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文字/制作 建生

  天安门是中国的象征,在人们心中占有重要位置。从记事起,每当路过天安门都会定睛多看几眼。但一直没有机会上去看看。尽管从八十年代中期起天安门已经有限开放,但那时多是有组织的参观。

现在机会来了,为了满足广大老年群众登上天安门的愿望北京市出台新规,年满65周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免费登上天安门城楼参观。于是欣然前往。


  刚刚举办过建国70周年庆典的天安门广场依然洋溢着节日喜庆气氛。

  国庆节群众游行队伍中最后一个主题花车上的大花篮被安置在广场中央花坛上。

  广场东西两侧的巨型“红飘带”是今年国庆广场布景的亮点。

  “红飘带”侧面装饰有各民族的舞蹈人物造型。

       上中学时曾两次参加过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节游行活动,一次是1965年,排在群众游行队伍的第十路,离天安门很远,看不清什么。第二次是1966年,国庆游行实际上变成了“第四次检阅红卫兵”,北京学生被安排在第一路(兼有维持秩序的任务),是离天安门最近的一路。

      一晃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物是人非。天安门依然巍峨屹立在广场上,六百年来它目睹了中华民族太多的历史沧桑,见证了太多重大事件。

  参观天安门的人员从天安门最东侧的城门洞通过,进入天安门与端门之间的小广场。

  参观前先在小广场西北角购票(凭身份证15元)、存包(存包费4元)。北京市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参观免费(出示身份证),存包不免费。然后经过验票(证)、安检后进入天安门参观。

  天安门城楼入口通道在城楼西侧,城楼东侧有一个同样的通道作为出口。

  由此进入天安门城楼。

有关天安门的历史、建筑特点、技术参数及文化内涵等在各种书籍、宣传材料、网络资料中已有很多介绍,笔者在此不再重复引用。只侧重用照片从不同角度展现天安门的雄伟壮丽与精美的中国古代宫廷建筑艺术。

  沿石阶登上城楼。

城楼东西两侧通道內都安装了电梯,但对普通游人暂不开放。

  现在的通道及台阶是经过多次改建后的。实际上天安门本身也是1970年拆除原建筑比照原样重新修建的。当时工地上有数千人封闭施工,由于采取了非常严格的保密措施,不用说普通市民不知道,就连施工人员家属也不知道。

  登上天安门城楼平台。

  天安门城楼大殿西侧。

  大殿侧面的精美宫廷彩绘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天安门大殿为双重檐、砖石木结构建筑。大殿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平台,我们以往看到领导人在天安门上所拍照片很多都是在这个平台上拍摄的。

  大殿东西两侧各有一排红墙黄瓦平房,古时它们是守卫天安门护军用房,现均已改造成电梯间。

  从天安门城楼平台向北看是端门等故宫古建筑。

  天安门大殿由60根落地圆木柱支撑。为了迎接70周年大庆,天安门城楼及大殿修饰一新。

  大殿前窗与廊柱之间为行走通道。

  廊柱与汉白玉石栏之间是观礼嘉宾的位置,汉白玉石栏前面(南向)是贵宾观礼席位。同一层级别由中间向两侧逐级递减。没有重大庆典期间贵宾席摆放常青盆栽植物,并安排流动岗哨守卫,普通游客不能进入贵宾席区域。

      照片是站在汉白玉石栏北侧所拍摄。节日庆典时盆栽植物会被移走,但贵宾观礼席位站立着的人比植物更高,所以站在石栏后的嘉宾是难以看到全部游行队伍的。除非前排的贵宾坐下。

  对于木结构建筑,选择安全可靠的投光、电控设备以及将它们牢靠固定十分重要。右上角顶部可以看到它们是如何固定的。

      天安门大殿正门。天安门大殿朝南共开有三扇大木门,居中的为正门,正门两边的为旁门。

  仰看正门。

  大殿内宽敞明亮,富丽堂皇。精美绝伦的木结构建筑艺术及彩绘工艺令人叹为观止。

殿内有不准录相拍照标示牌,保安人员拿着喇叭也在不停播放“不要停留不要拍照”的录音。但进入大殿参观的游客没有一个不拍照的,保安对此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实只规定不准打闪光灯就好,好不容易进到这里谁不想留个影呢。

   大殿内悬挂着一些知名画家为庆祝建国70周年集体创作的巨幅国画。

  大殿正门处于北京南北中轴线上,正对着广场国旗杆和人民英雄纪念碑。

  门轴和门档等均采用中国传统木工工艺。

  正门前方是通往贵宾观礼台的主要通道,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外国贵宾由此进入最前面的观礼台(要下几个台阶),贵宾观礼台位置比廊道略低一些。庆典结束后这个通道即用盆栽植物封住,普通游人过不去,只能站在盆景后面观看、拍照。

