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春天,我与双龙电站结缘至今。不知道以后还有多少岁月让我在此地逗留,是故在又得浮生半日闲的午后,留一点文字用于未来怀想……

双龙,是上龛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 在上龛乡政府向前行八公里,右拐沿乡村路不远,进入铁峪河,就听到了清脆悦耳的青溪水声。溪水清澈,直视无碍,水中鱼儿追逐嬉戏,怡然自乐。茂盛的树木与溪边的小草、野花相映成趣。山势斗折蛇行,千回万转,溪水一下子变得不安分起来了,在山间乱石中你推我拥,奔腾向前,哗哗作响,整个山林瞬间喧闹起来了。再往前走是一片茂密幽深的树林,置身其中,山色渐渐阴暗,丝丝凉意沁入心脾。顽皮的溪水经过刚才的打闹后,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被眼前的幽静同化了,陡然安静下来了,缓缓地无声无息地向前流着。

向前鸡犬相闻,农村新居或聚或独散落在深山幽谷,或大或小的梯田拥簇着这安静祥和,在村子的路边,魏然竦立着一棵大柳树,在树下人小树大。站在大柳树下,心与树独语,却有一丝淡淡的忧伤。农村的记忆与历史,离我们渐行渐远,甚至忘却。它静静守护在殆尽的偏僻一角,留住了它顽强的年华。它没有选择充沛的阳光,它没有选择喧嚣的闹市,它没有选择宽阔的城中。奈住了寂寞,不浮夸,适应生存环境,终成参天大树。经历了八百年风雨的洗礼,宛若一代圣贤,从它身上我看到了做人应有的品质与精神。看着它的古老,想起昔日,"兵马大元帅"探亲故里,龙旗飘飘的威武壮观,拴在大柳树下战马的嘶鸣。大柳树下的辉煌一去不返。如今的风景,被现代"新潮农民"的繁荣昌盛所代替。它被正身为"挂牌文物树"为此高亢!这是对偏隅乡村文物的慰籍与颂扬。

置身这里,拥有恬静,烦扰不再,有如此美景相伴,此生何求!虽然近俩年翻修公路,上下班来回折腾的一路辛苦实在是苦不堪言,但是在这青山绿水的环境中工作实在也是一种大自然的恩惠,我和他早已陶然其中,不想回去了。

难怪诗人王维"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想坐在顽石上,悠然地钓鱼,要一生都隐居在这里呢!

其实大自然所呈现的景趣往往和人们的某种心境和谐一致,人们的种种心情也会在与自然的零距离接触中得到融合。造物者用它的鬼斧神工竟造就了这样一个空灵宁静的环境,此生能在此地工作数年已是一种缘分,倘如再有健康的身体和有聊得来的三五朋友常来聚聚,余生无憾事矣!

昔日繁华的老仓库今日只有寂寥,

三千繁华终落尽,人生岂可假当真

大道至简是朴素,只愿修颗本真心❤

来摘桃子的村姑

待完善的精准扶贫的房子

已经有人居住的小区

青山掩映小的新营小区

双龙村委会和没有师生的学校

夕阳下的双龙河

和小鸟🐦抢摘樱桃

蓝天白云下的电站升压站

雪景

工作室

2018年的第一场雪

院子里的樱桃花开了

含苞待放的野梅子花

月季花盛开了

在这里铲雪是个体力活

并网发电

万绿丛中一点红

上班无聊常常在这和小鱼儿聊天

搬家了带不走的果子树年年果子无人问津,刚好我来了

这是他亲手栽下的小树苗已经长大了,一年四季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顽石上的生命

上班途中休息一下

金秋九月桂花香满院

宁静的夜晚月光和灯光交辉相映

自己种的原生态无公害蔬菜

闲暇时光学做的手工鞋垫

这就是传说中的双龙之一的白龙龙嘴,龙含珠

小区名字的由来,据这里的老年人说,以前这个龙嘴里的珠子常常无风自动,是在和对面的另一条龙交流,可是后来因为修电站不小心把河对面的那条龙给炸坏了,从此珠子再也不动了,大约是它生气了吧

第一次看见这个很好奇,老公解释说,这是以前这里的人们没有公路常常淌水过河,后来便有人决定自己架桥,这是用来栽木桩用的

他泡脚太无聊了,趁我不注意在挂历上用铅笔素描我的头像

大山里的板栗

野生木耳,天然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