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听熟悉的红老师说,她是北京鲁迅文学院的第一届网络作家班,同期还有唐家三少等人,当年的网络文学远没有今天的成熟繁荣,她每次参加作协开会还是一些文友聚会,写传统文的和网络文的作者就会吵起来,有时吵得不可开交,争辩得脸红脖子粗,水火不相容的架势。


因为意见的不同,对趋势的看法不同,传统文学作者是看不起写网文的,相互是鄙视链。

这次我们在芜湖的作协聚会上,同样也是有这样的不同思想碰撞,只是没红老师讲的那么激烈,大家都是很文明,各抒己见。


铜陵的影视创作大咖说自己9年前在榆林那边参加文友活动,介绍自己是写网络小说,有位老作者(领导)对他是很不屑一顾,网络作者写的都是什么,都是文字垃圾,码字农民工,都是乱七八糟的……

有人说传统作家是婚生子女,网络作家是私生子女。在很多人心目中,网络作家写得过于低俗,求量而不注重质量,传统文学内容严肃,对质量要求比较高。

网文对文笔要求不高,追看网文的人不是去看作者文笔如何,就是看得开心,看得过瘾,网文也被称作“爽文”,主要是带给人娱乐性,传统文学更注重思想性,文学性,给人以启迪。

02

网络文学以唐家三少,血红,我吃西红柿,天下霸唱等等一些网络出身且极有影响力的作家,据说唐家三少每年收入在一个亿以上,可谓是惊人的收入。

其实网络文学发展到今天,不管是传统写作,还是网络出身,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都是文学的一部分,未来会融合一体,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如今放眼一看,能还在好好活着的报纸杂志还有几家,即便有那么几家也是靠国家拿钱补贴在艰难生存,有几家名头比较大的杂志,上面发表的作者,都是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外人很能有机会上稿,即便上了稿费也是微乎其微。


人们阅读方式的转变,不再依赖于从报纸和杂志,实体书中获取信息,一部手机可以走天下,能免费可看,可听,可学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是信息爆炸的年代。

移动端的阅读才是主流趋势,未来纸质书,只会是铁杠读者买了签名当收藏用,一如当年的邮票。另一种是非常出名的大家,还有一种是和学校对接挂钩的书籍,儿童童话,被列为学校必读物的优秀散文和小小说之类,这种也是不愁销量。

03

这些年比较火爆的《步步惊心》《花千骨》《甄嬛传》《琅琊榜》等等电视都是从网络小说中延伸而出,成为大ip。

在这次的芜湖作协培训班上,中国作协副主席白老师说最近几年河南的微小说发力很厉害,浙江和四川的网络文学发展特别棒。浙江有一个“作家村”会给一些优秀的网络写手送户口,那个村仅去年上交税就高达4个亿,这就是社会价值体现。不久会在浙江举办国际网络文学节,可见网络文学已经是成为文学的主流。

网络文学它也是适应互联网的趋势所存在,尤其这几年的手机端阅读,加上资本对网络文学的大量投入,得以让网络文学更加蓬勃向上,形成良性循环。

国家一级作家,出版人,评论家,浙江省网络作协副主席,曾参与策划编剧《甄嬛传》等著作的夏烈老师说:网络文学从草根到主流,从边缘到中心。1998年是中国网络文学的元年,台湾作家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在华语阅读,包括北美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引起前所未有的阅读潮。同时《榕树下》文学网站成立。这两个是中国网络文学的标志性事件。

一些民间故事,说书人,神话,寓言,包括西方的《荷马史诗》他们是口传时代的产物……

上周,我们本省的一些作家一起讨论写作,有人说也许很多年后,不一定就是传统文学能流传千古,说不定也是网络文学能成为经典。有人举例宋朝的柳永,他写的词和其他作者都不一样,非常低俗,便于流传,在当时的时代,他就是个例外,很多年后的今天,我们都知道了柳永这个人。

柳永的词在词坛的地位无疑是很高的,以至于我们现在一说到婉约词就会想到柳永,一说到豪放词就会想到苏东坡。柳永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 也是两宋词坛上创用词调最多的词人。柳永大力创作慢词,将敷陈其事的赋法移植于词,同时充分运用俚词俗语,以适俗的意象、淋漓尽致的铺叙、平淡无华的白描等独特的艺术个性,对宋词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柳永的词才走向平民化、大众化,使词获得了新的发展趋势。

也许百年,200年500年过后,后代记住的是今天我们所流行的网络文学。

04

还有我们熟知《史记》的有多少,而《明朝那些事儿》就能被广大人民所知,它拥有的读者远超过其他枯燥的历史类书籍。它的优势是通俗易懂,有趣又兼具历史的真实性,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与猎奇心,想信《明朝那些事儿》也将世代流传。


在过去我们小时候看到电视机上的歌手他们在站在台上,都是正规正举唱歌的模样,吐字清晰,很正式,若是中文就是全中文歌词。


后来像以周杰伦为代表的歌手,他们在台上又唱又是说,边哼边哈,又是蹦又是跳,时而中文时而英文。但不能否认他们的音乐才华,他们的改革与创新。

我记得当年很多老一辈人讲,真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一代歌手是怎么火的?一句歌词都听不清楚,真不知道在那唱的是什么,就像是“疯子”。说这些话的通常是那种思想比较传统的人,他们一直停留在过去的表现形式里。我想,很多年后,以周杰伦为代表的这类型歌手,华语乐坛史上会留下他们重要的一笔。

每一种创作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今是用多元化因素糅合一起,这是与时俱进,顺势而为,借势发力,能让大众接受喜欢,这也是一种市场化的成功,只有让普罗民众都喜欢了,才能更广泛地传播,否则孤芳自赏又有何意义?


网上流传这段话:第一批下海的人,不会做生意,照样万元户!第一批炒股的人,不懂K线图,照样成富翁!第一批炒房的人,不懂经济论,照样发大财!第一批做互联网的人,不会上网,照样躺着赚钱!

像前面提到的唐家三少为代表的几位网络大神,包括写边缘情感的安妮宝贝等人,他们都是才华+天时地利+努力的产物,若他们现在才出道又会是什么模样?唐家三少现在直接和游戏公司合作,小说改编生产成游戏,漫画,图书,电影,这才是最大利益化。


作者,齐帆齐。安庆市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公众号(齐帆齐微刊)后台回复:投稿 写作 电子书均有惊喜。

掌阅、当当、微博认证作者,新华访谈网签约作者。多平台人气作者。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女友》杂志报刊等。新书《追梦路上,让灵魂发光》已经全国上市。

个人微信:qi6018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