看到贵宾观礼台上有几个身着正装的男女在拍照,有游客问“他们怎么能过去?” 工作人员回答“他们是领导”,游客也就无话可说。

  大殿屋檐下分布着轮廓白炽灯和投光射灯,廊柱内侧也分布有投光灯。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飞檐下都罩着一层细网,估计是防止各种鸟在檐下筑巢而采取的措施吧。

  天安门大殿东旁门。旁门比正门要小一些,另一个不同点是门口下方有台阶。

  站在东旁门的台阶上看广场。

  大殿木门上的精美门窗和门扳装饰图案。

  挡门的铜墩做工精细。

  天安门节日期间悬挂的8个巨大的红灯笼巳被取下,每个灯笼沿圆周方向折叠后套上外罩放置在大殿内南侧窗户下方,东西各放置4个。旁边地上放着的长木,其中厚实的一根好像是正门的活动门坎,另几根尺寸相同的细木杆可能是挂灯笼专用物件,或是窗户支撑杆也未可知。

  沿廊道继续前行。

  城楼东侧。

  天安门城楼上有8面红旗,东西两侧各4面。劲风下红旗猎猎,发出劈劈啪啪的清脆响声。

  大殿东南角漂亮的飞檐,如雄鹰展翅。

  站在天安门城楼东端眺望北京饭店和位于北京CBD的“中国尊”。

  摄像头总少不了。

 城楼上的花盆、垃圾桶统一采用青花瓷。

  城楼平台东侧的电梯间。

  东侧出口通道。

  城搂底部出口旁边的电梯通道门。看到有不少老年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爬台阶,真希望今后电梯也能对普通游客特别是老年人开放。

  见有游客观看,工作人员立刻把门关上并拉上了警戒线。

电梯通道是后建的,其木门上的门钉个数可能并不符合古时皇宫定制。

  天安门城楼出口。

  天安门后面(北侧)。

  天安门后面的两个华表及端门。

  天安门共有五个供人通行的城门洞,其中位于中间的一个最大,古时只有皇帝才能走。照片上即为中间的城门洞。

  中间城门洞正位于北京中轴线上。

门洞墙壁上镶嵌着“天安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牌。

  天安门一共设有4座华表,前后各两座,分列东西两侧。

每个华表顶部都立有一个石兽名曰“犼”,传说它极有灵性。天安门前华表上的“犼”面朝南,时刻注视着皇帝南巡行踪,一旦发现皇帝过于游玩享乐就会呼喊“望君归”,让皇帝赶快回来处理朝政。而天安门北面华表上的“犼”面朝北(皇宫大内),时刻监视后宫,当发现帝王过于沉湎酒色就会呼喊“望君出”,让皇帝赶紧出来处理朝政、体察民情。设计者可谓用心良苦,但这只不过是美好愿望罢了。

  天安门后身。

  端门位于天安门北面,外形与天安门相似。

  端门的城门洞。皇宫内所有建筑都体现出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最突出的是明黄色。明黄只有在皇宫或圣人殿堂才能使用,包括琉璃瓦、各种装饰、彩绘、物件等。门钉个数也有严格的规定,上图端门上的门钉个数为九排九列共八十一颗,只有皇宫内才能这样设置。王、侯等只能逐级递减。皇宫内类似的等级规定数不胜数,不多赘述。

  端门再往北是午门-紫禁城正门,再往里就是紫禁城。紫禁城不是本篇主题,在此不多表述。

  端门与午门之间的东侧平房为“天安门国旗护卫队”驻地营房。碰巧遇上卫队新兵列队训练,抓拍了几个镜头。

  护卫队士兵分别身穿绿白蓝三色军服,代表陆海空三军。训练现场最高指挥官为少校军衔,说明现在的国旗护卫队为营级单位。从原来班排级升为现在的营级,与国家日益强大成正比。

  “护卫队”营房门前的嘉量,西侧对应有日晷。类似的古物件在太和殿丹陛上还有一对。古时它们像征着天下大一统皇权。

  出故宫西门经劳动人民文化宫回到天安门广场,已是黄昏时分。

  正是广场降国旗时间,天安门前交通管制,大量游人拥簇在交通护栏前争相观看降旗仪式。

  天安门城楼上轮廓灯开启。

  广场上的“红飘带”也亮起来了。

  傍晚时分的天安门。

  入夜,天安门灯光璀璨、美仑美奂。

  夜幕下的华表更显宁静、庄重、挺拔。

  夜晚宫墙灯影绰绰,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2019年10月22日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