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的乌镇,是新科技的汇聚点,是包容开放的代名词!这里有大历史碾过的痕迹,也有温良恭俭让的人们,这里有我们的过去,也预示着我们的未来。在乌镇,可以解锁千百种读懂中国的方式,也可以发现自己和世界紧紧相联。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古老智慧和未来之光相辉映。静谧水乡乌镇,又一次绽放互联网之光。


心的乌镇  来过,未曾离开…


己亥年九月廿九:乌镇

乌镇古名乌墩、乌戍,隶属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地处江浙沪“金三角”之地。乌镇属太湖流域水系,河流纵横交织,京杭大运河依镇而过。乌镇素有“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之誉,拥有7000多年文明史和1300年建镇史。

千百年来,古老的运河逶迤而来,穿越桐乡的时候,沿河两岸就崛起了一个个江南小镇。古镇民居临河而建、傍桥而市。历代文人雅士且歌且吟,留下了无数词赋华章、佳话轶闻。

小桥流水人家,是对乌镇最恰当的描述,这个拥有1300年建镇史的水乡古镇,凝聚着江南独特的魅力,更是一种洗尽铅华后婉约的静谧。保存完好的古老建筑,原生态的江南风情,一个又一个原始的手工作坊,让人了解江南感悟江南。


薄雾不散不见远山,一方天地风轻水软。来乌镇看碎波潺潺,听船歌慢慢,这个融江南柔情与科技元素为一体的小镇欢迎您的到来。


江南的古镇历来是最能体现百姓生活富足的地方,小桥流水,水域阡陌,曲径回廊,如诗如画。其实,在江南六大水乡中,乌镇一直是最安静的,她不为谁所动,任何时候去都那样气定神闲,乌镇也一直在等待,等待你去感悟似水流年,感悟家园亲情。

小镇的河道就像小镇人的经胳,阡陌纵横。乌镇的河流,东西对应,北三条南二条,镇中间的是市河,镇南有“金牛”、“白马”两条河穿镇而过。交织的水网撑起了乌镇的街巷,环绕在小镇内外。由此,小镇被称之为,“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

醉梦江南,忱水人家,静静的河水,繁忙的小舟,古色古香的临街店铺和那沉睡千年的青石黛瓦都在向我诉说着古镇曾经的繁荣和沧桑,清雅和格致。

柔碧而灵动的江南水是乌镇的灵魂,而一座座古桥、一条条小巷便是乌镇的筋脉,古镇的四肢百骸就这样生动起来,秀丽而温情。小桥流水的意境,在乌镇表达得淋漓尽致......此时,或许你会不经意间看到一个探出水阁打水的江南女子,一袭蓝印花布的服饰,盈盈一水间楚楚动人,仿佛走入了唐诗中的江南。

一步一景,满眼皆是完美的景色。典型的江南建筑风貌,错落有致的江南山墙特色,独有的依水而建徽派式房屋设计,形成了别具一格的青瓦白墙、像一幅幅水墨江南水乡的画卷。

乌镇在江南古镇中,称不上最大,却以独特的方式享誉世界。2019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小镇召开,让小镇蜚声中外。从全世界各地来到小镇的精英们,无不让小镇和小镇上的人们激动万分。

年华如水,匆匆而过,记忆让一切都变得美好,那原本一个普通的镇子,经过岁月的凝练,变成了烟雨江南的古镇,它已经不单纯是一个名字,提起它,你会想到小桥流水人家,想到烟雨朦胧的宁静,想到关于爱情关于记忆的美好,它就是优美至极的乌镇。

桥是乌镇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存古桥大多建于明清。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透过秀丽的水乡精致使人迷醉其中,迷醉烟雨中。

在乌镇,一天中最美的时候是清晨与傍晚。清晨,河道上会漫起薄薄的雾气,仿佛梦境。傍晚,夕阳西照,游人散尽,一个生活着的乌镇出现在眼前。

行在乌镇,你会发现,小桥流水人家不再是一种意境,而是一种生活!在水墨江南乌镇,以河成街,街桥相连,看皮影戏,听老故事,看一程朦胧烟雨,嗅一腔文化气息... 

偷得浮生数日闲,清晨在小巷走一走,夜里在河边坐一坐,满目所见,小桥流水人家。那一刻,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乌镇等待千年就是为了等待我们的出现。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有时是因为一个人,或是一个故事,而我爱上乌镇却因为它的闲时、恬淡、水墨风情。走入乌镇,仿佛走入了几百年前,仿佛回到了世外桃源!

