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十三)

油画/土豆妮

  幸福舒心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不知不觉,1996年,儿子已经十一岁了,可是由于房子太小,只能三人挤一张床。孩子也有怨言。几次找他们工务段领导,求他们给调一个两室的旧房子,父亲也出面请求。但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别人怎么都可以,唯独我们是任何问题不会给解决!

还是苍天有眼,上苍就一直在我左右,一直护佑着我,就在我们为难居住的问题时,地区盖起了两栋楼房。地区负责工程的领导亲自找我,让我帮忙画一张长北地区房屋建筑平面图,他说 : “如果请人画这么一张图,一平米要五分钱,长北这块地方一共下来要白花几万元!大家都是集资建房,能省就省。这张图纸还必须得有,煤气公司要图纸准备安装煤气管道。没有煤气公司的公章,手续不能办完,就不能交付使用,不能分房!”他又说:“你想住几层随便挑,你可以少出些钱。”我自然是高兴的接受了,说:“我喜欢二层,钱吗,无所谓,大家是多少我出多少。”原来在全国普查人口时,我画的住宅平面图,他们非常认可,所以,才把这任务交给了我。我自然不能辜负!

我没有找帮手拉皮尺丈量,我拿着一个比碗口还大的卷尺,一个人去丈量,有时用步量。那时长北的房子没有那么多,也没有那么乱,没用几天时间就画好了图,又用蜡纸描好了图,并拿到工务段,找线路技术室的朋友帮着晒了图。顺利圆满的完成任务,他们拿到晒好的图纸非常高兴,没有想到我的图纸这么正规,无可挑剔。

  1996年秋天,我们拿到了钥匙,我的他又开始了辛苦的忙碌,他是干的一个劲。因为房子比较中意,不用爬四楼了!二楼房屋格局也好,后面没有任何遮挡的,亮亮堂堂的。一个是为了省钱,二是不喜欢他们装修的风格,所以我们要的是毛坯房,从采购到装修施工都是我们自己。

多少年了我一直就幻想着有了合适的家,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装修收拾,喜欢石膏线木地板,所以这次终于有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屋,当然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设计画图,我把图纸画好,看着满意了,然后按照图纸进行施工,有了图纸就不会走弯路。

那时市里装修材料还很少,品种也不多。我们决定去太原购买,他们领工区的领工员直接给派了一辆车,当然也是顺便给我们捎带,我们买回来十几箱木地板块,和一堆石膏线还有一些瓷砖。一有时间我俩就在新家收拾,从吊石膏线到铺木地板,还有厨房卫生间的墙砖地砖,都是他自己铺,那时还没有切割机,不知道他从哪里借了一个金刚刀,我看他瓷砖都要划好多次,然后用手钳掰开。他干活非常细致,厨房的上水管和下水管,自己改了道,都要把它卧进墙体内,在安装水龙头的地方,他要在瓷砖上切割圆圆的孔洞,除了木工活,全都是他自己一点一点的,把这个毛坯房打造成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家,我也只能是给他打个下手。很多人来我家参观取经,他们说:这墙砖贴的太规整了,比那些专业装修干的还要好!

1997年1月8号,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是周恩来总理的祭日,我们搬进了新居,还记得那天在新家,我难以入眠……

  现在回想,幸福实际就是平平淡淡的过日子,简单充实的每一天。那些年,我每天上班除了给读者借书以外,就是在图书室画画,也经常参加分局的书画展。

最难忘1992年春节前夕,那时俱乐部新建成的舞厅,准备大年初一开业 ,我接受了画一副较大油画的任务。主题是《月亮河》,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油画!没有油画基础,也没有见别人画过。时间紧 ,我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走!翻阅书籍,大胆尝试!由于是挂在舞厅里 ,还必须是在舞厅昏暗的灯光中,也能欣赏画面的效果。我绞尽脑汁,反复酝酿和修改,终于在腊月二十九绘制完成了这副,高1.2米,宽4.5米的大型油画。可是当我们把它挂在舞厅的墙上,拉上舞厅的窗帘之后,打开了灯光,都傻了眼!黑乎乎的,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效果!我的心里好难受呀!仿佛像一座刚建成的高楼轰然倒塌!看见俱乐部主任脸色难看,我真后悔不该接受这个任务!可是我的脾气性格驱使我必须攻克眼前的难关!

