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去过婺源,才会知道那里的泼墨山水画是有多么的真实。婺源,就像一个素颜少女,静静地躺在大自然的怀抱,享受着大自然的馈赠--青山、绿水、清新的空气和充足的阳光。她既不抗拒现代化文明,却又不刻意用现代文明来打扮自己,她无需粉饰就已很美,且美得那么真,那么纯!

秋天的婺源的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驴友的节日。满山的红叶、晨雾、粉墙黛瓦 的古村落,高耸的马头墙构成了一幅幅优美的山的水画。当走在铺 满落叶的山间古道上,不经意的一个回眸,眼前就是一幅画。

龙池汰(免费)江西婺源龙池汰村,窝在群山环抱的一个山凹里,有一个百来户的村庄。清一色的古旧房屋,几乎是完全统一的建筑风格。村庄斜卧在一个布满梯田的山坡上,村口的耸立着几棵高大的枫树,是一个原生态的古村。随着婺源秋季枫叶摄影的火爆,世人只知道婺源石城、长溪村是婺源秋季首选,但是在婺源当地人觉得很平常,您却不知道婺源深山藏着一个叫龙池汰的地方交通方便免费景区,对注重品味的摄影发烧友来说龙池汰绝对是个秋季摄的好去处。

江岭:大部分摄友都知道江岭春天里梦幻般的仙境,秋天,来婺源的摄友们,应该去一次婺源——江岭,逃脱喧嚣,畈依田园,来一场心境的跋涉,觅一处宁静的港湾,让身心沐浴在秋色的晨曦和泥草清香交融的田野里。

江岭春天的油菜花令人惊艳,但江岭深秋的清晨那最美丽的时刻你见过吗?觉得让你欣喜若狂!

俗话说

五岳归来不看山,九寨归来不看水

婺源归来不看村

每年11月到12月

婺源便成了摄影师的天堂

秋天最美的古村落

婺源--古徽州文化发祥地之一,被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徽州,简称“徽”,古称歙州、新安。徽州一府六县,即歙县、黟县、休宁、祁门、绩溪、婺源,府治在现歙县徽城,前四个县现属安徽省黄山市,绩溪县今属安徽省宣城市,婺源县今属江西省上饶市。

婺源红枫多围绕村庄分布,但龙尾村的红枫沿河分布,火红的枫叶和绿莹莹的河水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中国最圆的村庄——菊径

菊径位于婺源县大鄣山中偏西北部,距县城51公里,全村共463户1254人,下辖7个自然村,一组、二组、三组、四组、篁田5个村民小组。

菊径隐逸深山峡谷,四围树木翥郁,莒水潺潺而来,环村南出,构成了后山前水、腰悬玉带的格局。人们登高远眺,大山环抱,村庄在古树的掩映下,珠圆玉润,异常宁静,真实写出“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的绝景,当地人称“脸盆村,”而天南地北的游客给了她一个幸福的名字:中国最圆的村庄。

据《何氏宗谱》记载,北宋时,菊径何氏先祖何执中原居乐平,自幼饱读诗书,后来科举考试高中科元,历任翰林院编修、太子太傅,太子继位后,封为荣国公。执中子何铸,官至刑部侍郎,后因案辞官告老还乡。据传,某日何铸带着儿孙来到属于婺源县清华镇寻访好友,畅谈之余,兴之所至,驭马带犬狩猎,途经菊径一带,发现这里风物华茂,山水相宜,正是一个结庐避世,吟诗作赋的世外桃源。何铸从婺源回到乐平后,与子孙说及此事,便有迁居之意。后来,何铸之孙何嘉于乾道年间迁来此地,世代繁衍至今,遂成大族。子孙开枝散叶,明万历年间的内阁大学士何如宠、何如申弟兄,正是菊径何氏后裔。

何氏迁入时,以山水缭曲,取村名为“九径”,又因当地莒树茂盛,亦名“莒径”。明永乐戊戌年(1418),裔孙何式恒爱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三径就荒,松菊犹存”之句,取之高雅,更名为“菊径”。

高山平湖:依山傍水,水墨倒影,晨雾迷朦,像如仙境!

庆源村:古村庄沿着一条湍急的小溪两岸而建,这里峡谷深幽,宽如太行之盘谷,美如武陵之桃源,地处万山之巅,阻外而溢中,是始祖几经选择的避乱胜地,素有小桃源之称。深山小桃园——庆源村又名小桃源,简称小源,位于段莘乡,建村于唐开元年间(公元674年),是一个拥有13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


千里万里,我在婺源的秋天里等你!欢迎全国户外领队,摄友们,旅行社,自由行的朋友们,请来电咨询15070331194小夏

婺源赏秋色周末行程安排

D1〔星期五〕从你们的城市出发,到婺源江湾高速口下高速直奔江岭景区入住。

D2【星期六】5:30起床,洗漱完毕后徒步到观景台约15分钟,拍摄日出、晨雾、红枫叶、梯田、古村落等。早餐后,【三眼桥】一座古桥两岸人前世今生,被誉为的小塔川王村红叶美不胜收!【庆源村】拍摄古村落古民居,小桥流水人家,千年古树银杏树等。(庆源午餐)【龙尾】拍摄红枫及红枫倒影、小河流水、竹筏、渔夫、古民、自然风光等;约1小时后出发龙池汰:美丽乡村,最后净土。主要拍摄红枫、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梯田古村、土房炊烟等。.县城晚餐入住酒店。

D3〔星期日〕:4:30起床 5:00起程

上午:【石城】主要拍摄粉墙黛瓦的古民居在烟雾中若隐若现,与傲霜红枫交相辉映。石城早餐【菊径】拍摄最圆古村落、古民居、小桥流水等;大鄣山午餐;午餐后散团。结束愉快行程。

段莘平湖人家,红叶红红火火,被誉为婺源的小塔川红叶,江南秋色在徽州,徽州秋色在婺源。

婺源段莘,水库干涸段,有一座新晋展露出来的三眼桥。那是一座拥有第一眼眼缘的古桥,是一座接受了光阴的涵养,在孤寂和与世隔绝的氛围中,沉得住气的残桥;是一座横亘于被干旱舔瘦成小溪水面上,看似安静,实则骨子里散发着不羁和烈性的石桥。它兀自丰美,安然落定于五百年左右的时光里。

那是一座三眼桥

在段莘水库的枯水季

古桥出现

红色绿色干涸的草滩

色彩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