奇家族的第一位成员是位药剂师,姓氏Medici即来源于此,美第奇族徽上的圆球代表药丸。后来美第奇家族从事羊毛加工业,走上了致富的道路。随着财富的增加,美第奇家族开始涉足金融业,美第奇银行成为当时欧洲最有钱的银行之一。有钱好办事,美第奇家族成了名副其实的贵族,并积极参政。其辉煌的族史中先后产生过三位教皇,多位佛罗伦萨的统治者,一位托斯卡纳大公,两位法兰西王后,和一些英国皇室成员。


圣洛伦佐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Lorenzo)是美第奇家族的族堂,美第奇家族的主要成员几都葬在这里。教堂的设计工作有许多著名的文艺复兴建筑师参与,比如菲利波(Filippo Brunelleschi), 多纳泰罗(Donatello, or Donato di Niccolò di Betto Bardi), 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尼基蒂(Matteo Nigetti)。


教堂内部


讲道坛(The Passion Pulpit and the Resurrection Pulpit)。上面雕刻的是描述耶稣殉难的过程。为多纳泰罗(Donatello)晚期作品(1460s)。


紧挨着圣洛伦佐大教堂的是美第奇小教堂,由出生在佛罗伦萨的尼基蒂设计。这是小教堂内的安娜·美第奇(Anna Maria Luisa De Medici,1667–1743)的雕像。安娜是美第奇家族的最后一位有影响的成员。她生前捐赠了美第奇家族的大量艺术藏品给托斯卡纳政府,包括富可敌国的乌菲兹宫和皮蒂宫,条件是这些捐赠品永远不得离开托斯卡纳。随着她的去世,延续了几百年的美第奇家族终于完结,成了历史的符号。


美第奇家族主要成员的大理石棺墓。美第奇小教堂里的八角形王子小圣堂(Cappella dei Principi)建于17世纪初,由斐迪南一世公爵(Grand Duke Ferdinand I)赞助的。尼基蒂在助手的帮助下花了四十年的时间,直到死才完成这个项目。里面葬有六位美第奇家族的公爵。棺墓上原本都有站着的雕像,现在只剩下两尊,这是其中的一尊。


王子小圣堂的祭坛。


整个王子小圣堂里面的墙壁布满了由彩色大理石拼作而成的绘画图案,其精美和奢华程度让人叹为观止。这是祭坛上的图案。


王子小圣堂的八角顶及油画。


美第奇小教堂里还有另外一个新祭衣间(Sagrestia Nuova, New Sacristy),由米开朗基罗设计。米开朗基罗原本为美第奇家族成员在这里设计了四个石棺(sarcophagi)陵墓,因为发生了许多事件,最终只完成了两个(the Dukes Lorenzo and Giuliano)。这个是Giuliano公爵(Duke of Nemours,上座雕像)的墓,下面两个斜靠着的雕像代表“昼和夜”(The Night and the Day)。“夜”(图中女性)被认为是米开朗基罗最完美的作品之一。


这个是Lorenzo公爵(Duke of Urbino,上座雕像)的墓,下面两个斜靠着的雕像代表“黄昏和黎明”(The Twilight and the Dawn)。“昼和夜”及“黄昏和黎明”是米开朗基罗的标志性雕塑作品。


美第奇宫(Palazzo Medici-Riccardi,或者the Medici Palace)里的俄耳甫斯(Orpheus)之像,班迪内利(Baccio Bandinelli)1515年创作,乔瓦尼·美第奇( Giovanni de Medici ,后来的教皇 Pope Leo X )赞助。根根据希腊神话,俄耳甫斯是太阳神和缪斯的儿子,他完美的歌声可以驯服野兽,让树起舞。雕像描述了他因没有遵守冥王的预先约定,在到达冥府之门时回头看了爱妻Eurydice一眼,以致和爱妻永别后的悲伤。


里卡迪买下美第奇宫后,将居所扩充改建成了豪华的巴洛克风格,最典型的就这个艺术画廊(Galleria Riccardiana),房间充满了金碧辉煌的华美。这个画廊的天花板(vault)壁画由画家乔达诺(Luca Giordano)于1683-85年创作,描绘的主题是美第奇王朝和8个神话故事,用的是巴洛格技法。


新圣母大教堂

佛罗伦萨四大教堂中,新圣母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Novella, 或The Church of Santa Maria Novella)以其丰富的文艺复兴早期油画藏品闻名,居四个大教堂之首,让人流连忘返。在这里可以看见油画画风从平面透视向立体透视转变的过程。教堂内部艺术杰作的看点包括 马萨丘 (Masaccio,1401-1428) 的 “三体”(Trinità), 吉尔兰戴伊奥(Domenico Ghirlandaio,1449-1494)的连环壁画,以及 乔托 (Giotto di Bondone, 1266-1337) 的“耶稣受难”,都是经典之作。


