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为父亲送寒衣

五律,忆父

诗/碧涵

一任流光老,音容不可删。

胸襟怀四海,心迹度关山。

身瘦能遮雨,腰弯不畏艰。

阴阳永相隔,梦里泪潸潸。


凄凄的寒风给初冬的夜晚增添了一份无尽的沧桑,感觉今夜的风好冷,满地都是枯黄的落叶,风肆虐的吹着河堤边的小草,沙啦啦的声音,仿佛是故去的亲人在凄凉的叙说着……

又是一个寒衣节到了,傍晚,依旧来到河堤上,遥望家乡为天堂里的父亲送去今冬的棉衣…

望着燃燃升起的火光,纸钱在冬日的风中旋转着飘舞,犹如儿时在你身边的欢呼雀跃。只是,不知道父亲,您在那边好吗?是否也站在您现在家的门前,看着女儿给您送来了棉衣和纸钱.....

父亲,知道吗? 您的外孙女,孙女都已经工作了,孙子也快上了大学,他们一年年成长着……

母亲虽然老了,但比以前精神了许多,开心许多,这也是您的愿望啊!记得,每年冬季来临时,您就会早早地为家里砌起过冬的炉子,生怕冻着我们,无论外面多冷、多难,当回到家看到那红红的炉火时,心里总是暖暖的……

而今,天堂的家里会冷吗?可有您亲手砌起的炉子?您的炉子里,是否也会冒出袅袅的烟雾,是否也会燃起红红的炉火,映红整个寂寞的冬天?

这样的天气里,父亲,您是否也会燃一枝香烟,坐在椅子上,和我们一样想家,想您的亲人?是否也会流着泪,眺望着我们的家?是否也在分辨这尘世间升起的缕缕炊烟中,哪是我们家的一缕?你是否也和母亲一样,静静的坐着,一直伴着回忆到天明?是否知道把您的门关紧?是否透过窗玻璃,默默地叹气,默默地伤感,然后默默地喃喃自语着,用您苍老的手,去掀起一张张的日历……

今夜好冷,起风了。您会收到我们送您的钱吗?您看那一片片飞舞的纸钱,是否写满女儿的思念,能否带去女儿的悲伤……

再见了,父亲,下一个节气里,女儿再来看你!想女儿的时候,请您回来,到女儿的梦中好吗?

  二、七月十五的怀念


七绝.忆父亲

诗/碧涵

一别春秋二十年,天堂冷暖自心牵。

今生养育难相报,来世祈求再续缘。


此次家乡之行,一是去看望年迈的母亲,二是给已在天堂十几年的父亲祭奠扫墓……


已经过去几天了,可我一直无法静下心来,写出自己的感受,只觉的心很疲惫,似乎想写的东西很多,可又不知该如何下笔。今日刚刚回来,头脑似乎清醒了些,于是强迫自己坐在电脑前,用指尖敲击键盘,让所有的感受从指尖流淌。


在我的家乡,阴历的七月十五,是祭奠已故亲人的日子。因为兄弟姐妹都在外地,很难碰到一起,今年都回来了,所以母亲就决定让我们提前去给父亲上坟。十几年前,父亲去家乡看望奶奶,却因心脏病突发撒手人寰,撇下了母亲和我们,去了天堂,父亲也就埋在了家乡。我们要走很远的路才能见到荒野里的那份牵挂.一路上的心情非常沉重,望着越来越近的路,车轮载着我们所有的伤感,一步步走进那条熟悉的小路.走进了父亲。


十几年前的一幕,又重新印入我的眼帘,我的腿有些发软,眼泪已经无法控制的夺眶而出,一眼望不到头的玉米地紧紧的包围着父亲,坟墓上的野草长的很高,把整个坟头包了个严严实实,一阵风吹来,野草随风摇摆,摇曳着这里的凄凉和心酸,述说着这里的孤单和悲凉,此时的我,看着野草和黄土堆积起的阴阳两界,想着躺在九泉之下我至爱的亲人,真的是无力,无法,无思维,一切都好象僵硬了,只有眼前隐藏在玉米地深处的这份牵挂,让我觉着生命还在延伸,血脉还在流淌.我还在呼吸。


摆上祭品,望着燃烧的纸钱,望着脚下黄土里掩埋着的父亲,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失声痛哭:“父亲,女儿想您了,看您来了,您感觉到了吗?原谅女儿离你太远太远,清明时节不能来给您拔草添土;寒衣节时不能亲自给您送寒衣,在此请谅解……”


真的好希望父亲的灵魂能感知到我们的到来,能听到我们停留的脚步,能感觉到我们对他多年来的思念和牵挂。祭奠父亲的思绪随着香烛飘起的清烟,吹到奈何桥的那端,愿父亲能看到我们和他遥遥相望,愿父亲能看到我们为他心痛的满眼泪水。


要离去了,遗弃两行泪,割舍不下荒野里的父亲,割舍不下心头那份对父亲的思念,要离去了,一步三回头,那孤零零的心痛,无法从心头挥去父亲可亲的面容……

  三、远去的身影(怀念叔父)

这个春节,过的很辛苦也很累......

