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7日,晴。早晨六点起床,匆匆洗漱与闺女携带提前准备的简单行囊出发了。旅游大巴在评梅广场等候,我们准点到达,开启了和女儿一起的第二次徒步。

车在郊区上高速,同伴沿途上车,一行36人。

徒步地点河北省平山县杀九坨,行程大约13公里。杀九坨位于平山县西南碾沟村北,与天桂山、瑜伽山和沕沕水相连,传说古时候杀九坨因地势险要成为强盗的山寨,住着九个强盗,有一次,抢来几位妇女,其中一女子把强盗们灌醉,连夜杀死九个强盗,为民除了害,从此此山就叫杀九坨。

其主峰海拔1296.7米,每年逢霜降前后,漫山遍野全是红叶,穿行于姹紫嫣红的山林之中,抬头望去山坡层林尽染。黄栌红似火,古檀山中藏;登顶杀九坨,穿越风光好。”驴友们所给的描绘。一路上我和女儿很少说话,闭目养神做好登山的准备。

“光大”上车的几个女的因为座位的问题和平定上车的人发生口角。然后埋怨群主做事没有原则,以后再也不跟这个群出来了,晕车也不给调座位,怨气冲天啊!并扬言:一会儿我就给他吐在车上……我心想:这下完了,我可怎么忍受得了啊😭早知如此我该给她占个前面的座位。好容易安静下来,我偷眼观察,聊天聊得挺嗨的,也没有看到她有多难受啊!😂谢天谢地!

  沿途远山的轮廓已经给行程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快出省界的地方群主提醒大家看窗外,窗外的风景让大家惊叹不已。估计那位想吐的是吐不出来了吧😁

  10点到达辗沟村,村前高大的古树吸引了我的眼球,树下聚集了很多游客。

  树下农家妇女忙碌着,烧火做菜。

  群主说下山后在这里品尝农家大锅菜,每人十五块管饱。好期待呀😜

  我们也在树下集中,群主“大红鹰”领队,“老狼”断后,爬山开始了。

  最初的路程是一条深沟,脚下是大小不一的乱石,一看就是条“野”路。驴友们不得不蹦来跳去,张开双臂保持平衡。

  第一个高度是石阶,石板堆砌,走上去石头还在晃动,石头与石头之间磕碰出“嗒嗒”的声音。驴友们低头看脚下,用心走路。

  图片中这算是第二个高度吧,需要来个难度不大的攀岩。就我这“汉子”都有点胆怯,你说没有点“野劲”的女子能上来吗?😂

说是沟不如说是峡,两边悬崖峭壁,中间还有一点积水,我站的地方高出有五六米,要是夏天来估计是可以看到瀑布的。

  开始爬坡了,需要大步走,落脚点不规律,想要停下来歇一歇也得选择合适的位置。一来是需要站稳脚跟,二来是需要给行人让路。

  爬杀九坨必备登山杖,最好是双杖。

  在家天天头晕腿疼的我是不是身手还不错啊!

  有了高度就有了风景,满眼姹紫嫣红,我驻足,我不是累了,而是醉了!

  徒友们或仰望或俯视,红叶翩翩,人在其中。置身于一片火红里,仿佛人也成红的了。

  秋天的“秋”为什么会带着“火”,不管《说文解字》里怎么讲,我觉得就是代表红叶的😁秋天是最活跃最热情的,就得火!

  鲜红的红叶把游客的激情点燃,我也忍不住赞叹:我爱你!爱你的浓烈,爱你的热情奔放,你是最美的秋色,给了我无限的遐想,我是真的醉了,醉得全身鲜血沸腾激荡!

  从此山路成螺旋状上升,时而平缓,时而陡峭。所以驻足观景的机会多了,我和闺女渐渐落后。

  母女俩在万紫千红中逗留玩赏。在火红的秋天里欢笑,在火红的秋天里自由自在歌唱。

  秋叶如此重情,怎能不让人动情呢?风霜寒露,相侵无怨,豪情万丈,漫山留丹。倾尽温柔,渲染生命最绚丽的画卷。我敬仰它——漫山红叶!