我翻阅了书籍资料,回到家一晚上都在琢磨!他也帮我出主意想办法。大年三十,一大早,我就来到俱乐部,尝试了各种办法都不理想……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用荧光粉和油画颜料结合试制成这幅荧光油画《月亮河》。(那时荧光粉应用不像现在这么广泛,基本上看不到,)大年三十下午,人们都在家准备过年 ,贴对联,包饺子,准备年夜饭,我却在俱乐部舞厅赶着完成我心中最美的夜景最后的画面……

当我拉上窗帘打开舞厅的灯光和紫光管,一个璀璨美丽的河面,出现在远方的夜空!赶紧告知主任,他看见后,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一直乐的合不拢嘴。

点点的渔火,静静的河面,深邃的夜空,优美的音乐,伴着人们翩翩起舞……

那些年,俱乐部的舞厅人满为患,每天都要限制售票的数量……

分局工会的领导来检查工作,很欣赏这幅画,他跟我说 : “你这幅画可以去申请专利!”


(下面就是这幅画,多年以后,舞厅关门的那天,它的使命和生命也跟着结束了!辛亏好友当时就给拍了照,留了影)

  从那以后,画油画使我一发不可收。总有种感觉,在画油画的时候,自己好像已经融到画里面,在这咫尺的风景里,只为我独享!只为我所有!很享受这个过程!所以,在安静明亮的图书室画着自己非常喜欢的画,是一件最惬意的事!那些年我真是太充实!太幸福了!

后来,儿时一起长大的邻居发小,从外地回来看我,看见我家里墙上都是挂着我自己画的油画,她们很喜欢,让我给她们也每人画一幅,我欣然答应。其中一幅我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画好以后,我爱人说这幅画画的太好了!我也是觉得这幅画,我是真费了功夫。也觉得非常不错!就拍了照片保存下来。其他的没有拍照保留。我把这幅画的照片发到了《嘉德拍卖网站》,我是想看看我的油画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过后把这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一个月后突然想起来,打开我的邮箱才发现《嘉德拍卖》早就给我来信回复了!让我把我的简历发给他,还让我自己给这幅画定个底价!他们要拍卖这幅画!可是,这幅画已经送了人!空留一张照片!很多朋友替我惋惜,说跟她说明情况,再要回来。我爱人说 :“可不能这样做!既然已经送人,哪能再收回?”我觉得爱人说的对,友情比金钱更重要!

下面就是这幅画,取名 : 《小路》你看边上那条小河,可是费了劲了!怎么画都没有水的感觉,反复画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了感觉,一条清亮亮的小河,在那里静静地流……

  就在2004年,我患了青光眼,他陪我在太原做了手术,幸亏上下都是电梯,那时的他已经病的不能爬楼梯了,还是坚持陪伴着我。我那时,极度悲观!这种病是不可逆的,没有复明的希望!他一直在劝我,开导我。后来我也想通了,这就是我的宿命!青光眼一发病就是双眼,还是上苍照顾我,给我留了一只眼睛!所以从那时起,这些精细的画,我只能与它说拜拜了!

那些年,什么“升职”呀,“进迁”呀,“转干”呀这些词汇从来不在我的脑海中驻留。也从来不会请客送礼那一套。对“名利”非常淡泊,只知道尽心尽力,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图书管理员本身就是一个干部职位,可是到最后还是以一个服务员退休,我太缺少进取之心了!哈哈!他也是这样,不然,我们两个怎么能是“志同道合”呢!我们的业余生活可是丰富多彩!

记得一次已经下午了,跟他去漳泽水库钓鱼🎣,那时他刚买了一辆摩托车,那是我第一次钓鱼,以前也跟他来,我只是看他钓。这次,他带了两副鱼竿,他用手杆,给我架了一副海杆,那时刚刚实行海杆,他买了一根海杆,他帮我甩进去架好杆,他说:“你只要看着鱼竿稍,看见它点头,就是鱼在吃鱼饵,就赶紧提起鱼竿,赶紧绞线,动作要利索。”我说:“嗯,知道了。”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海杆的稍,心里重复着他的话,不一会,就看见海杆的稍在有节奏的点头,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提起鱼竿,摇轮绞线,哇!怎么这么沉!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他在远处喊:“稳住劲!继续搅,不敢停!”我答应着,也不敢扭头,眼紧盯着远处的水面,心想:“我钓上的肯定不是鱼!哪有这么沉的鱼呢!这是挂住什么东西了!莫非是挂住一个死人!心跳的更快了!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我壮着胆子,继续用力的一圈一圈的搅,鱼竿都弯成了镰刀!一会近了,看见水面扑腾起的浪花,哦!还真是一条鱼!一条 不小的鱼🐟!已经把它拽到岸上了,它扑腾的差点又回到水里,我赶紧用抄网把它网住。他跑过来说:“哈哈!不错!旗开得胜,这条鱼差不多有二斤。”我说:“才二斤!在水里那么沉!我还以为是挂着死孩子了!”他笑了,说 :“傻娘们!鱼在水里它的劲就大!”自从这次我钓上鱼以后,就上瘾了!怪不得他爱钓鱼!原来是这么有趣,这么享受!就在上鱼的瞬间,那种心跳加速!那种得意,那种自豪,那种满足,没法形容!

