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有点焦虑,也无心写公号,已经拟就的题目一直躺在笔记本里睡大觉,一向保持十天半个月写一篇公号的节奏被打乱了。从来做事有计划,一直信奉“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做事的节律也从不紊乱,满腹狐疑出了什么问题?一方面担虑着文章迟迟不能落笔,但同时总有声乐提高的文章吸引自己,找到一篇便会如饥似渴看起来,且醉心于每天一练。原因似乎和声乐的兴趣渐浓有关。

  参加声乐班学习已有好几年,中间也断断续续过,到瓶颈阶段甚至想放弃,直怀疑自己陷入“邯郸学步”,没学会美声连歌都不会唱了,沮丧之绪充斥心间,成效自然平平如也 。

  今年以来,老师换成了歌剧院的女中音,平实有效的教学方法,除了对我大有裨益,还唤醒了沉睡多年的勇气和音乐能量,加之她的严格,不敢掉以轻心,自然加大了练习的范围和力度,以前是单一练歌,现在先练声再练歌。不断翻看网上收集的声乐资料,仔细体会美声对发声器官运用的要律,横膈膜对气息的支撑,高位置发声,共鸣腔体打开等等。

  每天上午,先生去徐家汇公园锻炼,我在家便打开钢琴盖,按下琴键开始练声。“衣—呀—衣—呀”,“哈—哈—哈”,“乌—啊—衣”,随着琴键音阶上升,一组组的练声曲在房间里震荡回旋,整个人都被音乐氤氲包裹了。

  越练越上瘾,念头越来越猛,劲头越来越粗,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习惯成自然,乐此不疲,沉醉在里面欲罢不能。这种沉浸式练习,感觉在爬坡,虽然每一步都气喘吁吁,但顶点的美妙风光却吸引自己向上,一丝一毫的提升都会让我欣喜不已,并成为勖勉自己的丰富动力。毕竟是真心喜欢唱歌的,热爱是最大的能量,在释放能量的同时,内心得到了盈盈满足。

  从小喜欢唱歌,但并不懂和声乐的关系,唱歌是种自然状态,可以张口就来,而声乐是高级的唱歌,不经苦寒磨砺般的训练很难成就,把自然状态镶嵌到人工规律和方法的框架里,使之具有艺术含量,这个再造过程是很长的,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奏效的。但既然选择了,就不要辜负,喜欢做的事情,何不臻于至善。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讲了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须经过三种境界,第一种,“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忘尽天涯路”;第二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讲的是治学的境界,何尝不是人生的境界呢?其实,境界无处不在,所谓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细节里面有乾坤,音乐里面有世界。

  俗话说:七十岁学吹打。我是六十岁开始学美声,庆幸到了这等岁数仍然对喜欢的事情保持一种热情,仍然在成长,不惮日复一日重复的枯燥,在熟能生巧,巧能生花,不断熟练技能的过程中,濡养生命之气,使其浓厚,成为此生最好的自己。

  有一首诗《变老的时候》:

  变老的时候,一定要变好,

  要变到所能达到的最好,

  犹如瓜果成熟,焰火腾空,

  舒缓地放出最后的优美,

  最后的香与爱意,

  最后的,竭尽全力。

  知道焦虑的原因了,一心不能两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是属于心无旁骛型的,专心致志做一件事会有幸福感,甜甜的,暖暖的,满满的。既然这一段对声乐兴趣大,那就全力以赴吧,兴趣可鼓不可泄也,也为了最后的优美。


  心无旁骛地做一件事,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