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小雅依然🦋

有一种情感叫邻里情深。曾几何时,邻里关系颇受争议,尤其是房屋改革后,新老更替频繁,甚至是到了门对门住着都互不相识的地步。为一点小事闹别扭,张家长李家短,互相诋毁的更是层出不穷。


要说到邻里相处,那真得好好说说俺东北人。记得刚结婚不久,由于经济有限,临时居住在姐姐单位的家属住宅楼小区,十几憧楼房都是姐姐一个单位的同事,我住过来之后没多久就熟悉了。


随着商品房的出现之后,原来机关单位的老住户所剩无几,但凡有点积蓄或能力的人都纷纷搬离,重新搬进来的都是些陌生的面孔,致使邻里之间的矛盾也就不断的发生。好在东北人的性格都很豪爽,吵过闹过之后,很快就又恢复如初,又都和睦相处着。

话说东北人的豪放那是毋庸置疑的,更值得一提的是东北式的热心肠!只要是你家有了喜事,那整个楼口的住户,甚至整栋楼的人都会对你道喜,并投以羡慕的眼神。反之,看见你迎面走来,眼神中就会多了一份闪躲 ,欲言又止者更是比比皆是。(这并不是想看你的笑话,而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安慰你)……


俺东北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特别护群。别看平时邻里之间有个小磕小碰的,也别管两家因为一点小事大吵大闹甚至肢体接触,可一旦遇到外来因素的侵犯那真叫一个合群儿啊!


十几年前法轮功的余孽遍发印刷本附带影碟,社区人员动员居民积极抵制,如有发现陌生人出入小区楼道,就及时举报驱赶。


记得当时住在我们一楼的大哥一家,只要太阳一落山那就连忙把楼门关上,并且不定期的趴在阳台上观察进出楼口的人,一旦有陌生人进入推开房门问人家是去哪个楼层串门的,只要说不出房主家的名字,那就一个字“请”。哈哈…你别说,有了这位爷的守护,俺这楼口还真就没有发现那些个印刷品。

要说这百密也会有一疏,这话不假。我家住五楼是顶楼,那天傍黑儿,一楼大哥没在家,楼道里就来了个中等身材的年轻人。他一进楼道就直奔顶楼,正好赶上我出门,我上下打量了几眼,他眼神闪躲着我,并假装掏出钥匙,本来我想问问,可小心眼一动又有点害怕,于是我急急的跑下楼,按响所有家的门铃,或许是那家伙“做贼心虚”,看见各家都有人出来,噔噔噔噔跑下楼,临走还瞪了我一眼。嘿嘿…俺不怕…俺有一整栋楼的人给俺撑腰……


东北人大部分都是山东人的后羿,骨子里就耿直好勇。说话大嗓门是每一个东北爷们的标配,好像每天说话时,不偶尔粗犷的拔个高音都显示不出爷们气概。


说到这咱说一个题外话哈!曾经在一段网红视频里播放过一个这样的段子,酒桌上那是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哥几个喝的就跟多个脑袋多个姓似的,喝完酒时你争我抢的买单,仿佛不让谁买单就是瞧不起谁啦,最后大打出手…哈哈哈……估计南方观众看到这就会一头雾水,可这的的确确就是典型的东北爷们的属性,仗义的略显霸气。

储存秋菜是东北人的共性,每年的十月下旬是买秋菜的最佳时间。家家都萝卜土豆白菜大葱的一顿买,随着小区里进进出出的大车小车,一车车秋菜就会被零化到各家各户,每家的仓房门口就会摆上晾满一地的大白菜。


晚上收菜摆菜那就更是一个热闹,你帮我抱几颗,我帮你码个垛儿,不出半个钟头,地上就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这样反反复复的几天,就到了腌渍酸菜的时候,前楼大叔在花池边搭起个简易炉灶(几块砖上放个大铁锅),一家挨着一家的腌着白菜,旁边临时搭起的案板上空着一颗颗叶绿帮儿白的白菜,稍许又齐帮对手的把菜按到缸里。一整栋楼的居民这一天几乎都在忙碌着这一件事儿,热气腾腾的开水熏红了大家的脸庞,也熏暖了人的心。

东北人邻居间处的好的那真的是比亲人还亲,经年之后即便分开即便老去,可这份情却永远难忘,以至于余荫后辈。


东北有好多的口头语那叫一个暖心,“俺家原先的邻居”…“俺家那旮瘩的”…“俺一个楼的”…“老张家那个二小子”…“老林三丫儿”……


每当走在大街上,你偶尔就会听到,欸…你不是刘二吗?你小子现在可出息了哈…

姐妹儿刚才跟你唠嗑的是不是原来咱前楼那个小胖儿?是啊!可不就是他嘛!这家伙现在可发了,据说开发好几个楼盘,谁知道现在离婚了,娶了个小的。

艾玛!啧啧…你说这老爷们有两钱儿咋都这骚包呢?他原来那个媳妇多好啊!

谁说不是呢!

大嫂你逛街啊?还认识我不?

喔!你不是小文子嘛 !艾玛!瞅把你胖得这样,你不打招呼嫂子可真不敢认…

哈哈哈…嘿嘿嘿……


这样的偶遇场面,打趣聊天的段子那是数不胜数,这样的语气语调,更是东北人的本色出演。


哈哈…看到这儿,你想不想跟东北人嘎邻居,如果想那你就带着你的嫁妆带着你的妹妹,乘着那马车来……

【作者】小雅 , 典型的七零后,自由笔者。端的了锅铲,拿得了笔杆,不为书而书,只为抒而书……

【作者】依然 ,愿用一只素笔书写不一样的人生,用文字抒发不一样的情怀。让繁杂的烟火在笔下变得恬淡静宜……

【郑重声明】此文是本人原创文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刊发公众平台,严禁盗用,请尊重作者,维护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