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最新文章

唐朝著名女诗人鱼玄机,她是怎么堕落到“色尼”的?

自古以来,就有“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的说法,现在来看,也依然不会过时。两情相悦,终成眷属自然是一段佳话,可是,当女子多情,男子却无心的时候,那就是爱情悲剧了,不知有多少好女子错付了真情,最后,都是凄惨的度过一生。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就是唐朝的著名女诗人——鱼玄机。

说到她,很多对她的看法不一,有的人说她是个放荡的女道士;有的人说她是嫉妒心强的杀人凶手,也有的人说她是个才情卓越的才女。其实,她不过是个被命运捉弄的可怜女子罢了,因渴望不到自己的爱情,干脆就沉醉在欢爱里,到死都在悲叹:“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很久以前,大唐的首都——长安城,也就是世界文化的中心,更是所有文人都为之向往的地方。只不过,此时的晚唐,就像一位暮年的老者,虽然无力,但依然充满着智慧,所以,这座城市从来不缺故事。可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个故事,流传了千年。

听说过鱼玄机故事的人都会唏嘘不已,感慨她虽是红颜,命却太薄。

在长安郊外,有一个姓鱼的年轻秀才,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科举考试做着准备。同样的,他的妻子也有了身孕,没多久就生下了一个女儿。这个喜讯让鱼秀才很是激动,随即,便给这个女儿取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鱼幼薇。

小女孩长得很是是漂亮,而且,聪明伶俐,深得父亲的喜爱。父亲希望女儿能像他一样成才,便亲自教她识字。小女孩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文学方面上很有悟性,到了三四岁左右,在父亲的指导下,就开始学习创作诗文。一家三口的生活虽然贫困,但也算过得快乐知足。

然而,好景不长,鱼秀才因为多次考试落榜,心情抑郁之下,一病不起,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待到安排完鱼秀才的后事,母女俩也彻底失去了经济来源,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母亲带着女儿去长安寻找工作。

最后,她们总算在一家青楼里落脚,鱼母以替人洗衣服谋生。

尽管,生活条件艰苦,母亲也没忘了丈夫临死前留下的遗言:哪怕省吃俭用,也坚持让女儿继续读书。好在,鱼幼薇很懂事,没有辜负父母对她的期望,七岁能立物就诗,到了八岁之时,在长安城中,就积累了一定的才名,大家都称她为“长安女诗童”。

古代的青楼,一向都是文人雅士喜欢去的地方。要想在青楼里获得文人墨客们的青睐,就意味着青楼女子必须是才貌双全才行。所以,青楼的老鸨老早就看出了小幼薇是个有才气的美人胚子,为此,老鸨一直在说服她的母亲,把她送进青楼里好好调教。

小幼薇的母亲摇摇头,拒绝了这个建议。

后来,有一天,老鸨见到小女孩独自一人在院中玩耍,便指挥手下把她绑走就范。弱小无助的幼薇拼命挣扎,呼救个不停,然而,四周都是在凑热闹看笑话的人,没有人上去帮助小女孩一把。就在这时,忽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发出一声暴喝:“住手!”

十岁的鱼幼薇就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认识了温庭筠,这个男人,也成了她这一生爱而不得的男子。此时的温庭筠将近四十岁,身材很是魁梧,但是,样貌奇丑无比,因此,得了一个“温钟馗”的外号。但在鱼幼薇的眼中,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子。

老鸨一看,破坏她好事的男子居然是才名卓著的温庭筠,心想:“糟了,这可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啊。”就连忙赔罪离开了。鱼幼薇得知他就是大诗人温庭筠时,内心不由得激动了起来,从未想过,仰慕许久的偶像,居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刚刚还救下了自己!

眼看温庭筠就要转身离去,小幼薇强烈地感觉到,他这一转身,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了。于是,她连忙跪下答谢救命之恩,并恳请他收自己为徒。温庭筠赶忙扶起幼薇,对于收她为徒的请求有些犯难。因为,他平日放纵惯了,连个男弟子都没有,怎么好意思收个女弟子。

温庭筠有些不忍再看到这个小女孩眼中的渴求,因为,这女孩看向他的眼神,似乎直入了他的内心。不知怎么的,他的心好像被揪住一般,再也无法转身而去。

于是,温庭筠转头看着窗外,看见河边的柳丝正随风摆动着,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随即,给小女孩出了一道题目:“不如,你以江边柳为题作诗一首,作得好的话,那我就收你为徒。”或许是温庭筠刚才的那一抹微笑,给了鱼幼薇无限的动力,不到片刻,她就随口吟出了一首诗: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赋得江边柳(一作临江树)》