朝阳下的新圣母大教堂


新圣母大教堂前的广场沉浸在如火的夕阳里。


文艺复兴先驱乔托创作的经典名作-耶稣受难像(Crucifix, 1289年)。


马萨丘的经典油画“三体”,为最早采用系统直线透视法创作的作品。马萨丘发明的直线透视法的准备工作痕迹在画中还可以看到。


油画Visione di san Giacinto,阿洛里(Alessandro Allori,1535-1607)创作于1596。


新圣母大教堂里的Tornabuoni 小教堂(The Tornabuoni Chapel ,Italian: Cappella Tornabuoni),是新圣母大教堂的主要祭坛。


祭坛后面保存了完好的壁画,描述圣母和圣约翰的故事,由吉尔兰戴伊奥( Domenico Ghirlandaio,1449-1494)和他的画室创作于1485 and 1490,当时年轻的学徒米开朗基罗也在这个画室,参加了创作。这是其中一面墙上的壁画(The life of the Blessed Virgin)。


壁画“Birth of the Baptist”。


教堂底层墓地回廊(Cloister of the Dead)。


新圣母大教堂里的西班牙小礼堂(The Spanish Chapel,or Cappellone degli Spagnoli) ,建于1343-1355年。里面的装修工作由博纳尤托(Andrea di Bonaiuto,1343-1377)于1365至1367年完成。这是他画的壁画 “Allegory of the Church Militant and Triumphant, St. Dominic Hearing Confessions and Showing the Way to Paradise”。


博纳尤托 于1368年画的另一幅壁画“Allegory of the Church Militant and Triumphant,The Triumph of St. Thomas Aquinas”。


博纳尤托的壁画“耶稣遇难”(Crucifixion),创作于1368年。


紧挨着教堂的是一个庭院(The grant cloister),建于 1340 到1360年。这里曾经住着修道士。两个世纪以后, 佛罗伦萨两家贵胄和科西莫·美第奇大公爵(the Grand Duke Cosimo I de' Medici)出资,在墙壁上画满了油画。油画描述了当时教堂社区的名人和宗教故事。每幅画的下面都标有作者(包括Alessandro Allori, Santi di Tito and Poccetti)及作画的时间,多为 1570 - 1590年创作。由于年代久远,油画有些地方损坏了,由后人修复补齐,也清楚加以注明。


圣十字大教堂

圣十字大教堂(The Basilica di Santa Croce, Basilica of the Holy Cross)是世界上最大的“圣芳济修会” (Franciscan)教堂,属于罗马教的一个分支。文艺复兴时期的几个旗手人物但丁、米开朗基罗、和伽利略的墓穴或衣冠冢就安葬在这里面,因此被称为意大利的光荣神殿(Tempio dell'Itale Glorie)。但丁的成就是文学诗歌,米开朗基罗的成就是艺术,伽利略的成就是科学。三个巨匠,三座山峰。非常荣幸有生之年得以亲自拜访这座教堂,瞻仰膜拜文艺复兴的先驱们。圣十字大教堂建于1294-1385年,由坎比奥(Arnolfo di Cambio)设计。法国国王给圣十字大教堂赠送过一个十字架,因此得名。大教堂里面有16个分隔礼拜堂(chapels),乔托(Giotto di Bondone,1266-1337)和他的学生们在里面留下了许多精美的壁画。这个教堂最大的看点除了巨匠们的墓穴和衣冠冢,就是这些壁画了。壁画同墓棺和墓碑珠联璧合,非常有价值。


从主教堂穹隆上俯视圣十字大教堂(The Basilica di Santa Croce)


圣十字大教堂


教堂前右侧的但丁竖雕像。


教堂里面。


但丁(Dante Alghieri,1265-1321)的衣冠冢。 但丁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诗人,《神曲》的作者,生于佛罗伦萨。被放逐的但丁死于1321年,时年56岁,葬于意大利东北部城市拉文纳(Ravenna)的圣弗兰西斯克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Francesco)。虽然身前被放逐,客死它乡,佛罗伦萨的人们没有忘记但丁,为他在圣十字大教堂建了一个衣冠冢。


米开朗基罗墓。 米开朗基罗活了88岁,他的最后30年是在罗马度过的。这里有个故事。当年因为不满亚历桑德鲁·美第奇(Alessandro de’ Medici)的独裁,从1530年开始米开朗基罗就自我放逐,住在了罗马教皇的领地。1564年2月18日他去世后,起先埋在罗马的宗徒教会教堂(the SS. Apostolic Church)。科斯莫·美第奇公爵(Cosimo I de’ Medici)获悉这个消息后,宣称既然生前不能聘用米开朗基罗,死后也当厚葬他于佛罗伦萨,以表歉意。经过密谋,米开朗基罗的侄儿和继承人(Lionardo Buonarroti)担当起了“偷尸”的任务。他用一捆干草裹着遗体,装成货物将米开朗基罗运回了佛罗伦萨,神不知鬼不觉连罗马教皇也不知道。米开朗基罗的墓棺是 瓦扎里(Giorgio Vasari,1511-1574,意大利建筑学家、画家、传记家)设计建造的,下葬仪式颇为隆重。


