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仇历史传说与地名概况

南仇村第一书记羊文俊收集整编

       

南仇村是海南省乐东县大安镇一个以黎族同胞为主居住比较分散的行政村,分为南仇新村(行政村所在地)、昂赛村和南仇老村以及多个散居的田头(村);共有六个生产小组,345户1397人;土地总面积2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726亩,基本农田面积876亩,坡地面积850亩,林地面积1241亩,建设用地面积33亩。南仇村地处大安镇西南部,(昂赛村)北邻大炮村,(南仇老村)南邻只纳村,(南仇新村)西北是县城所在地,距县城约五公里,往西1.5公里接乐九313省道;昂赛、老村和新村依山傍水隔山形成三足鼎立之势,把某部机场紧紧环抱其中,形成了一道天然安全屏障;聚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给南仇村营造了一个利于旅游开发建设的浓厚自然资源优势与良好合作平台,是一个发展潜力不可估量的良好投资环境。

       南仇村原叫志贡村,古时因从山脚下到半山腰遍地都生长着一种红彤彤的龙牙花大树,该树被村民视为大力神的鲜血沉染和魂魄化作的神树小心呵护着。黎语里,这些美丽的龙牙花大树就叫“志贡树”,村民为了表示对这些神的化身树的尊重与敬畏,就把所处的村落叫“志贡村”。今天,让我们从曾经拥有满山红遍“志贡树”的村落历史渊然去追寻蕴藏着的一个个美丽动人励志故事的历史踪迹吧!


故事一

相传远古时代,有一位很有爱心的大力神——即黎族神话故事中开天辟地移山填海的大力神,他为了改变人们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让当地的穷苦人民过上好日子,决定填海造田,在挑山石去填海时,一双赤着的大脚板忽然被土层下面被掩埋的巨大海鱼的鱼刺扎破了,但勤劳勇敢的大力神视而不见一如既往的往返于山海之间,不知不觉之间,大力神脚底流出的殷红鲜血很快就染红了脚下的这片土地——也就是现在的南仇村以及村前一大片肥沃广袤的田洋。一夜之间忽见村后的山与村前开垦出来的土地漫山遍野都是红彤彤的参天大树,就是传说中的“志贡树”,现在南仇村的土地和村后山脚下的土地这么红,就是因为当年大力神的鲜血染红的结果。现在,在隔开昂赛村与南仇新村的山两边,还分别矗立着两块巨大的石头,每块石头上都各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鲜明脚印,相传就是当年大力神移山填海时留下的历史印记。

故事二

本故事的主人翁名李德裕,史书记载,李德裕(787年-850年),字文饶,小字台郎,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县)人。唐代杰出政治家、文学家、战略家,中书侍郎李吉甫次子。是唐武宗在位时的晚唐宰相,唐武宗与李德裕的君臣相知,是当时晚唐一大绝唱。唐宣宗继位后,忌惮其位高权重,五贬为崖州司户。大中二年(848年),李德裕被贬,从洛阳由水路南行,赶赴潮州。当他到达潮阳后,又贬崖州司户参军。大中三年十二月(850年),病逝于崖州。唐懿宗即位,追复官爵,加赠尚书左仆射。历朝历代评价甚高,李商隐《会昌一品集》作序时,誉之为"万古良相"。近代梁启超将他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列,成为封建时代六大政治家之一。848年李德裕被贬到崖州后,在今天的海南南部即乐东县大安镇的南仇村一带生活,在南仇老村对面的山坡上,至今还保存着李德裕李公当年曾经生活过的痕迹——一口周边布满青苔永不甘枯的古井······

