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头牛永远在我心中

2019.10.31 阅读 498

                                 那头牛

 

       人的一辈子要经历多少事呀,大事、小事、杂事、难事。有些事永远叫人无法忘怀,想忘也忘不了。 

42年前的那头牛,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买   牛

 

        1978年7月,高考相差几分而落榜了。家境贫寒,想再读书无望了,只能自己谋生了。

        炎炎夏日,头顶烈日,步行20公里乡间小路,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庄,走进了老同学家。老同学本打算外出割牛草。我的到来,他喜不自禁,什么都不管了。东西南北,海阔天空,毫无主题,无所不聊,但最多的还是聊出路,聊生计。

        中饭后,我离别时,他父亲说:“家里的牛养不住了,不知有人买否?”

        我毫无思考,就说卖我算了。

        同学父亲说:“直来直去,116元。”这个价钱不是一笔小钱。

        我说:“我没有钱,你放心吗?”

         “我相信你,牵走吧!”

        我牵着牛在前面,牛虽不听使唤,但只能跟我走。这牛真是不听话,总是驻足吃草,我无奈干脆停下满足它贪婪地吃草,可心事重重。这牛卖不了,我就完了。当时管这种买卖行为叫投机倒把,弄得不好可以被戴上帽子叫“牛鬼蛇神”,那真叫吃不了兜着走。

        20公里山路,足足走了6个小时,到家已经是太阳快要落西山了。我累了,可更担心的是牛有人买吗?

       父母亲都说我太无知了,去同学家玩却牵回了牛,家里已经穷得叮当响,哪有钱?

 

                                 卖牛                                 

 

        当晚, 我坐不住了,听到东阳老曹在邻村买牛。我就摸黑走去。

        老曹摸摸牛头,拍拍牛屁股,踢踢牛腿,看了牛的牙齿,对着牛转了一圈后,对我说:“小伙子胆子也太大了,什么也不懂,就买牛、买牛了。”

       他稍一思索就开了价 “给你198元,行吗?”

       我一揣摩,钱好赚呀,一下就是82元。庆幸自己真有本事,其实我什么也不懂。82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当时一个民办教师工资18元,相当于近半年的工资。

        我说:“好。”

        他抽出一支大红鹰香烟,当时一角三分一包,猛吸了一口,慢条斯理说:“明天早晨4点钟,你帮我一起赶牛到我老家。你在我家住着,我牛卖了,你把钱带回来。”

       这下,我懵了。原来他也和我一样,没有钱的。我想他真会做生意,不用投资一分钱,就牵走了我的牛,我还得帮他赶牛。我对他什么也不了解,能相信他吗?万一他骗我,我就惨了。老同学家的钱怎么办?他家是为了急用才卖的。

        没办法了,只能跟他走。心中安慰自己着,船到桥头终会直。

 

                                    赶 牛

        晚上没有睡好,始终在煤油灯下看一本破书。无心看书,索性起床到道地里乘凉,坐待天明了。

        这个老曹好像是个陀螺,不会累的。他早晨3点钟就叫我了,让我马上赶牛,他在山脚下等我。

        我走下陡峭的山岭,看到他在路边抽烟,可他的旁边还有五头牛。我想我上当了,他是让我为他赶牛的。

       算了,为了198元,什么不用想了。我就跟着他,在后面赶牛,其实我是在盯住自己的牛。

       这六头牛,可不听话,一看到路边的嫩草、庄稼,就不顾一切跑,吃光了才走。可老曹一点不急,就是抽烟。

         没有马路,即使有马路也不走,尽望山路走。这一走,就是15个小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途径了十多个村名中带坑、带岙、带岭字的村落。在快到一个小镇时,我看到夏日的太阳虽高但慢慢西斜了,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我想应该到目的地了吧。我也不问他,心中充满了希望,快要解放了。一整天没有吃过饭,他只给我吃了五分钱的一只饼,嘴干渴了,上下嘴唇已经不能碰了,一碰就是疼。最为痛苦的是,天气炎热,两片屁股已经磨出了血,脚底板也快磨穿了,薄薄的破布鞋,走在石子路上就是刺心的痛,实在是不能行路了。

        坚持吧,快到了!

        走到山下的大村庄,我问老曹:“到了吧?”

他说:“这里是浦口,不是我的老家。我们在这里轮流找碗水喝喝,再走。”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我问他还有多少路,他说快了。我也不想知道到底有多少路,如果他对我说实话,我一定瘫倒在地上了。

        我走进一户人家,那年青人说家里没水了。我再进一位老婆婆家,她给我端了一大碗开水。我一气之下喝个痛快,连声说“大妈,谢谢!谢谢!”