乌镇是一幅水墨粉彩的山水画,乌镇是流淌在贯穿于小镇之中东市河小溪里的一首爱情诗,乌镇是心系中国胸怀世界的连锁桥,乌镇是烟雨江南朦朦胧胧楚楚动人的俏情人。

整个小镇都是依河而建,河的两岸随着河道的蜿蜒曲折错落有致的建起了磷次栉比的民居,相隔不远就有一座拱起的石桥连接起来河道两岸,方便古镇居民的往来生活。河道里不时有几只小船缓缓划过,这可是当初小镇里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走村串巷走亲访友总是离不开的,这里简直就是一座意大利水城“威尼斯”的翻版。

河道两岸的建筑临着水的都是吊脚楼,家家户户都有后门直接通向河道便于登船,听说这就是“走后门”的来历呢。

水乡乌镇就似一首诗,一幅山水画、一曲充满乡愁的歌谣!那缓缓流淌的清澈溪流,那静卧千年的石板老桥, 那错落有致的青砖瓦房,那随风裁剪的河岸翠柳,让多少文人墨客停留下他们的脚步,留下脍炙人口的唯美诗篇!

这里炊烟袅袅,随风飘摇;这里光阴息止,岁月斑驳。抚摸墙壁上的每一条纹路,每一道都是时光的痕迹;踏过曲折的小路,每一处都有美好的回忆。

乌镇与众不同的是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下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搁上木板,人称“水阁”,这是乌镇所特有的风貌。

走进乌镇古街,仿佛走进了一幅古老而意境幽远的水墨丹青画里,那依水傍街,鳞次栉比的明清建筑,那错落有致的粉墙黛瓦,那爬满青苔的河埠石槛,那咿呀欢唱的乌篷小船,那细雨般幽深绵长的古老街巷…无一不震撼人心。这种感观上惊艳的美,难以描述,或许只有身临其境,亲自踏上乌镇的土地,住一住古朴的民居,摸一摸古老的藤蔓,看一看古旧的痕迹,你才能真正感知它的妙不可言。

乌镇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自然景观,完备的演出和接待能力为乌镇举办戏剧节提供了设施支持,国内外戏剧大师和艺术界、文化界人士垂青乌镇并非偶然。通过戏剧节,让小镇凝聚更多国际级大师们的气场,戏剧节为这个千年古镇带来充满生机的未来。 

乌镇戏剧节由陈向宏、黄磊、赖声川、孟京辉共同发起,文化乌镇股份有限公司主办。戏剧节由特邀剧目、青年竞演、古镇嘉年华、小镇对话(论坛、峰会、工作坊、朗读会、展览)等单元组成。以拥有1300年历史的乌镇为舞台,共邀全球戏剧爱好者和生活梦想家来到美丽的乌镇体验心灵的狂欢。

古镇中的质朴、淡雅、深邃,游人往来如织,但它始终宁静。乌镇,如一幅水墨丹青,吸引我细细观赏,并沉浸在其独特的韵味中。

走在青石路上、穿过轻卧水面的石拱桥,遍访江南百床馆,感慨精雕细琢的鬼斧神工;穿过宋元年间创立的宏源泰染坊里随风飘扬的蓝印花布,在蓝印花布原料作坊里,看年过七旬的老妪轧棉籽、纺纱线、织棉布。沿着河边的石桥穿行,来到立志书院,寻觅黄磊与刘若英拍摄《似水年华》的院落。看着一沓沓修缮的古书,感叹乌镇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一切都平和自然地发生着,却不曾改变什么。

有人说,乌镇,就是假期,就是一种很不一样的生活方式,确实是这个样子的。行走在乌镇的、青色的石头路上,你好像已经忘记了,现在已经是21世纪,已经是现代化的社会,你是从繁华富丽的大都市来的,这些都被遗忘了。

你能看到的,能想起的,只是面前凉凉的青砖,白白的墙、黛青色的瓦片、闪着光的流水、漆得油亮黑色的乌船。在你的印象中,这些景物原本不应该出现在现代都市,但是它们却原原本本的保存下来,留住了水乡原始的风貌,让我们得以一看,在几百年前,真正的江南水乡、真正的小桥流水是什么样子?

乌镇,是离不开水的。行走在狭窄悠长的街巷中间,可能两栋房子之间,会有一个小小的缺口,而下面就是一个小小的码头,走下台阶,你就可以直接乘船,泛舟水上。你以为的平坦的一片空地,转过去后发现他原来也处在河边。到处都有河,到处都有水。走在乌镇,仿佛是在水上漂着的,腿脚走在漂漂的路上,你的心也一起漂了起来。

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来得比往届都早一些。初秋的风拂过乌镇细密的水网,满是桂花香气。今年,我格外关注街旁那些风格清新的民宿和店铺,它们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来。想起一位在古镇路上经营民宿的乌镇小伙子曾和我说:“世界互联网大会让乌镇年轻人回来了。”

此刻回首往事,颇给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之感。伴随中国迈向网络强国的步伐,世界互联网大会飞速成长,爆发出惊人的影响力,每一届都带给人新的期待、新的收获。

乌镇如梦,既保留了江南水乡韵味的“形”,更重拾先锋和前沿的“意”,在这里看到的不仅是水乡的现在,也是江南的未来。

乌镇,一个可以寻梦的地方…


摄影&制作:犇犇滴謿气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