这首诗让温庭筠又是难过又是欢喜,难过的是鱼幼薇的坎坷身世,以及她诗里的那些浓浓愁绪,欢喜的是她难得的才华,明明诗中无一字写柳,却又无一字不是在写柳。之后,侠骨柔肠的温庭筠不但收幼薇为徒,还送母女俩到他郊外的老宅生活,并给了她们足够的生活费。

从那之后,温庭筠就时不时去老宅教鱼幼薇学诗词,鱼幼薇为了多看温庭筠一眼,就每天早早起床,在家门口抱着书读,只为等待小路的那头能出现他魁梧的身影。等他一出现,她就连忙放下书,满心欢喜跑上前去,牵住他那温暖而宽厚的手掌,温庭筠总是对她露出温暖的微笑。

此刻的幼薇,内心是多么渴望他们俩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

后来,在温庭筠的引荐下,长安女诗童的名气更加响亮了。鱼幼薇很感激温庭筠带给她的一切,他总是会带着她出去见世面,增长一下她的见识,就这样,两人过了一年多的师生时光。

也就是在第二年,温庭筠由于屡试不中的原因,不想再参加科考了,就接受了一个连芝麻官都谈不上的巡官职位。听说温庭筠要去外地上任,十二岁的鱼幼薇为此哭了好久,心中也更加确定,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比自己父亲年纪还要大的恩师。

温庭筠离开长安之后,鱼幼薇就陷入到了深深的相思之中,但是,她还不得不假装岁月静好的模样,深怕母亲多虑。转眼间,又过了一年,秋风再起,秋夜渐凉,鱼幼薇对温庭筠的相思更浓了,于是,便写了一首著名的情诗,寄给了温庭筠:

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露清;月中邻乐响,楼上远山明。枕簟凉风著,谣琴寄恨生;稽君懒书礼,底物慰秋情?

——《遥寄飞卿》

面对鱼幼薇的满满爱意,本该回应的温庭筠却选择了沉默。

其实,他一早就察觉得到这女弟子对自己的情感,但是,自己可比她大了三十二岁,又是师徒关系。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温庭筠对自己相貌丑陋太过自卑,虽然,他也很欣赏这个女孩。只是,他觉得鱼幼薇明明可以有更好的归宿,而不是跟了自己这个丑陋的老头子。

转眼间,秋去冬来,到了大雪纷飞的日子。

鱼幼薇苦等了好几个月都没有等到他的回信,就这样,从起初满心的期待,变成了一股幽幽的哀怨。但是,鱼幼薇还是不愿死心,觉得温庭筠可能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于是,就又写了一封长信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并附上了一首新写的诗文: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心;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冬夜寄温飞卿》

在这首诗里,鱼幼薇将她哀怨的心思,表达得可谓是淋漓尽致。温庭筠面对女弟子更加赤裸裸的表白,陷入了纠结的痛苦之中。他是多么想照顾这个女孩的一生,可是,他已年事已高,怎能耽误了她的青春。所以,这次他还是装作不解风情,拒绝了她的表白。

直到鱼幼薇十四岁那年,有个年轻英俊的才子,一举夺魁成了新科状元,名叫李亿。也就是这一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

原本有些哀怨的鱼幼薇,看到老师又回来了,所有的难过都统统都抛在了脑后,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灿烂的笑容。因为,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她能陪在温庭筠身边更让她开心的了。回到长安后的温庭筠,带上她一起去看科举的发榜,说是要让她看看那群年轻才俊的风采。

其实,早熟的鱼幼薇第一眼就看出了老师的用意,不免有些失魂落魄。再加上,鱼幼薇的母亲前不久去世了,而且,老师始终不愿和自己在一起等等原因,造成她极度缺乏安全感,开始了患得患失的日子。

