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广大粉丝的要求,大家想要看我年轻时候的照片。我翻箱倒柜地找照片,也只找到了这些。小时候照相哪有现在这么简单,家里穷,大人哪有闲情闲钱给你照相。最早的是1981年的,我13岁。绝大部分找到的都是5年前的。2014年之前极少照相,2014年以后照的大家都看到了。最后几张是2019年10月24日的,时间跨度是38年。这是我,我大弟,我敬爱的奶奶。

1985年。

1989年,我参加工作了。

2004年,与妞儿在中东大市场拍的大头贴。

2007年,平生唯一的一次去照相馆拍所谓的艺术照。曾经有人说“大笑迷人,浅笑迷神。”任何人夸我的话我都会一直记得,批评我的话我左耳听右耳冒。

今天,周日。要做许多家务活儿,洗衣、烫衣、做饭、擦地、擦鞋……庭除洒扫,认真理家。
做这些,这和境遇无关,和金钱无关,和男人也无关,只和我自己有关。
于是我一直穿干净平整的衣,
睡整洁温暖的床,
有温馨净透的屋子……
我认为能认真洗衣擦地做饭理家的人,都会自带着一种光芒。
外面再大的风雨也不怕,
谁离开我也不怕。
安稳的睡眠让我仍然有颜值可拼,
丰盈的内心就是我最实用的才华。
我的生活和情感之所以快乐多于痛苦,幸福胜过坎坷,那是因为我从来都是活给自己看。
先是悦己然后才能悦人。
你是愉悦的,
你身上的光就是温暖的,
你身边的人才能够是幸福的。
生命之于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存在,不是喧嚣和繁盛,而是简单和自由。
这样,就有了诗意。
所谓诗意,就是在简单中,可以聆听孤独的天籁;在自由里,可盛享安静的清凉。
而幸福,就是这诗意在心底一点点的,融化,以及氤氲。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坏对错,凡事能拿捏好分寸就是一种智慧。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经说过:“美就是恰当。”真理多走一步都是谬论。生命常被斑驳杂乱的事情干扰着,我们必须时刻勿忘初心,那些美好的东西才会穿过层层尘埃,抵达我们心灵的顶端。
那些风扬起头发的时刻,
那些窗口落下的微笑,
还有永远的诗与远方,
都是生命的馈赠。
从容地投入生活,
无论前进还是后退,
永远都要身姿挺拔。
我愿生命从容。
深秋的阳光,柔和,烂漫。
一直确定自己是喜欢秋天的。
在这多年以后的这个秋天,
我还依然记得:
“而当风起的时候,
我也只不过紧一紧衣裙,
护住我那仍在低唱的心,
不让秋来偷听。”席慕蓉的这首诗到今日依旧是我最单纯的爱,最温柔的痛。
然而当年读诗的人已经变老,谁又还能在灯下静静地翻阅,重回那白衣胜雪的少年?
席慕容还这样说:“就这样俯首道别吧,世间哪有什么真能回头的河流呢?”
对,不回头,向前走。
这世上总有突如其来的失去。
洒了的牛奶,遗失的钱包,走散的爱人,断掉的友情……
当你做什么都于事无补时,
唯一能做的,
就是努力让自己好过一点。
丢都丢了,就别再哭了。
若有空闲,出去走走当然是一个很棒的选择。
若短期无法成行,阅读、写作、聊天、学习、陪伴、分享、运动、拍照、唱歌、画画……也是很不错的方法。
只要是能让生活的比重产生变化的,都可以。
你有多久没抬头看看天、看看路边的小花小草、听听在人行道的树上吱喳叫着的小鸟了?
有些压力总是得自己扛过去,
说出来就成了充满负能量的抱怨。寻求安慰也无济于事,
还徒增了别人的烦恼。
而当你独自走过艰难险阻,
一定会感激当初一声不吭咬牙坚持着的自己。加油。
叔本华认为,世上命运好的人,无疑地是指那些具备天赋才情有丰富个性的人。
他们虽然不一定是辉煌灿烂的,却是最幸福的。

生活里总有一些突如其来的厌倦, 很多人热烈地说爱, 然后转身冷漠离开。 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不过是裹紧风衣, 头也不回去前面更远的地方看风景。 其实谁都不想发脾气, 赌气不过是为了看看对方会为自己退让多少空间。 我们都有这样一个习惯, 闹矛盾时喜欢说话带刺, 喜欢不理不睬。 懂得你的人会为你放下架子, 不懂你的人, 即便维持了僵局, 心却渐行渐远。 对生命而言,接纳才是最好的温柔, 不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 还是,接纳一个人的从此不见。

