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只有咫尺之遥的时间隧道上,望着天涯般遥远的岁月。似乎我仍在与零散的往事对望,而回忆就在对岸安静的栖息,我在岸畔的这边忧伤的聆听。

  彼岸,似总有种声音对我呼唤着,有些陌生,又有些久违的亲切。我很想靠近彼岸,顺着那呼唤的声音游到它的身边,而我却被心的声音叫停了动作,我任性的一边置身于原地,一边望着逐渐模糊的彼岸,还有逐渐离我远去的呼唤。

  我停在自己的岸畔,整理着一些记忆的碎片,随即一些美好与伤感并存于脑海。那里的美好很安祥,安祥的像死去一样。那里的忧伤很无恙,无恙的擦拭着不断落下的眼泪。

  倘若我的岸畔不是永久的荒漠,是否就可以留下彼岸的花火。

  倘若我的岸畔不是风沙弥漫,是否就可以不将彼岸斑驳。

  倘若我的岸畔不是频繁假设,是否就可以不予彼岸诸多如果。

  彼岸,从依稀花开到黑夜的陨落,我在自己岸畔伤心零落。

彼岸,从忧郁的黯然到阳光的绽放,我在自己的岸畔为它心情绚烂。

  彼岸,以为两念,将起初的祈遇焚烧在各自的世界里。从前思念相守于彼岸,如今各自息了相望。

  我仍在我岸默数自己的哀伤,偶尔观望彼岸与我的过往。一些相遇,一些离去……

摄影:淡若无痕

模特/后期:XR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