没过几天,状元李亿听说大诗人温庭筠就在长安,于是慕名拜访。

同样的,他也对温庭筠身旁的女弟子一见钟情。得知鱼幼薇的坎坷身世,再加上,其母亲不久过世的事情,出于怜爱的心理,李亿产生了想要照顾她一世的想法。

于是,李亿便苦苦哀求温庭筠,将鱼幼薇嫁给他。

温庭筠考虑到,这名状元早已有了正妻,那么,鱼幼薇久只能做妾,正要婉拒,而站在一旁的鱼幼薇,还没等老师表态,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其实,在她的心里,如果不能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那么,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李亿不由得欣喜若狂,他说道:“鱼幼薇要嫁给我了,能够娶到才名卓著的长安女诗童是何等的荣耀啊,在长安这里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所以,他在这期间对鱼幼薇也是百依百顺。

自从鱼幼薇嫁给李亿后,温庭筠觉得浑身总是不得劲,就像是心口被挖去了一块那般难受,更是陷入到了深深的矛盾痛苦之中。为了不触景生情,温庭筠就再次离开了长安,从此之后,他和鱼幼薇只保持了书信往来的联系。

随着温庭筠的离开,鱼幼薇慢慢接受了李亿作为自己丈夫的事实,也努力表现得很爱他的样子。可是,没人知道她最爱的男人是温庭筠,如今,她也只能将对他的深爱藏在心底了。

就这样,她和李亿一起过了几年夫妻生活,直到李亿的正妻裴氏来到长安以后,她的悲剧就开始了。

裴氏一听说丈夫李亿背着她娶了小妾,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发雷庭,三番两次地跑到鱼幼薇居住的地方,吵闹个不停,甚至,还逼李亿休了鱼幼薇。面对正妻的逼迫,李亿不敢不从,要知道,裴家在官场可谓是势力庞大,不是他一人能抗衡的。

话说,从东汉末年起,河东裴氏就人才辈出。“儒林丈人”裴秀、“玉人”裴楷、“言谈之林薮”裴頠,南北朝有“史学三裴”的裴松之、裴骃、裴子野,隋唐有“出将入相”裴矩、裴行检、裴度等,裴家可谓是“千年宰相之家。”

在万般无奈之下,李亿只能把鱼幼薇送去咸宜观中修行,让她暂时躲避风头,并许诺:“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接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观主给鱼幼薇取了一个道号玄机,所以,她又叫做——鱼玄机。

鱼玄机在道观里等了李亿三年,也没有等出一个结果。前不久,老观主去世了,资历颇深的鱼玄机自然成了新的观主,也收了一些弟子。此时的鱼玄机,虽然已是观主,但是,心中仍然藏着爱。

后来有一日,鱼玄机外出之时,撞见邻居的女子因和丈夫吵架,正在河边伤心地痛哭着,或许是触景生情的原因,她写下了那首千古传颂的《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可笑的是,写下这首诗没几天,鱼玄机就得到了李亿的消息,此时的他正带着夫人裴氏去扬州赴任,压根就没打算把她接回去。鱼玄机对此只是微微摇头:这算什么承诺,都不过是空话。然而,接下来发生了让她彻底崩溃的一件事——五十岁的风流才子温庭筠终于娶妻了。

因此,鱼玄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了好几天,等到她再次从房门走出之时,似乎换了另外一个人,一改过去清高自爱的性情,开始肆意放纵了起来。她下令弟子们在咸宜观门前挂一块告示——鱼玄机诗文候教。不挂还好,一挂起来,长安的文人们就沸腾了,纷纷奔走相告。

他们说:“咸宜观竟然是个比青楼更值得去的好地方。”不出一段时间,这个地方就成了文人雅聚的首选。文人墨客,官宦子弟,甚至,一些王孙贵族纷至沓来,只为一览鱼玄机的绝色天姿。再加上,她的一流文才,把这些人迷得神魂颠倒,纷纷拜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此时的鱼玄机,正沉迷在纸醉金迷之中,她只想在性爱的欢愉中麻醉着自己。面对那些来客,她从来不会拒绝,只是偏偏三番两次的将一个叫温璋的男子拒之门外。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鱼玄机得不到温庭筠的爱,所以,只要是姓温的男人,她一看到就对其愤怒不已。

后来,在一次官二代的聚会中,一个公子带来一个名叫陈韪的乐师。当鱼玄机的目光缓缓落在陈韪的身上之时,愣了好一会。她不由得一惊,这个身材魁梧的乐师,怎么那么像自己心中深爱的那个人。鱼玄机实在按捺不住激动,便主动向他示好。

陈韪面对绝色美人的主动示爱,没有拒绝。从那之后,陈韪就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两个人也就开始了一段如胶似漆的日子。

