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丁子


许多年前,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孩子

她也叫丁子,读初中

写极美的文,带着微微的暖

精致而温馨,清淡而忧伤


后来,她删了她所有的文

她说她初三了


后来,她告诉我她高考落榜了


再后来

她复读,上了一所大学

不好不坏

只是极具灵性的文字,不见了

这次,我又遇上了一个孩子

她叫顾七

我爱极了她的文字

却偏偏,知道了她是高中

她会偷偷写一些极具灵气的文字

然后奔命地去完成她的作业


我不知道她将会有怎么样的未来

我能做的,就是不再去打扰她

甚至连看她的文,也不敢

我怕因为多了我这个读者,她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文字上

很显然,这些文字,会毙于高考的大纲


但我又总是会忍不住去想

三年后,她的文字是不是还在

这些文字,在那些大纲里,是那么的孤单,与脆弱

我想了想我的学生时代

我气死了几个语文老师

他们去跟我父亲发誓,有我在的班级,他们坚决不教

哦,我有着极低的作文分数

几乎满分的作文外分数


作文,我不听他们的

我认为他们要求的作文,简直是狗屁

我很庆幸我有一个极其英明的父亲

他告诉我:不用听他们的,听不下课了,可以逃课,但不要捣乱,要尊重他们


呃。。。后来,我成了逃课王


我在山间游走

我带着课本按自己的方式学习

中考的时候,我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被省里的一所学校录取

哦,我还有极差的美术成绩

我连美术课上的一只气球、一只蝴蝶都画不好

连我那英明的父亲,也认为我不会画画

可我,一直觉得我是会画画的啊

我只是画不来那些让我画的东西

我只会画我自己想象中的东西


我曾经用粉笔在地上画了只公鸡

用我自己的想象,它腾空而起


所有的人都赞美这公鸡神了

但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公鸡是我画的

连我那英明的父亲也很伤心

他认为我变虚荣了、学会撒谎了

他的孩子,不应该会撒谎

最后我只好说那只公鸡,是一个大哥哥画的


后来在杭州军训的时候我用铅笔画了一枝杜鹃

她立在月光下,月光很静

走的时候教官要走了那枝杜鹃

我恢复了画画


许多年后父亲在报纸上、电视上看到了我的画

他看了我很久

突然问了句:你以前说的你理科比文科更好是不是也是真的?

嗯,我的音乐也极差

我曾经在一条小路上唱歌

小路的边上,是一座厕所

母亲吼了一句:你再唱,人家都要听得掉厕所了

从此,我不再唱歌


后来在杭州,晖一直在努力让我学习音乐

他认为我有着极美的声音,应该唱歌

我却只是静静聆他的奏、听他的唱、看他的舞

我学会了对乐器的辨认

我还学会了对音乐的聆听

我只是,不会唱

我说我是一只哑了的蝉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长大

但很多时候,长大,它将会成为一种抹杀

你甚至不知道,你抹杀了什么

你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她原本应该,成为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