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剑客,生于困难年代,长在动乱时期,吃过糠,下过乡。“恢复高考”后,成为“新三届”中的一员;毕业后,先后供职于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做综合调研工作、搞职业技能教育、干统战教育培训,历任副处长、处长、副主任、党委书记、院长等职。2018年退休,业余作家、客座教授、特邀研究员。

        先后出版诗歌散文集《情丝文韵》、杂文集《谈天说地》、诗集《低吟浅唱》、散文集《品读哈尔滨》和长篇报告文学《巴兰颂歌》《工作队在依兰》,以及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集《调研·思考·实践》《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文萃》等。

                              等你打赏

        我是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也是在机关舞文弄墨几十年的“文字匠”“酸秀才”,整天的工作就是把一个个不同的方块字排列组合,加上标点符号后,形成一篇篇综合文稿或调研报告呈送给我领导。

        作为业余爱好,也曾附庸风雅地写诗、填词、作文,结集成册送给亲朋好友,满足自己的一点点虚荣心。

        退休后,迷上了微信中的“美篇”,不时地将自己的得意之作制成“美篇”发到朋友圈中,嘚瑟嘚瑟、显摆显摆。

        发完朋友圈,我就开始等人“点赞”。突然有一天,“美篇”中出现了一笔赏钱,仔细端详,才发现“美篇”里有一个功能叫“打赏”,读者若对作者在“美篇”发表的作品喜爱有加,就可以通过这一功能给作者3元、6元、10元、66元、88元,直至666元不等的“犒赏”。 

        从此以后,我每次将“美篇”发到朋友圈后,就由等待“点赞”变为等待“打赏”。

        等待的时候,即使是在读书、看电视,我也会时不时地拿起手机,看看“微信”的右下角有没有消息。若是恰巧蹦出一行字:“您有一笔新的‘打赏’。”我就会迫不及待地打开“美篇”看看“打赏”的是谁,金额多少。当然,金额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理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对于发表评论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微友”,我都会表示感谢,希望多交流、多指教。

        当然,我浏览微信中的“美篇”,看到好的作品时,也会给作者“打赏”,以示欣赏。

        有时发完“美篇”后,5分钟、10分钟没有反应,自己就会多多少少有点失落。有时发完“美篇”后有事,一、两个小时后打开一看:呜呼!连篇累牍的评论,一个接一个的“赞”,一笔接一笔的“打赏”,丰收的喜悦溢于言表,自尊心瞬间膨胀,创作的激情瞬间澎拜,顿时有一种飘飘欲仙、舍我其谁的感觉。当然,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但这并不影响我发“美篇”的积极性。

        后来,“美篇”为了回馈创作者,推出“你的才华值得被嘉奖”——“黄金屋”创作激励计划。只要发“美篇”,就能获得现金收入,阅读量越大,收入越高。我参加这一活动的第一天,得了1.11元奖金,第二天得了2.12元奖金。从此,我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这里,每天得5毛、1元、两元的嘉奖,就十分高兴。不在钱多钱少,而是自己的“美篇”有人看。这也成为我创作的动力。

        感谢“美篇”,使我的退休生活更加丰富多彩;感谢“打赏”,使我小小的自尊心得到满足;感谢“创作激励计划”,使我知道有好多同学、同事、亲友和许多素不相识的人,喜欢我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