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 《霜降》


文/廖东平



东和琴结婚二十多年了,女儿也在外地读书。如今,俩人的感情尤如深圳的冬天,虽然不太冷,风起时也觉得有点寒意。

  琴对东说:“南国影院放映《树之恋》我们一起去看吧?”

  东说:“老夫老妻了还看那电影?买一张影碟在家一样看。”

  妻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一个月没有回来。

  东一人过日子索然无味。

  这天,妈妈过来。知子莫如母,一看这情景,母亲也不多说。煮好饭菜和儿子一起吃起来。

  “东,妈煮的大白菜甜吗?”

  “当然甜啦,从小就喜欢妈妈煮的菜。”

“你知道为啥甜哩?”

“妈一直都说,秋天,经过霜打的蔬菜分外甜嘛!”

  “哎,你知道这道理,还和琴闹啥别扭?还不接她回来?!”

  终于,他悟到了什么。东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明天拂晓我接你一起看霜去。

  深秋的黎明,东和琴开车上了梧桐山,旭日初升时他俩拿着相机拍下了很多花草结霜的画面,琴高兴的像小鸟一样,望着打了霜露的野菊花,东说:霜色愈重,花色越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