原本想着三月底能停下来歇一下的.但母亲的一个电话,还是改变了我的打算。也自接了那个电话,就放纵自己悄悄流了好几次眼泪。叔父因突发心更不幸离世,叔父的脚步停下了,停在2012年寒冷的清明节前。老人家的心脏仅仅跳了66个春秋……


叔父小我父亲八岁,而今他也撒手人寰,去找父亲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千里之外,一向头脑清晰身体健康的叔父为何就这样突然地走了?我年迈的母亲和婶娘又会是怎样的状况呢?带着心痛与遗憾,穿越千里急匆匆赶回家。待我归家时,看到的已经是一个收容了叔父遗体的棺材在等待着庄严的葬礼。


四月的家乡,已是暖风习习。随着母亲和弟弟的脚步,在这个古朴的村里一步步行走,走得很缓慢,又很匆忙,生怕一不小心会打扰叔父所呆着的地方……父亲与叔父之间相差八岁,当年父亲十六岁就离开家乡出外打工了。家里留下年迈的太爷爷和苦命的奶奶养活着叔叔和俩姑姑,叔父从小聪明好学,早早的就承担起家里重担.叔父是村里的采购员,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改革开放以后,叔父更是利用自己的聪明,把祖传的杂货铺重新开张,生意上料理得井井有条.店铺经营的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也为后代们打下坚实的基础。父亲和叔父,曾经一起历经苦难与清贫,一起牵手,一起打拼,虽然都未曾进入高级学堂,却也都成为了人之楷模。他们血脉相连,这样的时刻,天堂里的父亲会有感知吗?


乡村的夜晚,宁静而闲逸,而这个时刻,却是异乎寻常的不平静。唢呐队热烈的吹奏与表演,堂弟堂妹们为叔父奔丧而购买的鲜花,均在这个村庄的夜晚,为第二天的葬礼绽放成了一道庄重而悲痛的风景。平日里为各自发展而奔波在外的家族亲友,也在这样的时刻相约而至,我们也在各自凭吊的身影里追寻着岁月的痕迹,相视的目光也因此多了几分凝重与悲凉的欣喜。是啊,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生存方式,却是任谁也无法拒绝故去。


沉放叔父棺木的这所老房子,是父亲和叔父年轻时所住,曾经也留有我很多的足迹。我努力寻找着有关的记忆,而眼前的一砖一瓦却早已与岁月驳离。房子和人一起老去了,我伫立其中,黯然神伤,心情和空气一样沉沉。眼前总会浮现出叔父手握双拐伫立房前,与我们依依告别的情景,眼里含满泪水,总是不停的询问着下次回来的时间,盼着再次相聚的日子……望着叔父的身影,泪水模糊着视线,去感受着亲情带来的温暖。


今天,人至中年的我依然饱享着亲人们的关切,真的不敢想象苦命的父亲和叔父早早的失去父爱是一种怎样的疼痛,而后又是怎样含辛茹苦地带领他两个尚且年幼的妹妹一起走过那苦难的岁月。而今父辈都已相继离世,惟有母亲和婶娘还在维系着我们这个家族中亲情....... 是否有一天,我还要象叔父的离去那样要从千里之外带着遗憾而归吗?


活着,会常常梦到父亲和叔父的,据说是有感应的,下次梦到他们时,我一定要问他们,天堂里有没有生离死别?天堂里有没有奈何桥?天堂里是否见到爷爷奶奶了……

初稿于十年前,再稿己亥年初冬

寒衣节,每年农历十月初一,又称“十月朝”、“祭祖节”、“冥阴节”,民众称为鬼头日,是我国传统的祭祀节日,相传起源于周代。这一天,特别注重祭奠先亡之人,谓之送寒衣。寒衣节与春季的清明节、秋季的中元节,还有下元节并称为一年之中的四大“鬼节”。同时,这一天也标志着严冬的到来,所以也是为父母爱人等所关心的人送御寒衣物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