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30

  “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这是陈毅同志赞美菊花的佳句。是啊,诗有精品,花有奇葩,“秋来谁为韶华主,总领群芳是菊花”。菊花被人们誉为“花中隐士”、“花中君子”。是谁在晚秋与初冬与松竹梅“岁寒三友”为伴,给这个季节增添了一抹艳丽的色彩?它就是菊花。

  晋代诗人陶渊明在赞美菊花中道:“怀以贞秀枝,卓为霜下杰。”菊花的品性,已经和陶渊明的人格交融为一,真如明俞大猷《秋日山行》所说:“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因此,菊花有“陶菊”之雅称,“陶菊”象征着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岸之气。东篱,成为菊花圃的代称。

  陶渊明当年辞官回归故里,便写下了“三径就荒,松菊犹存”,“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千古名句。“昔陶渊明种菊于东流县治,后因而县亦名菊。”《花镜.菊花》陶渊明与陶菊成为印在人们心里美的意象。人们吟其色,颂其姿,咏志抒怀,纷纷赞美菊花天姿高洁的清雅、傲雪凌霜的品格。

  当然,最早赞颂菊之高洁的并非陶公。早在战国时期,诗人屈原就曾写下“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这样的诗句。但自陶渊明之后,菊花才被更为广泛地人格优,成为天生傲骨的精神象征。这种自然、平和和超逸的境界,犹如千年陈酒,能让人品味出无限韵味,人们从中获得的文化快感涌动于心底千余年。因此,陶渊明被戴上了“隐逸之宗”的桂冠,菊花也被称为“花之隐逸者”。

  话说菊花,大家都知道,菊花属菊科,是菊科中的多年生草本植物,也是我国的传统名花之一。我国栽培历史悠久,已有三千多个品种。菊花是中国十大名花之三,花中四君子之一,世界四大切花之一。菊花向以“花中隐士”、“花中君子”而名扬天下。“家家争说黄花秀,处处篱边铺彩霞”。自古以来,文人雅士和园艺家多用极富表现力的辞藻给各种菊花赋予形象贴切和意韵超凡的名字。

  “菊”字在古语中作“穷”字讲,意思是说一年之中花事到此结束。菊花在农历9月重阳节前后开花,此时已渐入深秋,百卉凋谢。作为傲霜之花,菊花气韵高洁,即使是残菊,也悬挂枝头,挺然不落,依旧含香吐芳。于是,人们借花喻人,表达精神追求,菊花便有了君子之德,隐士之风,志士之节。

  万紫千红花比俏,人人争为看花来。那淡雅的粉红,那奔放的火红,那清幽的淡绿和那可爱的金黄,都使人们陶醉其中,像走进了五彩斑斓的世界。那黄巢的诗句“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萦绕在耳边,更增添了几分浓浓的诗意。在菊的世界里,菊千姿百态,那含苞待放的,如羞涩的小姑娘,在冷风中微微颤动,似不敢抬头认识这个陌生的环境。

  菊韵秋。那半开半闭的,似粗心的女孩,只顾欣赏这从未见过的世界,却忘记了自己还没有完全置身于这个世界。那些完全开放的,像豪放的小伙子,对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所以怀着急切的心情开放了,以期待能认识更多的东西。那些略有谢意的,宛如英年早逝的男士,因为过早地想认清这个世界,虽然没有逃过岁月流逝的关卡,最终只能在凉飕飕的寒风中低下头,但充满了依恋……

  菊,它拥有着美好的品质。从古至今,有多少文人墨客拜倒在它迷人的石榴裙下,写出了优美的诗句赞美它、歌颂它。菊,是淡雅的,没有牡丹的富丽,更没有兰花的名贵和玫瑰的浪漫。但菊花是高洁的,它有无私奉献的精神,它把沁人心脾的花香送给了人们。最后,它又把自己的枯叶作为很好的养料送给了泥土……它把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毫不吝啬地献给了人们。

  菊花经历风霜,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它高风亮节,因陶渊明采摘东篱下,菊花由此得了“花中隐士”的封号。因此,国家邮电部于1960年12月10日,发行一套“菊花”特种邮票,邮票志号“特44”,全套共十八枚,至1961年出齐。这套邮票由刘硕仁设计,邮票图案由洪怡(1907——1967)、屈贞(1909——1976)、胡絜青、江慎生(1892——1972)、徐聪佑等五名画家采用国画工笔手法绘制成了中国菊花传统名品。

  人们常说:“夏赏菊花,秋赏菊。”秋风瑟瑟,我背着相机来到了蓼河公园,想亲眼目睹这里菊展上的风采。只见展台上的菊花千姿百态,五彩缤纷。那层层叠叠的舍绣球,茎粗壮挺直,叶子肥大稠密。花瓣一层包着一层,一瓣贴着一瓣,有秩序地排列着,犹如一个金黄色的线团。是啊,菊花是多么的美丽,我爱它的婀娜多姿,爱它的不畏寒冷的本性。

  秋菊能傲霜,风霜重重恶,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我依然徘徊在菊花的海洋里,如痴如醉。“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边拍边欣赏中想起了唐代诗人元稹的这首《菊花》诗。是啊!潇潇的寒风中,菊花依旧默立着,清香混含着泥土的潮湿更加显得神而幽远。此时此刻,我终于领略了元稹这首诗的含义了。

  晚秋迎冬,百花凋零,唯有菊花绚烂绽放。花香袭人,实在是动人心弦。菊韵晚秋,是因为菊花这道亮丽的风景线,只有菊花在枝头微笑;寒霜逼人,菊花依然在怒放,菊花在高傲地歌唱;玉霜降临,菊花自豪地说:“来吧,我不怕”。正是因为这样,菊花才被北京、太原、德州、芜湖、中山、湘潭、开封、南通、潍坊、彰化等市选为市花。

  菊,是一种悠闲,一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菊,是一种淡泊,一种“深丛隐孤芳,犹得车清觞”的淡泊;菊,是一种坚强,一种“本性能耐寒,风霜其奈何”的坚强;菊,是一种境界,一种“极知时好异,似与岁寒俱”的境界。是啊!菊花是美丽的战士,风雨中尽管渐渐绿肥红瘦,迎着瑟瑟寒风,傲然挺立。

  “予谓菊,花之君子也”,菊花是花中的君子,何等高雅。不经一番磨砺,哪闻怡人花香。傲霜凌雪,不仅是对菊花的赞美,更是对那些千千万为了祖国重生而献出生命的仁人志士们中华魂的真实写照。菊韵晚秋,柔质冲寒香若簇,这就是菊花魂,这就是中华魂。

我赞美菊花,赞美它那与寒风冷霜搏斗的精神,赞美它那顽强的生命力!

(全文完,请您继续欣赏菊花)

摄 影:海阔天空

撰 文:海阔天空

插 曲:易葳《菊花台》

拍摄地:山东济宁市蓼河公园第十届秋菊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