在情思迷离中的鱼玄机,还为陈韪写过一首十分露骨的情诗:

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感怀寄人》

此时的鱼玄机已经二十四岁了,不再是十年前的鱼幼薇了,更不是那个傻傻爱慕着温庭筠、痴痴等待李亿回来的鱼幼薇了。此时的她,变得多疑、易怒、善妒,在爱中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只因为她吃够了矜持的苦,所以,她必须要紧紧握住自己的东西才行。

——《冬夜寄温飞卿》

在这首诗里,鱼幼薇将她哀怨的心思,表达得可谓是淋漓尽致。温庭筠面对女弟子更加赤裸裸的表白,陷入了纠结的痛苦之中。他是多么想照顾这个女孩的一生,可是,他已年事已高,怎能耽误了她的青春。所以,这次他还是装作不解风情,拒绝了她的表白。

直到鱼幼薇十四岁那年,有个年轻英俊的才子,一举夺魁成了新科状元,名叫李亿。也就是这一年,温庭筠回到了长安。

原本有些哀怨的鱼幼薇,看到老师又回来了,所有的难过都统统都抛在了脑后,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灿烂的笑容。因为,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她能陪在温庭筠身边更让她开心的了。回到长安后的温庭筠,带上她一起去看科举的发榜,说是要让她看看那群年轻才俊的风采。

其实,早熟的鱼幼薇第一眼就看出了老师的用意,不免有些失魂落魄。再加上,鱼幼薇的母亲前不久去世了,而且,老师始终不愿和自己在一起等等原因,造成她极度缺乏安全感,开始了患得患失的日子。

没过几天,状元李亿听说大诗人温庭筠就在长安,于是慕名拜访。

同样的,他也对温庭筠身旁的女弟子一见钟情。得知鱼幼薇的坎坷身世,再加上,其母亲不久过世的事情,出于怜爱的心理,李亿产生了想要照顾她一世的想法。

于是,李亿便苦苦哀求温庭筠,将鱼幼薇嫁给他。

温庭筠考虑到,这名状元早已有了正妻,那么,鱼幼薇久只能做妾,正要婉拒,而站在一旁的鱼幼薇,还没等老师表态,一口便答应了下来。其实,在她的心里,如果不能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那么,嫁给谁都是一样的。

李亿不由得欣喜若狂,他说道:“鱼幼薇要嫁给我了,能够娶到才名卓著的长安女诗童是何等的荣耀啊,在长安这里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

所以,他在这期间对鱼幼薇也是百依百顺。

自从鱼幼薇嫁给李亿后,温庭筠觉得浑身总是不得劲,就像是心口被挖去了一块那般难受,更是陷入到了深深的矛盾痛苦之中。为了不触景生情,温庭筠就再次离开了长安,从此之后,他和鱼幼薇只保持了书信往来的联系。

随着温庭筠的离开,鱼幼薇慢慢接受了李亿作为自己丈夫的事实,也努力表现得很爱他的样子。可是,没人知道她最爱的男人是温庭筠,如今,她也只能将对他的深爱藏在心底了。

就这样,她和李亿一起过了几年夫妻生活,直到李亿的正妻裴氏来到长安以后,她的悲剧就开始了。

裴氏一听说丈夫李亿背着她娶了小妾,不由得怒火中烧,大发雷庭,三番两次地跑到鱼幼薇居住的地方,吵闹个不停,甚至,还逼李亿休了鱼幼薇。面对正妻的逼迫,李亿不敢不从,要知道,裴家在官场可谓是势力庞大,不是他一人能抗衡的。

话说,从东汉末年起,河东裴氏就人才辈出。“儒林丈人”裴秀、“玉人”裴楷、“言谈之林薮”裴頠,南北朝有“史学三裴”的裴松之、裴骃、裴子野,隋唐有“出将入相”裴矩、裴行检、裴度等,裴家可谓是“千年宰相之家。”

在万般无奈之下,李亿只能把鱼幼薇送去咸宜观中修行,让她暂时躲避风头,并许诺:“将来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接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观主给鱼幼薇取了一个道号玄机,所以,她又叫做——鱼玄机。

鱼玄机在道观里等了李亿三年,也没有等出一个结果。前不久,老观主去世了,资历颇深的鱼玄机自然成了新的观主,也收了一些弟子。此时的鱼玄机,虽然已是观主,但是,心中仍然藏着爱。