伽利略(Galileo Galilei, 1564–1642)墓,Gianbattista Foggini设计。伽利略1633年因支持日心说被罗马宗教法庭判为异教徒,指责他从事异端学术,不许以基督教仪式下葬。1642年他去世后,埋在圣十字大教堂的美第奇禮拜堂(Medici Chapel)隔壁的小屋内。直到95年后的1737年,他的遗体才迁葬于大教堂圣殿里现在这个位置。


卡波尼(Gino Capponi ,1792-1876)之墓,Antonio Bortone设计。


这尊雕像被称之为佛罗伦萨的“诗歌和艺术女神”(the liberty of poetry and art),由Pio Fedi为意大利剧作家 尼科利尼(Giovan Battista Niccolini)而作。普遍认为其创作灵感来自于纽约的“自由女神”。


祭坛和耶稣(1280年),契马布埃(Giovanni Cimabue,1240-1302)创作。


1327年乔托受委托布置这个祭坛,创作了多联画屏(Giotto Baroncelli Polyptych)。正中的画屏是圣母玛利亚被封为天皇后的情景。在圣十字大教堂里,乔托一共布置了四个祭坛,这是唯一一个保持原状的。完成这个祭坛不久,乔托就被认命为佛罗伦萨主教堂的主建筑师,开始了钟楼的建造工作。


天使报喜。 多纳泰罗(Donatello, 1386-1466), 意大利早期文艺复兴时期的第一代美术家。天使报喜是一个永恒的画题,多纳泰罗却将这个主题塑造得别具一格。玛利亚没有像其它画里坐着,而是略微惊讶天使的到来,起身回避,右脚离地,书本打开。这瞬间的神态刻画得十分生动。

排列着的礼拜堂

墓道


油画“Descent of Christ into Limbo”, Angelo Bronzino画作。


圣马克大教堂

圣马克大教堂(San Marco)最初建于1267年,几经波折,从Silverstrine 僧侣(monks)转到道明会教派(Dominican)僧侣的手上。十五世纪时,科西莫·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安排自己最喜欢的建筑师 米凯洛佐(Michelozzo ,1396-1472)对教堂进行修复和扩建,成为自己的隐居地。文艺复兴时这个大教堂里出了个反叛牧师,叫萨佛纳罗拉(Girolamo Savonarola,1452–1498年)。在一个不长的时间里面,他在佛罗伦萨呼风唤雨,影响并改变了文艺复兴的发展方向。面对美第奇家族的强权政治,他提出了一系列反宗教腐败、反专制、反剥削的倡导,唤醒民众推翻美第奇家族的统治,导致了美第奇家族的放逐和大众共和的建立。他思想偏颇,鼓吹进行宗教改革,煽动捣毁非宗教的艺术和文化,宣称佛罗伦萨为新耶路撒冷和基督教的中心。由于他拒绝听命于罗马宗教的旨意,被罗马教皇逐出教会。他拒绝接受驱逐令,引起了佛罗伦萨当政者的恐惧和不满。迫于罗马教会的压力,佛罗伦萨执政者判处他死刑。1498年5月23日,萨佛纳罗拉和两个追随者在佛罗伦萨的市政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被绞死焚尸。具有讽刺意义的是1497年萨佛纳罗拉和他的追随者曾经在这个广场焚烧过黄色书籍和赌具。因此他被某些新教传教士(Protestants)捧为叛逆先驱加以崇拜。


这个铜质雕像(1498)就是行乞修道牧师萨佛纳罗拉,他的偏激行为几乎把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翻了个底朝天。


吉尔兰戴伊奥(Domenico Ghirlandaio,1449-1494) 画的“最后的晚餐”(1480),位于修道院的僧侣餐厅内。这个吉尔兰戴伊奥是米开朗基罗的师傅,米开朗基罗曾经在他的画室当学徒。图中耶稣告诉他的十二个信徒,他们中有一个是叛徒,但没有点明是谁。犹大(Judas)坐在最右端,头上没有光环。十五年后达芬奇在米兰的Santa Maria delle Grazie画了一幅更加有名的“最后的晚餐”。有意思的是两人的“最后的晚餐”都画在餐厅里,让僧侣们吃饭时看,时刻铭记在心,不要做叛徒。


安吉利科的“耶稣受难”图。


亚诺河


从亚诺河看老桥


作者简介

旅行家,作家,兼摄影师,现为美国医学院教授。出版有长篇小说《海鸥教授》《杜鹃花开》《玫瑰血》,中篇小说《留学生》《寒星》,短篇小说《悔恋》《小倩绝恋》等,并著有大量散文,游记,摄影专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