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为李白惋惜……

真的。

再怎么邀,邀不到。

我也替桂树下的她惋惜……

李白离她太远,万里之遥。

且,李白早生了九百多年。

她非月,她非“她”,

她是多瑙河畔的托卡伊。


康大夫就不同了。

她医术高超,菩萨心肠,还善于发现。

她心愛的先生对我耳语:“你信吗?你送我那瓶托卡伊,我只呡了一小口,被她一晚全喝了!”

我惊讶,中医不是最讲究“度”吗?于是当面讨教。

“那不是喝酒,而是品琼浆。先舌尖上焦感之应心,后舌中中焦感之应肺,再舌根下焦感之应肾。徐徐慢咽,非一般酒的感受能括,非甘醇二字所能形容。因为美妙,一杯一杯地品,一时忘了控量。”

我很得意:世上有多少美好?发现,分享,托卡伊使美美与共。

托卡伊,今年九月我在万里之外的匈牙利发现了她。

说托卡伊,得从这儿说起:

拜“蔷薇”和酒大使冬泉所赐,我们有幸钻了匈牙利北部的“地道”。差点钻到斯洛伐克地下,接壤地区嘛。

“地道”太长了,十八公里,四通八达,如身在其中不能联想到高家庄,你一定太嫩。

我们在“地道”里穿行了一公里,这个是“地道”全部的一小部分。

“地道”里温度比较低。

“地道”里弥漫着淡淡的香味,令人心情愉悦。

“地道战,嗐!

地道战,

埋伏着神兵千百万,嗐!

埋伏着神兵千百万……”

“手榴弹库”。

“炸药桶”!

“手榴弹”、“炸药”的原料——葡萄,托卡伊的葡萄!

噢,忘了交待,托卡伊有两层意思,一是产好葡萄好酒的托卡伊小镇,二是以小镇命名的贵腐葡萄酒托卡伊。

钻出“地道”(地下酒窖),一望无际的葡萄园。

去玳莱西腊酒庄!

去品那地道里的尤物——托卡伊。

贵腐甜葡萄酒,是托卡伊的“明珠”。它的颜色如玛瑙。


他,边讲边酌,很自豪的感觉。


越往后“筐”数越多,越好喝,好喝到难以言喻。

七款之后……

托卡伊贵腐酒在历史上已是风光无限,法国国王路易十四称托卡伊为“酒中之王,王室之酒”。

在大仲马笔下,托卡伊是挑剔的瑞典国王唯一钦点的葡萄酒,是贵族家中不可或缺的藏酒。

而对于伏尔泰来说,“这杯酒激荡着我大脑的每一根神经,直击灵魂深处,闪烁出智慧与幽默的灵光”。

我的结论是——这酒,能喝出人生的甘醇,可伴人生。而且,妈妈会喜欢。

先生,莫不服气。路易十四比您年轻九百岁,大仲马、伏尔泰更是年轻一千多岁。世界到了他们那时已比大唐更进步了,您不是说过莫要夜郎自大嘛?

而世界进至当下,我们可以左手举您杯中物,右手举着托卡伊。

托卡伊Tokaji,生在匈牙利的东北部和斯洛伐克接壤的地方,只有5500公顷的葡萄园,是世界上最早的AOC产生的地方。法国阿尔萨斯叫灰皮诺tokay,斯洛伐克也有名为托卡伊的葡萄酒,连远在万里之外的澳大利亚也生产叫tokay(有时也写成Tokai)的葡萄酒

。后来,欧盟进一步对原产地保护的加强,裁定自2007年3月以后,Tokaji(Tokay)名称之使用权归匈牙利单独享有,结束了多年因酒水而发的口水战。并且,联合国把以托卡伊小镇为首的三镇贵腐葡萄酒产区到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很久很久以前,1650年,土耳其军队入侵匈牙利。当土军迫近托卡伊时,正值葡萄收获季节,为免遭土军劫掠,托卡伊一位改革派基督教牧师号召农人推迟采摘。直到11月初上冻之前,人们才开始收获。因水份收缩,葡萄这时已经干蔫,表皮变薄发皱,并泛起一层霉菌。人们无奈之中只能拿它来酿造葡萄酒。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年酿出的葡萄酒较之正常季节采摘的葡萄所酿成的酒,味道要醇美得多。

偶然的推迟采摘,意外地为托卡伊葡萄酒带来新的命运,从此走向辉煌。

人生是不是也需要“偶然的推迟”呢?

如中国俗话——着急吃不了热豆腐。


托卡伊酒里带有天然盘尼西林以及数种对人体有益的天然成份。其滋养保健功效,自古就被载入匈牙利药典,直到近四十年,才从医生处方的药品类中正式剥离,回归酒类。

托卡伊贵腐酒全称——托卡伊奥苏甜葡萄酒(Tokay Aszu),根据等级的不同要求,3篓、4篓、5篓、6篓的奥苏浓汁将被倒入装有135升已窖藏2年优质托卡伊葡萄酒的小橡木桶。(篓,即“PUTTON”,是采摘和计量葡萄的一种容器,每个PUTTON的奥苏葡萄可制出25升浓缩葡萄汁。)这些混合了奥苏浓汁和优质托卡伊葡萄酒的液体,再经过约48小时的发酵后,重新装入专用的大橡木桶,藏于托卡伊山麓间的“地道”(酒窖)深处。如果你走进贵腐酒的酒窖,就能看到窖顶上布满了有益于净化空气和保温的绿色霉菌。由于每增加一个PUTTON,奥苏浓汁就要多窖藏一年,所以6筐的顶极托卡伊奥苏甜葡萄酒要窖藏8年之久。

啧啧,优质葡萄酒只能当托卡伊的原料!啧啧!

以同样的工艺流程在世界其他地方能不能生产出托卡伊呢?不能,你至多能生产出托卡伊的表妹。原因主要有两个:

托卡伊产酒区有种贵霉菌,一种真菌,它生长在花草中,在葡萄成熟时它可以促进葡萄香味的富集,并增加糖分控制酸度。

二是这里的山麓地带特有的沙性土壤,孕育了两个葡萄品种——富尔民特(Furmint)葡萄和哈斯莱威路(Harslevelu)。

富尔民特葡萄易发生珍萎现象,因而用它酿成的酒具有全酒质、高浓度酒精和高浓度的酸;而哈斯莱威路葡萄则使酒的口感变得更加平滑和富有个性。这两种葡萄一经结合,就酿成世界为数不多的神奇葡萄酒。

所以欧盟只许托卡伊产酒区生产的贵腐甜酒就叫“托卡伊”是有道理的。

规定所限,我们不能带回很多托卡伊,但是我们却可以带回挺多的托卡伊橡木瓶塞儿,挺好的纪念。

俯瞰托卡伊小镇。

教堂近旁有个坐在酒桶上的醉鬼,是他太放肆?还是上帝太宽容?


不过他手里举的不是酒杯,而是一串葡萄。

他根本没醉,他抓住了根本。

“有酒吗?”

“当然。”

滋润托卡伊的源泉——多瑙河。

美丽的托卡伊,

美丽的多瑙河。

托卡伊小镇的人们,把400年前那位让大家推迟采摘葡萄的智慧牧师的雕像立在了山上。

望着他,我在想:发现美好,是为人美事。创造美好,造福人类,更是人生高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