后来有一日,鱼玄机外出之时,撞见邻居的女子因和丈夫吵架,正在河边伤心地痛哭着,或许是触景生情的原因,她写下了那首千古传颂的《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可笑的是,写下这首诗没几天,鱼玄机就得到了李亿的消息,此时的他正带着夫人裴氏去扬州赴任,压根就没打算把她接回去。鱼玄机对此只是微微摇头:这算什么承诺,都不过是空话。然而,接下来发生了让她彻底崩溃的一件事——五十岁的风流才子温庭筠终于娶妻了。

因此,鱼玄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了好几天,等到她再次从房门走出之时,似乎换了另外一个人,一改过去清高自爱的性情,开始肆意放纵了起来。她下令弟子们在咸宜观门前挂一块告示——鱼玄机诗文候教。不挂还好,一挂起来,长安的文人们就沸腾了,纷纷奔走相告。

他们说:“咸宜观竟然是个比青楼更值得去的好地方。”不出一段时间,这个地方就成了文人雅聚的首选。文人墨客,官宦子弟,甚至,一些王孙贵族纷至沓来,只为一览鱼玄机的绝色天姿。再加上,她的一流文才,把这些人迷得神魂颠倒,纷纷拜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此时的鱼玄机,正沉迷在纸醉金迷之中,她只想在性爱的欢愉中麻醉着自己。面对那些来客,她从来不会拒绝,只是偏偏三番两次的将一个叫温璋的男子拒之门外。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鱼玄机得不到温庭筠的爱,所以,只要是姓温的男人,她一看到就对其愤怒不已。

后来,在一次官二代的聚会中,一个公子带来一个名叫陈韪的乐师。当鱼玄机的目光缓缓落在陈韪的身上之时,愣了好一会。她不由得一惊,这个身材魁梧的乐师,怎么那么像自己心中深爱的那个人。鱼玄机实在按捺不住激动,便主动向他示好。

陈韪面对绝色美人的主动示爱,没有拒绝。从那之后,陈韪就成了咸宜观中最受欢迎的客人,两个人也就开始了一段如胶似漆的日子。

在情思迷离中的鱼玄机,还为陈韪写过一首十分露骨的情诗:

恨寄朱弦上,含情意不任;早知云雨会,未起蕙兰心。灼灼桃兼李,无妨国士寻;苍苍松与桂,仍羡士人钦。月色庭阶净,歌声竹院深;门前红叶地,不扫待知音。

——《感怀寄人》

此时的鱼玄机已经二十四岁了,不再是十年前的鱼幼薇了,更不是那个傻傻爱慕着温庭筠、痴痴等待李亿回来的鱼幼薇了。此时的她,变得多疑、易怒、善妒,在爱中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只因为她吃够了矜持的苦,所以,她必须要紧紧握住自己的东西才行。

鱼玄机身边有个小侍女,名叫绿翘,正是大好青春的年纪,人长得也是亭亭玉立,就像初春的花蕊一样,惹人喜爱。后来,鱼玄机多次怀疑陈韪和绿翘有私情,但是,一直找不出证据。

直到有一日,鱼玄机应王孙之约外出游山玩水,但是,很快想到陈韪可能会来找自己,于是,就嘱咐侍女绿翘让陈韪明天再来。待到傍晚,鱼玄机回来了,问了绿翘:“陈韪可曾来过?”绿翘看上去有些慌乱,强装镇定的回答:“陈先生午后来过,见你不在,已经走了。”

但是,绿翘脸上的慌乱还是逃不过鱼玄机的眼睛,她定睛一看,发现绿翘的发髻分明是重新梳理过的,而且,胸前还有一道浅浅的指甲划痕。霎时妒火中烧的鱼玄机,将她带进卧室里,开始了刑讯逼供——鞭笞。生气的女人是非常可怕的,下手也自然也就不知轻重。

就这样,才十三岁的小女孩,就被她活生生的给打死了。

面对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鱼玄机表现得很是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就像当年裴夫人容不下她的位置一样,此刻的她,就站在了裴夫人的位置上,却比当年的裴夫人还要残忍。有句话说得好:当你在凝视深渊的同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当屠龙英雄变成恶龙之时,自己曾经受过的伤害,都加倍施加给了别人。

