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深秋情怀

2019.10.27 阅读 634

  文:大海
图:大海

秋天,真的很美。虽然没有春天的百花盛开,没有夏天的绿树成荫,也没有冬天的银装素裹,但我们总是习惯地把秋天赞美成一首诗、一幅画,“万美之中秋为最”。秋天之美,美在一份清澈,美在一份温馨,美在一份宁静!
——题记

  择一秋日,我从熙熙囔囔、纷纷扰扰、钢筋水泥的森林里走出来,回归故土,寻求在这里才有的那一片宁静,那一方心灵的净土。这里的山水、这里的田野还有这里的记忆都那么的让我眷恋不舍。也许这就是内心深处对故土难离的一种情怀吧!

  徜徉在秋意浓浓的乡村,欣赏着绚烂一片的秋色,感受着秋日的静美,感受着季节更替带来的风物变化,在幽静恬淡的自然山水中寻找自己的心灵寄托,仿佛驻足漫步于故乡的山间小道,自己的身心就会被阳光的浸染而变得温暖和安然。如东坡先生所言:“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我的故乡,在一个不大的小山村里,群山环抱,山峦叠翠,莺啼鸟啭,一片峥嵘。远处碧波荡漾,苍山如黛;近处修竹掩映,苍翠欲滴。每到早晨,云雾弥漫了山村,雾山雾海,连绵起伏的群山,在云雾笼罩中,千姿百态,变幻莫测。

  漫步林间,点缀着十足秋韵的莫过于枫林了。我依稀记得,小时候我们这里的枫树又大又多,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每年无论如何都要上山挖一个枫树蔸蔸留着,大年三十夜烧枫树蔸蔸取暖是我们这里的习俗,蔸越大越好,火越旺越好,意即来年丰收在望。

  现在的枫林显得有些稀稀朗朗了,但并不能忽视它的存在。枫林依然以满树的红叶向我们宣告着它们固守一生的美丽,即使那些因不堪秋风而凋零的片片落叶,也都带着回归的宁静与满足,把秋天之静美诠释得淋漓尽致。

  放眼望去,山中的其它树叶,在深秋中,也早已不是单调的绿色了,有红的、黄的、绿的,还有枯败的,五彩缤纷,我在这萧瑟的秋风中真正感受到了色彩的斑斓。还有一些光秃秃的老树,早已褪尽了昔日的妆容,尽情地展现它那曾被浓荫所掩盖的嶙峋的本色。

  一阵秋风吹过,树叶纷纷落在地上,给大地披上一层厚厚的地毯,脚踩在枯叶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奏响的是一首多么悲壮的“交响乐”。落叶终归于沉寂,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挽回一片落叶,让它重回枝头。这是一种流逝,它最后将深入泥土,化为淤肥,滋养大地,这是它生命的延续和超越,也是它美丽的瞬间和永恒。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之绚烂,去若秋叶之静美。”人生就如同片片落叶,划过人间的尘埃,经历一番绚丽和繁荣后,最终都会枯老而静静地葬入黄土。所以,对待人生就应该像泰戈尔一样把生命比作绚烂的夏花而把死亡比作沉静的秋叶这样一种豁达而平和的人生态度和宽厚情怀。这是生命的价值,也是一首优美的诗。

  田野里,春天播下的种子,只那么一眨眼,慢慢地就长成了庄稼,待到秋来庄稼成熟了,跃入眼帘的处处是丰硕的果实:沉甸甸的稻谷,黄灿灿的玉米、金黄色的花生等等,层层叠叠,密密麻麻,摇晃着不堪重负的身姿,散发着浓浓烈烈的清香。

  那种或宽或窄、或大或小、一长条一小快,不规则地依山就势上下伸展的梯田,那种即便春种一兜秧、秋收一把谷,也不会轻易放弃的“巴掌田”,使得我们这里依然保留着古老原始的生产工具:老牛、犁耙、铁锹、原始的打谷机……历经千年,古朴的样式,亘古不变。

  在田埂边,我正好看到村民们挥舞着镰刀挥洒着汗水在收割,大多是老人和妇女,他们满脸挂着笑容,先把水稻割倒,适当的晒一晒,再用脚踩打谷机将谷粒打下来,这家伙有些笨重,也有些破旧,让人望而生畏,也让人肃然起敬。打谷机一响,飞溅的谷粒,落在拌桶里,金黄了一季的梦境。

  漫无边际的思绪随着打谷机那悠扬的旋律,游荡在儿时的记忆里:很小的时候为了生活我们就要帮着家里挣工分了,做得多的就是看牛和追随拌桶检拾禾穗,帮着大人们在田垅里堆着蘑菇一样的草垛,在晒谷坪里欢天喜地翻晒着那香喷喷的粮食……只要是大人们干的我们都帮着干。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母亲纳鞋底做鞋的故事,因为那时农村穷没钱买鞋,我们穿的都是母亲手工做的鞋,所以,母亲除了白天砍柴挑水洗衣做饭后,晚上还要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鞋底做鞋,母亲老了眼睛花了,我们就争着为母亲穿针引线,那温馨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如今,母亲已去世多年,“子欲养而亲不待”,无数个难眠的夜晚,思念着,思念着这久远的梦境。

  父亲如今90岁,仍健在。我常回老家,因为父亲在;父亲在,家就在。老家的墙上挂着的蓑衣、草帽,沁满了父亲耕地种田、肩挑背驮的汗迹;墙角趴着的锄头、镰刀浸染了父亲挖土锄地、割禾打草的汗水,父亲用它们种下了多少个春夏秋冬,历尽了多少风雨沧桑,如今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祈愿父亲身体健康!

  不远处的草地上有一头耕牛在悠闲自在地吃着草,将我的思绪从儿时的记忆里拉了回来。在这里,耕牛依然与犁耙相依为命,灵犀相通,在原始的无边的田野,共同弹奏一曲秋天的金色的乐章。

  远远望去,好一幅世外清宁耕田的古朴意境,一层层蒙蒙的白色的薄雾,一行行犁铧犁进泥土溅起的浪花,定格一幅温馨宁静的画面,像柔柔的梦境,像世代的情缘,带着泥土的芬芳,飘飞在我意韵朦胧的思绪里。

   “寒山转沧翠,秋水日潺湲。”山抱着水,水依偎着山仿如一幅美丽的水墨丹青。村庄内依山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小溪清澈见底,晶莹剔透,溪水踏着沙粒,抚着卵石,叮叮咚咚,日夜奔腾不息流向远方。凉凉的溪水带着小鱼儿的兴奋还有水鸭的欢叫,旋转着波涛。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随着深秋的一场秋雨一场凉,秋天是越来越深入了,越来越寒凉了,路边这些籍籍无名的小草和野花,既然不畏烈日炎炎的炙烤,自然也就不怕风霜雨雪的欺凌,依然苍翠茂盛,为我们献出一片又一片绿色。一想到它们生存的艰难和那份执着,不由得让我生出一份敬意。

  夕阳西下,静默的村庄更加的安详和宁静,几声渺远的鸟鸣,几声汪汪的狗吠,几缕袅袅的炊烟,几株兀立的老树,深秋的情愫那么恬静那么安然。我站在这个深秋的黄昏下,暮色是那么的唯美柔软,任夕阳从指缝中穿过,洒落一地的挽留,笼罩遥远的记忆。夕阳无限好,最美黄昏时在这里诠释到极致。

  我喜欢秋天的绚烂!喜欢秋天的温情!喜欢秋天的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