后来,他又换了一辆大个的,银灰色的150摩托,就经常带着我去远处,虒亭水库就去了好多次。钓鱼的装备也升级换代了!专门给我置办了五根小海杆,不论到哪里钓,我摆了一溜海杆,还真像那么回事!

一次他带着我骑着大摩托,去虒亭水库钓鱼。那是春天的一个朗日,我们用了一个小时,来到虒亭水库,顺着环湖小路,找到一片安静的地带,没有一个人,只有天空偶尔飞过,不知名的鸟儿啾啾的鸣叫,已经被人踩实的泥地,缓缓没入水中的岸,光滑细腻,附近没有杂草,非常理想的垂钓之地!我架起了我的五根海杆,他是用手杆。他告诉我:“你往那远处有水草的地方打,有水草的地方就有鱼🐟.。我们是各自为战,比赛看谁钓的多!我把海杆抽出,上轮,挂食,瞄准位置甩出去!我已经准备就绪,坐在折叠凳上,眼紧盯着湖面和鱼竿末稍,太阳晒着我的脊背暖暖的,没有一丝风,湖面平静的犹如一面镜子,没有一会儿,我就有点迷糊,真想躺在这里睡上一觉,看见他精神饱满,一会儿就换一换鱼饵,一会又调一调鱼漂。突然听见他喊:“快快,有鱼!”他的喊声,我一下子清醒了!看见鱼竿的稍在不停的点头,赶紧提起鱼竿摇轮……哈哈!开张了!一条大个的撅嘴鲢!这下我来了情绪,一会接二连三的上鱼,还钓上来双棒!就是爆炸钩上同时上两条鱼🐟!真是太过瘾了!他只钓了一条小鲤鱼。哈哈我的成果是八条将近一尺的撅嘴鲢!这次比赛我胜出!他高兴的说:“来!奖赏你一个嘣儿!”又说“天不早了我们收拾回家!”我们收拾渔具,踏着夕阳的余晖乘兴而归!

还有一次他正当班,我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去漳泽水库钓鱼,哈哈!真过瘾!钓了六斤多!其中最大的有三斤六两!还是一个熟人帮我抄上来的,还去渔具店领了两袋鱼饲料奖品!后来我又钓过两条三四斤重的大鱼!太过瘾啦!

真怀念过去他还没有病重的时候,经常也凑乎能骑着摩托带着我出去兜风。他回太原都是骑摩托!还有一次是骑着摩托去济南他的姥姥家,大概有五六百公里路吧!几天以后,等他半夜回来时,我打开门,都没认出来是他,像是一个挖煤的矿工!满脸是黑灰,只看见有一对眼睛和一口白牙!他不辞劳苦从济南带回来一个白色大理石的盆景盘,专门用来做山水盆景的底盘,很大也很重,我搬它都很费力。还有几个很精致的花架,他非常喜欢这些艺术性的摆设,还给我买回来一个画油画的画架,这么一大堆,500多公里的路程,不知道他是怎样带回来的!他真能吃苦!还有一年,天热的时候,带着我回我的老家忻州,差不多三百公里吧!那里离五台山不远。我们走的是废弃的旧公路,一路上也没有一辆车,我们一边走一边玩,看见流水就下去洗洗脸玩玩水,看见阴凉就坐到那里歇一歇,他还要泡上一壶茶,掏出他的小盖碗茶,用小茶碗慢慢品!他带的可全呢!保温壶是走哪都是必带的。哈哈!他可能装呢!现在我想起来都不由得笑出声!他经常说:“人活着,要学会享受,要自己找乐!”

可惜,这样的快活日子没有多少年!他的病情逐渐加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