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湖走来一群曼妙的读骚的女子,在金石佩玉般的琅琅之音中,用如葱如玉的纤纤细指,拨动自然的琴弦,滑出一串串美妙的音符,吟唱着秋之韵……


在弯弯曲曲的小河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蒹葭,宛如青纱帐,蒹葭苍苍茫茫,在乳白色的轻雾中,在白露凝霜的轻寒里,一个身段袅娜风情万种的女子,驾一叶小舟,撑一竿长篙,在长满青青水草的河流中,逆流而上。于是,那群读诗的女子,就和伊人一起,去逐梦,去觅爱……


雾霭渐渐散去。

秋仙子揭开蒙在头上的柔纱,羞涩地露出仪态万方的妩媚风姿。山色澄秋,水光融日。极目眺望,层林尽染,色彩斑斓,如诗如梦,“百般景物皆图画”。那一片片宽阔的枫叶,经轻霜的洇染,红得像一团团热情的火焰,难怪小杜沉醉其中,干脆把车都停了下来,尽情地欣赏和把玩,原来,是因为“霜叶红于二月花”啊!

“丹枫万叶碧云边,黄花千点幽岩下。”偏僻岩崖边,潺潺的小溪畔,野菊和些不知名的野黄花们,正在怒放着她们令人怦然心动的生命。易安居士笔下的“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的愁情忧绪,荡然无存,只让人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律动!

崖畔岩石的缝隙中,不屈地生长出一棵,二棵橘子树,它们的枝干,都不是那么伟岸,粗壮,也不像苏州园林中的百年古藤,苍老,盘曲,遒劲,但是,弯曲的枝干,是如此地挺拔,叶儿快落完了,但枝头还挑着几颗小巧玲珑的橘子,在夕阳的辉映中,黄里透红,红里透黄,灯笼一般。

当如血残阳映照在江面上,天边飞起橘红色的晚霞时,江面上波光粼粼,一半绿似翡翠,一半灿若胭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江面上,水鸟翔集,它们欢快而尖利的叫声,在秋空里传得很远,很远。渔民们也唱着渔歌,划着渔舟,满载而归。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是的。离湖的那群奇女,才女,美女,她们既在文化的沃野上收获,同时又在她上面播种,耕耘。明天,她们所收获的,将是更加丰盈的人生!这真是:

大楚书香香满楼,

才女展卷竞风流。

读罢诗辞阅汉赋,

不负春光不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