事后,鱼玄机只是把绿翘的尸体埋在了后院里,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若无其事地继续接客,当有人问到绿翘去向,她也只是淡淡的说道:“春雨过后逃了”。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几个月后,一个客人来后院里解手,发现这里有一片奇怪的土壤,飞着不少苍蝇,挥之不去,觉得很是奇怪。于是,他抱着好奇心,在上前挖了一下,就这样,尸骨被挖了出来,受到惊吓的客人赶紧去报了官。

官衙派人前来,挖出了绿翘的尸骨,一直在观里的鱼玄机,自然成了首要嫌疑犯。

之后,鱼玄机被带到公堂受审时,才发现审问她的京兆尹,正是那个屡次被她拒之门外的,温庭筠的族兄:温璋。其实,按照唐朝的律法,仆人杀害主人是要判死刑,但是,主人杀害仆人的话,只需要判一年即可。可是,怀恨在心的温璋怎能轻易放过鱼玄机呢?

要知道,这个京兆尹可是不走寻常路的狠人,历史记载上说他:发现乌鸦鸣冤,就跟随前去,一看到有人掏小乌鸦,就认定那人是凶手,还给活活打死了。这下,鱼玄机的杀人案件落到了他的手里,是死是活都很难说。

尽管,鱼玄机罪不至死,而且,为她说情的人也有很多,但是,由于她在道观高张艳帜,造成了一定的坏影响,成了长安城的一大公害。最终,鱼玄机还是逃脱不了被斩立决的命运。在被判立决前,身在监狱里的鱼玄机,开始回顾着自己这喧嚣但又寂寥的一生,于是,写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首诗《狱中作》:

焚香登玉坛,端简礼金阙。明月照幽隙,清风开短襟。

那一年,鱼玄机还是个二十六岁的妙龄少妇,但是,从诗中里,不难看出她已经没有了求生欲,只一心求死。

世间的事情谁又能说的清呢?大概连鱼玄机也没有想到:她因为温庭筠而扬名,却被他的族兄温璋砍了头。

爱情,是鱼玄机一生的追求。她喜欢温庭筠,可是思而不得。她喜欢李亿,却被凌辱、被抛弃。她喜欢陈韪,可他却出轨侍女。一身的才华横溢、一身的冰雪聪明、一身的凌云傲骨,最终却抵不过命运的碾压。也许只有温庭筠才是鱼玄机一生的陪伴:只要你回头,我就在那里。

荒戍落黄叶,浩然离故关。高风汉阳渡,初日郢门山。江上几人在,天涯孤棹还。何当重相见,樽酒慰离颜。

温庭筠第一时间知道鱼玄机被判死刑后,就连夜赶回了长安,然而,最终看到的是鱼玄机人头落地的一幕,他悲伤不已。就在这时,有人过来告诉温庭筠:“温先生,鱼玄机在临死前,还大声宣告:不管爱她的男人有多少,也不管她有过多少男人,她心中深爱的男人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的老师——温庭筠!”

听到这里,白发苍苍的温庭筠放声痛哭,悔恨自己把她的一生给毁了。

办理完了鱼玄机的后事,年仅六十的温庭筠再无心为官,只想着以酒为伴沉醉青楼。话说,在襄阳当小小的巡官时,温庭筠与段成式、周繇等一起交游,喝酒,酬唱。后来,离开襄阳,去了江东,又到了淮南。每到一处,温庭筠都喜欢和歌女厮混,不检行迹。

大家都知道他的词写得好,但他自己不珍惜自己的名声,总是讽刺官员,得罪了一些人。有关温庭筠品行不太好的话就这样被传来传去,传到了现在。也许,正因为温庭筠的生活经历太失意,所以,他在无意中将词中的美女总是写得那么寂寞,得不到众人的欣赏。

没过多久,温庭筠就追随鱼玄机而去了。

明明是一场本该千古传颂的爱情故事,却这样匆匆收尾。鱼玄机用了她二十四岁的短暂生命谱写了这样一个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或许,在鱼玄机初次见温庭筠时写下的第一首诗里,那句作为结尾的“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就已经注定了她只是做了一场风花雪月的惊梦吧!

就像佛经里所说的:“爱欲于人,犹如执炬。逆风而行,必有烧手之患。”所以,毫无保留的爱并不都是好的,相识过就好,何必谈余生。

既然有缘相遇,若是谈笑风生,就千万不要动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