相传李公到达崖州后,由于崖州地方势力受到朝廷的影响,对李公极端排斥甚至不惜采取武装镇压,说来奇怪,虽然李公带的人手不多,但不论怎样攻打,都无法被攻破;当时流传着一种说法是因为有一只“金青蛙”的保护。崖州地方势力统治者听到密报后,立刻让手下找来巫师,在巫师的指点下,在一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暴风骤雨的夜晚,代表地方统治势力的一条巨龙从崖州出发,一路翻山越岭往李公居住的方向翻滚而来,目的就是把“金青蛙”吃掉,以便拔掉李公这位眼中钉;也许是神的作用吧,当巨龙即将吞掉“金青蛙”时突然公鸡叫起来了,巨龙不得不抓紧时间往回撒;原来,此巨龙属夜巨龙,白天是不能让人看到的,否则会带来很大的厄运,夜里偷袭不成功只能无功而返;但也许是遇上暴雨恶劣天气的阻挠而耽误了来的时间,巨龙要返回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因为公鸡啼过不久后天就亮了,地方统治势力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最后巨龙客死他乡,据说,巨龙死后蚂蚁不想让世人看到它的尸体,就成群结队的搬土把死巨龙给拢埋起来,现在,在南仇村的田洋里,还保存着一条貌似夜龙的土墩埂呢;据说,后来虽然“金青蛙”没有被巨龙吃掉,但是,最后也变成了一个形似青蛙的大石头而一直矗立在李公坡脚下而保存至今。相传,李德裕被贬到南仇坡(后称李公坡)后,看到当地农民生活饥寒交迫、流离失所、住无定居、民无聊生,他除了把带过来的财物分给村民解除饥寒,还挨户宣传文化,传播盛唐经典,并联系当地最具影响力的乡贤和德高望重的老人,除了把全体村民召集起来进行文化传播外,还组织并带领村民开荒造田,挖井开沟,引水灌溉,不久,村民的生活得到了保障,通过创造性的劳动去改变生活的思想理念慢慢根扎于心。现今,紧靠李公居住生活的山丘后的只纳村(注:只纳村原属南仇村委会,1998年独立成为只纳村委会)四百多户农户中,绝大多数都姓李,相传都是李公的嫡系子孙呢。

(注:李德裕李公被贬崖州的历史故事以及生活过的遗址一一李公坡已引起国内某著名大学历史考古专家和李氏家族的高度重视以及浓厚兴趣,关于投巨资开发建设李公庙等旅游基础设施的相关项目已从酝酿阶段上升到筹备筹划之中,我们南仇人热切期待着项目的落地开花,让南仇子民永远秉承李公的品格和沐浴李公的恩泽)。

故事三

现在之所以叫南仇村,则又跟一个毁灭性的自然地质灾害事件息息相关。那是大约四百多年前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酣睡中沉寂的村庄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爆发的石破天惊的地震以及山洪同时引发的大型泥石流掩埋了一半,伤亡无数,村背后的大山,一夜之间倒塌了一大半边,现在老村背后那个形似一把“太师椅”样的天然小丘陵就是当年地震后形成的。相传现在山两边两块印有大力神巨大脚印的大石头正是那场突如其来爆发的地震把它们错开造成的呢。后来,基于这次突发事件造成的事实,村民就把“志贡村”改称为“南仇村”,黎族话中,“南仇”就是“水冲”的意思。结合村民代代相传的口头历史来说,“南仇”指的就是历史上曾经发生在我们村子的那次石破天惊的地震和山洪同时引发的大型泥石流带来的惨痛自然灾害的见证,所以当地人对这样的历史大事的记忆无疑是最深刻最难忘的,为了让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段噩梦般惨痛历史事件和对遇难者的追忆,因此,“南仇村”就作为村名一直沿用至今。

(注:文本部分源自于民间收集部分来自洪章峰老师的地域文本启示)

故事四一一现代篇

这就是传说中由金青蛙变成形似青蛙的巨型石头原址,据说该石头于1969年已被无法之徒炸毁,现在只剩下两只腿,加上长期没有得到保护,耕作的农民堆泥土又掩埋部分,现在所见部分可限。

据说,当年用炸药炸该青蛙石的外地人,虽然当时站得比较远,但还是逃不出厄运,最终还是被爆炸后纷飞的石头碎片击中而亡,当地人迷信的话说就是“遭金青蛙神的报应”。

走访了解到,我国考古学专家曾分别于1984年、1987年和1997年三次南下此地做过调查取证方面的专,但说来奇怪,每次要现场取景拍照时,都是突然之间乌云密集,铺天盖地涌卷而来,顿刻雷声大做,大雨倾泻而下,专家们都无奈的摇头叹气,每次都是不得不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后来这巧合的现象被当地村民传得沸沸扬扬并逐渐神化,都说是老天爷替被冤枉的好丞相李德裕喊冤大鸣不平,以此来感动天朝,希望这段历史能被认可与传载,更希望有一天能在这片充满历史传说的土地上,能矗立起一块承载历史的纪念碑和纪念园。

(注:以上故事专利属本人所著,非本人同意不得私自剽窃挪用)

这就是传说中大力神曾经在大石头上留下的巨型足印原址之一。

大力神留下的两个足印,一个在山之巅,另一个在山脚下,东西相对,相距约一公里。

这是当年晚唐丞相李德裕被贬崖州(今海南省乐东县大安镇南仇村)时生活饮用水井原址。

这就是传说中想趁夜间吃掉金青蛙,后因天亮回不去而死后被蚂蚁堆土掩埋的长约1公里的夜龙原址(因开发田洋而被截为两段了)。

昂赛村航拍村貌!

欢迎您来南仇村投资开发!助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