       老曹等不及了,说我这么自私,自己喝够了,不管他的死活了。但语气是非常和善的。

        喝了水,继续上路。

        他对我说,你看不远处就是嵊县城里了。是的,那里灯火辉煌,我猜想今晚一定在城里休息了。我想快了。

        坚撑着,只要到了城里,就可以美美睡一觉了。

        三个小时候后,我们已经绕城离城了,缓慢地向甘霖挺进了。

        饥渴,疲劳,我的脚底等部位已经在淌血了。

我恨老曹了,对他说:“该休息了。”

        他说:“慢慢走,等会儿在马路边的水泥桩上,你可以休息休息。”

        时光已经是凌晨2点钟了。

 

                                 丢 牛

        我真的累了。

        我对老曹说,我在前面等你。我狠狠抽了牛屁股一鞭,三头牛拼命往前跑。我知道已经离开老曹一段路了,让牛吃草,我在路边防护水泥墩上躺下,很快睡着了,什么梦想也没有了。

        突然,我在熟睡中听到老曹大声叫我起来,我一看手表是凌晨4点钟了,对老曹说:“让我再睡一会儿,我想睡。”

         他说:“不行,天一亮,牛在马路上一受惊吓会乱跑,到时你的牛跑了我不负责任。”

         我一听,胆颤心惊,对呀,牛跑了我就完了,钱还没有到手。

        往前走吧。一定有个尽头!

        我还是采用这个办法。我用最快的速度往前赶牛。用这样的方法,我在路上睡了不知多少回。

       我一定要睡个痛快,我对老曹说:“一直往马路上走不会错吧?”得到他的肯定后,我把三头牛干了远远地一段路,在马路边上睡了。睡得沉沉的,睡得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当老曹摇我身子时,他大声说:“你的三头牛呢?这下完了,我已经找了好多地方,不见牛了。”

        我从石凳上跳起,这下真的完了,贩牛生意这么难做。

        我向他要了一支香烟,我从未抽过烟,用火柴点燃后,深吸了几口,来了精神,看看远处有没有村庄,看不到,大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但我听到了远处有狗在狂叫。我对他说:“我们不用急,首先由我看住这三头牛,然后你朝狗叫的村庄走去找找。”他听我的话,去了。

       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足足一个小时内,我快发疯了,跺着脚,不该睡的觉,骂自己自作自受。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他赶回了3头牛。

        我的疲劳没有了,饥渴没有了,精神来了。

我主动对他说:“我们赶快走吧,不要把牛丢了。”

                           不赶牛了

       再走吧,天也快亮了。我们已经到南山水库脚下了。终于在一家豆腐店里渴了一碗豆浆,那豆浆的滋味终身难忘。

        第二天上午的11点钟,我们已经把6头牛顺利赶到了榨溪村。

       我问老曹,离东阳你的老家近了吧?他说还有十多里路。

        这时,我非常果断地说:“你一人赶吧,我回去了。我相信你,钱一定会给我的。“”

        我头也不回,乘上车,几经转车到了终点站,步行5里路,到老表家。

       老表一个人,他做了饭,我美美地吃了一顿。他说,村里在放映电影,我们去看看吧。我真的去了。那时电影是难得看的。

       我去了,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上午11点钟了。我知道昨晚一定是老表把我背回家的。

       天下着大雨。下午5点钟我快回到家的路上,遇上了老王。他见我回家,大吃一惊问我:“你把1000多元钱带回来了?”我说:“没有,我还没有到过老曹家。”

       老王大拍胸脯,怪声说:“完了,你只有一头牛,我有五头牛的钱呀!”

        因为疲劳,我回家是不顾一切的。经老王一说,这下真的糟糕了。

       我不说一句话,回家再说。

       吃过晚饭就睡觉。

                         取牛款

        第二天一早,就步行到镇上,爬上车去老曹家。

这天下午六点中,到了榨溪村后,问老农,知道东阳某某村的老曹家吗?老曹名气真大,老农说知道的。他告诉我,翻过一座大山,约十多里路,就到了。

路越走越小,雾越来越大,林间只有低鸣的鸟儿声。我记住了老农的指点,不敢忘记,一直找到了老曹家。

        老曹第一句话就是说,我知道你会来的。

        老曹天天去田间干活。他说必须把农活干完了,才去卖牛。我也没有办法,不敢惹怒他。

        我天天住在他家,吃着香喷喷的玉米饼,已经忘记了要钱了。

        他家两个女儿,两个儿子,我们之间玩得很开心。

        我随身带着笛子,被老曹的小儿子发现了。他叫我教他。我就像模像样担当了教练,八天时间内,他学会了简单的指法。他的两个姐姐也要学,我说没有时间了,我要回家啦。

        我看到老曹天天去卖牛,天天很晚才回家,吃大大地几个玉米饼后,就睡觉。我也不问他牛卖了否。

大概又是五天过去了。老曹对我说:“明天我和你一道走,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我回到了家,大家说我挣到了钱!可谁知道我的来之不易挣来的钱的故事呢!

           结语

永久难以忘记的陈年旧事。

往事历历在目,生活依旧有事。世事种种,仍将伴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