  山腰流连美景,久久不愿离去。

😭我的目标在山巅,仰望山麓,山峰奇特,红旗招展。虽然道路崎岖,但我有信心。再高再陡也挡不住我伫立于山峰心愿啊!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心的蛊惑驱使脚的移动,继续向前。

  看看俺家宝贝,唉:-(后腿是拖定了😥

  攀爬一段天然的石阶到了一个垭口,透过树丛依稀可见来时的路。左手边山上的路更陡峭了,心想应该是快到顶了吧,不再犹豫,奋力攀登。

  有人告诉我说到了,但是不见我的队友,右手边有一下坡,我不敢在走了,我和闺女掉队了😭

  这是老狼拍的照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老狼忽略了我们娘俩。

  急忙打电话联系群主大红鹰,但是信号不好,我们彻底失联了。这时候有三个人上来,顺坡而下,我上前问过,他们是到坨顶的,眼前的路就是通往顶峰的。好,我们再次上路,果不然这样下下上上我们看到了杀九坨顶峰。

  眼看坨顶在前面,无奈有人来“策反”路。另一对人马服装统一,蓝色牛仔裤,白色卫衣,阵容还可以。只是撤了回来,要原路返回,并劝我们也返程:还远,还远。返吧,返吧。闺女被成功“策反”😂竭力劝退他妈,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我随手拍了几张近景,心里有太多的不舍,又不想难为孩子。闺女找了个阴凉处招呼我坐下吃饭,我坐下再次仰望顶峰,算了,返!

能吃能喝的是我,闺女只是点到为止。

  当决定放弃的时候,心里变得很轻松了,也不再着急追赶队友,也不再渴望尽收眼底壮观景象。

  踏上归途,原路返回,古树下与队友会师吧。

下山的脚步放慢了,下比上更感觉险一点儿。也因为没有追赶队友急切,有充分的时间拍照了。

  11点多,阳光灿烂,微风拂面,呼吸山间清爽的空气,感受阳光温柔的亲吻,温暖而舒适。我伸手抚摸片片红叶,好想,好想抓住耳边的风,头顶的云,与它们一起缠缠绵绵向天涯!

  人面秋叶相映红

  秋叶像一只只小小的温柔手,捧起女儿充满稚气的脸,告诉她,只要努力坚强地做好自己,哪怕外陡峭的山崖,高耸的山巅也会有人来关注拜访。

  站在崖口,遥望群峰,恰似无数红绫舞动,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每一次登山,都是眼睛的盛宴,心灵的畅游。虽说没有到达山顶,还是大饱眼福,不虚此行了。

  下山时的小姑娘,手脚利索,还不停的关照我。

  我是不敢分心,小心谨慎,不能给闺女惹事。她自己一不留神摔了一跤。还好没有大碍!

  回到古树下,群友们还没有回来,和相亲聊一聊古树。

  村口的古树是檀树,树龄1000多岁,仍然根深叶茂,其干径335厘米,树干鼓突穿结,形状奇特,极其罕见。其树形之大、长势之雄堪称河北之冠,被列入《河北古树名木》,当地老百姓敬为“树神”。每年的二月二庙会,来自平山、井陉、山西各地的朝拜者、许愿还愿者络绎不绝。

   不到一个小时大部队返回,总算会师啦!

来自登顶群友的照片,感受到了他们登峰到极的喜悦!

回归

我和闺女受不了农家小院苍蝇纠缠,决定先上车。早上一肚子怨气的那几个人已经在车上了。和司机k歌,歌声虽不优美,但欢快。闺女面有难色,我说比早上的抱怨好多了吧?她只是笑而不答。

回来时,车厢里很安静,隐约能听见熟睡的鼾声。我也睡得好香,一觉醒来,见老狼和大红鹰在我的旁边喝酒聊天,他俩席地而坐,喝着“革命小酒”,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满脸的喜悦与兴奋。见我醒了也和我聊起以往徒步的事,问我落队的事,他们说原路返回其实是有难度的,他们下山的路要比这边好走一些的。

不管怎样,安全下山就好,其他懒得计较。闭眼筹划美篇的创作。到家晚上七点二十。

  图片:手机拍摄,部分来自群友。

文字:部分来自百度,大多为一个酷爱大山而又不能再长途跋涉的女人的登山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