最伟大的胜利,就是战胜自己。

2010年,我的一个毕业班拍毕业照。

2012年,美甲店。大侄女拍的。

985他娘拍摄。

以下几个是2012年春节。

 该来的自然来,会走的留不住。不违心,不刻意,不必太在乎 ,放开执念,一切随缘。

2013年,干农活。

以下全部都是2014年的。

保持内心的光,因为你不知道谁会借此走出黑暗。保持内心的修养,因为你不知道会影响到谁。

愿赌服输,是对自己最大的救赎!不论错的人还是错的路。错了,我承认!输了,我服气!如此才有机会结束那些暗无天光的夜,所有痛苦,因此渡船过岸。

世间所有不尽人意之事,全靠硬扛。 接受成长,也接受所有的不欢而散 。

作家铁凝说:“我们都太喜欢等,固执地相信等待永远没有错,美好的岁月就这样被等待消耗掉。”生命中任何事情都有保鲜期。时光无情,生命脆弱,他会把你欠下的对不起变成还不起,也会把那些对不起变成来不及。

那时候我真年轻啊,才46岁。见过我这些照片的人,你在我身边至少有5年了。人生有多少个5年,感谢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并打算硬着头皮继续陪我走下去的你和你们。

有人说:幸福的人都沉默。百思不得其解,问一友人,对方淡然自若地答:因为幸福从不比较,若与人相比,只会觉得自己处境悲凉。 —— 梁文道

所谓教养,就是做事的时候,很自然地,不让人家产生压力;所谓修行,就是让每个靠近你的人都很舒服。

与妞儿一起溜达。

2014年底。我和我的同事,毕业班全体教师。

2019年7月,我和我的同事。毕业班全体教师。

五年后的老周你是什么样子,这取决于两件事:一个是你与哪些人为伍,二是你每天拿出多少时间提升自己。不为短暂的虚荣蒙蔽双眼,不为眼前的利益丢失志趣,也不想为了一寸土地忘记身后更广阔的世界,慢一点也没关系,希望我们在更远的地方相遇。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感同身受”这回事儿,因为就连自己,此一时都无法感受彼一时。

与二先生闲聊,我告诉他:“当你犹豫一件事儿要不要去做的时候,去做;当你犹豫一样东西要不要吃的时候,不吃。”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事儿你不做会后悔,东西吃了你会胖也会后悔。一辈子就怕后悔两个字。”凡事,我都尽心尽力争取做到极致,如果还不行,放下执念,饶过自己,解脱自己。

冬是孤独,夏是离别,春是两者之间的桥梁。惟独秋,渗透所有的季节。时光清浅,岁月安暖。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我愿意把每一天过得立体、生动、丰富、不重复,或热泪盈眶或平淡天真。如花在野,如你在侧。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蝇,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林语堂

文字:暖,文章写于2019年10月13日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图片拍摄:大部分是我学生拍摄。
拍摄时间:1981年~2019年

如果每个人都能认识到“我的世界,我最重要。”以及 “我在别人的世界里,什么都不算。”将会少掉很多毫无意义的烦恼。拿你有的,换你要的。这个世界一直如此。很残酷,却很公平。

时过境迁之后,人们真正想见的还是那些了解自己、能与自己倾心交谈的人,而且事隔多年,即使别人曾经伤害过自己,也已经不再重要了。

有些人的恨是没有原因的,他们平庸、没有天分、碌碌无为,于是你的优秀、你的天赋、你的善良和幸福都是原罪。东野圭吾《恶意》

莫妮卡·贝鲁奇在007里明明老了,一身优雅的黑与朦胧的面纱都无法遮掩时光的痕迹,但是,不可否认,她依旧美,性感穿越岁月,美得资深而霸气。对于一个上了年纪的女神,她“老”还是“不老”没有那么重要,女人的年龄如同四季,能够适应人生不同阶段的变化,知道拥有和放弃,展现真实和自然的状态,才是最好的心态。一个女人,连皱纹都要藏起来怕给人看到,多少算不得勇敢和好心态吧。所以,赶紧卸载掉“美图秀秀”,原汁原味地发图吧!等我60岁,如果年轻人发自内心地对我说:“阿姨,您老了,可是您美。”那才是最让我骄傲的赞美和真诚的褒奖。没有这股子坦然和舒展,哪来一辈子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