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眯了一会儿。

一位脉脉上不知何时加过的陌生朋友留言问,“在干嘛?”。

“刚才在高铁上,现在还在高铁上,一会还在高铁上。”

对方没有回应。

接着又回“这会正想,同里古镇就像一位文静娇媚的江南女子,让人不忍离去,离去了在路上还在想,想过了还想再来”。

来,肯定会来,但不知何时。


列车,不久将经过家的地方,几百米的距离,隐约应该能够看到。

以往,家是作为起点,或者终点。

而这次,家的地方,却是一个中点。

列车不停,家的地方也只能是一片灯光一闪而过,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人在车上,就是人在旅途。

车,又停了。

车再开的时候,离家的地方也就越来越近,高铁速度就是十几分钟。

车灯很亮。

外面很黑。

趴在车窗试了试,车外点点灯光。

感觉越来越近,竟然呼吸有些急促,眼睛也不自然。

与妻、儿通过电话,现在又回复平静,尽管话语不长。


正如这几天老师所讲,安逸孵化不出梦想。

偶尔也很自恋,竟也欣赏自己重又走在励志的路上。

人生,因梦想而启航。

难得你到达了那个彼岸,却又重新启航。

原来,飞奔的列车满载的都是梦想。

梦想不计与何为伍,纵有千山阻隔、流长飞短,亦不恋温馨港湾、儿女情长。


车,还在奔。

奥,下一站是三十五年前上中专的地方。

对了,再下一站,就该中转了。

也是一个三十年前上大学的地方。


就到这里,打点水去。

2019年10月30日6:30于G146高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