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几个闺蜜有个约定,不论身在何处,每年要在一起聚会一次,一起去旅行。每次聚会我们都要尽情地狂欢,直到一醉方休。

   这次定了9月24号的机票飞厦门,让她们做好聚会的准备,从我传出机票信息给她们的那刻起,我们那个本来就不太安静的“四人帮”群,顿时变得更不安静了。

       每天都看见她们在群里叽叽喳喳的讨论,在什么地方聚会,线路如何安排?

       有人说去我们小学春游过的地方“寨背芦”去旧地重游一次,到还未被旅行社开发的景点去玩一次,到气温比较低的地方走一次,到海边去看日出日落,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不休。

         我说都穿旗袍吧!给你们每个人都订套问她们尺码是多少?比较胖的凤子说:芳芳你千万别买旗袍,就我这个身材,说不定,刚穿上马上就崩的一声裂开了。说完,哈哈大笑。

       清子说:我的胸部一马平川,不适合穿旗袍”。

       华子说:“我的性格比较狂野,更不适合穿裙袍”。

         我说:“那我就给你们各买一件大码的T恤,后面印上几个字:“我们是闺蜜,再配上一条膝盖上两个洞,屁股上两个洞的牛仔裤,这样穿够拉风的吧?

       清子说:“要印上四人帮四个字”。我说:“这几个字太敏感了,不能印”。

“四人帮”是由、清子、凤子、华子、芳子,几个从小一起长大,打打闹闹、疯疯癫癫的小学同桌,同班同学,永远长不大的四大美妞组成。

不论岁月流逝,我们的那份纯真的感情从未变质过,友谊的小船从未打翻过。

我还是喜欢我那几个不着调的老朋友,一年一聚,喝着小酒开着种玩笑,讲着儿时的故事,开心时一起笑,伤心时一起哭,快乐时一起闹这种感情不需要维系,但也足够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