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蓝家大院

邱令钟

<h3>走进蓝家大院,正值暮秋,天气阴沉。气象与这座清末的地主庄院正好吻合,实实在在的烟火气息弥漫丝丝民国的忧伤。土地改革,民国地主蓝家的天井分给了贫农谭家四户。与野三关镇石桥坪村邓玉麟将军故居里面土改后的住户,大不相同,谭家在此,人丁兴旺,不泛舞文弄墨者,故对蓝家大院惜旧如新。感叹往事,日月兴替;旧时王谢,寻常人家。喜鹊与乌鸦,紫燕与杜鹃,在此啼春鸣秋。环抱的群峰烘托庄院富贵的气场,弥漫,绵延。群峰即清太坪镇倒卜龙村,实为蜿蜒于清江北岸的一岭半岛。风水形胜,往世可谓名扬施南!</h3><h3><br></h3><h3><br></h3>

<h3>倒卜龙村口的保安,是这棵古公孙树!万片金黄的扇叶在风中摇曳,静穆,庄重,祥瑞,喜气!</h3>

<h3>庄院坐南朝北,大门向北,后门开东。我们由东门进入。主人谭老先生,个子高大,热情欢迎光临。引领我们穿过三个天井,讲述往事变革。庭院深深,犹现当年主人的雅趣。马头墙并列比肩,向天际伸展。画梁雕栋,古风扑面。门庭巍峨,场院宽阔。惟西院凋残,东院微改而外,百分之八十还是旧时的气象,列为州级文物以后,复旧有待,此为大幸!</h3>

<h3>正庭前门,我们相别主人,车行步履向西而奔岭下的十字江而去。</h3><h3>在此岭最边远的一户人家,请得主人王立满先生引路,脚踏五里城山,鸟瞰十字江。清江从建始缓缓一湖碧波,向巴东悠悠而来,在脚下庙岭弯曲一转,流向三里城下。青龙河与野三河也在此与清江交汇,形成一个十字形的浩淼水域。这块水域,未成平湖之前,江河奔流,四围群山,涛声激荡,其间的石板水村就有一个诗意的地名,叫听涛岭,那是野夫、汤运祥、莫吟儿的祖居或老家。而今这确乎是一块天下最干净也最多情的秋水!</h3>

<h3>流连于此,暮色而回。老王期盼的是,这里早一点旅游开发,他好民宿。问得老王的土屋邻居,姓蓝,贤字派,正是蓝家大院的重孙,自我介绍,庄院是其曾祖所修,他成份不好,背时,也没读书……我不便探寻他祖上的隐秘,怕诱发他更深的忧伤!</h3><h3>我知道,十字江的大观,是因为水布垭大坝的浇筑而来,下面淹没了多少良田、村庄,也隐没了多少可供幽赏的故事回忆,正如蓝家大院,在朝代变革中易主沧桑一样。</h3><h3>人们啊!还争什么山界林权?大千世界中,和气相让,看着远方不好么!!</h3><h3>2019年10月24日游于清太坪镇</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