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条信息:

“嗨,马兰花开21!”跟着这句的是一个牙齿占了大半个脸的笑脸表情。

一年一度的龙舟赛又在紧张的筹备中了。今年龙舟队建立了微信群。刚龙舟群里有人问我:“空谷,你中文名叫啥?”为不破坏本谷在网上多年的规矩,又不让这位失望,我私信了她我的真名。马上她回复了上面的信息给我。

在网上浸淫数十年,近年来一直以网名“空谷”游弋于各虚拟空间。引得众网友发挥无限想像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美女、帅哥还是恐龙、灭绝师太?

“叫我阿J就好。”又一条微信跳了出来,接着又蹦出一条“很高兴认识你!”这位一定是个急性子。阿J就这么找上门来了。我老态龙钟地答道:“我都是要当奶奶的人了,21?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她马上答道“小时候跳皮筋 256,257,28,29,31……”美好的回忆。“356,357,38,39,41……哈哈哈。”

我们聊到这里我估计对方应该年龄与我相仿。她的下一条微信证实了这一点。她是有儿女的妈妈了。第二天我还在回味无穷地惦记着昨天新认识的网友阿J。想到她很怀念小时的跳皮筋,就随手把我写的去年回忆童年的一篇日志给她转发过去了。问她看看可有儿时的影子。正直上班时间,她马上答道“极好,待我回家细品。”

晚上下班吃完晚饭后我们俩继续了我们昨天的话题。她说:“小时候没玩过羊拐,但是类似的游戏有竹签、石子和军旗。一次规定一只两只三只这样递增,别的不能被碰到,不容易呢。”

对阿,我们没羊拐的时候也玩过军旗的。把军旗几面涂上不同的颜色。

“跳皮筋有单绳,也有双绳的,你们有没有?越跳越高。”她接着说“双绳也有平行,高低。从一条跳到另一条,或同时踩住两条。记得我小学有个同学,跳皮筋跳得最高,由此而出了名。”

看来她已然深深陷入幸福童年的回忆中了。我也一样,回想着儿时诸多的往事,不能自已。

“ 那个时候的皮筋不好找。记得我刚来加拿大时,看到皮筋那么一大盒地卖,很感叹呢。”

接下来,她又问我还写过什么好玩的?我就把我曾经码过的网上日志,一篇篇地推销给她。我们聊了故乡的话题,她告诉我她在加拿大的时间比在中国长。这一晚上就在她看我网文、提问、回答中飞逝。我这一晚上的“王婆卖瓜”,在她的“这篇象读小说一样”、“我们真是神聊”的一句句微信回复中被激发地欲罢不能。又甩了一篇我的网文链接,发现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猛醒过来,我这强买强卖的行为有些过火了。赶紧打住。互道了晚安,上床睡觉。

周末到了去参加龙舟队第一次的陆上训练。结束时,有一女孩向我走来。她精炼的一头短发,匀称的身材,上着一杏黄运动背心,下穿一黑色带白条的运动七分裤。大大的墨镜遮住了她的半个脸。

“我刚听到有人叫你马兰。”

正在我错愕着“我是马兰”时,她笑着喊道“马兰开花!”我不由自主立刻吼了出来“21!”我俩大笑着拥在了一起。旁边的人们疑惑地盯着我俩,我俩同时笑道“网友见面对暗号!”

“哇,你这么年轻啊!身材居然保持的这么好!”我惊叹道。她摘下墨镜秀给我她的真面目说:“看看,也不年轻了”接下来直率地拍拍肚肚说:“也是直往肚子上长肉了。”对于 “特别外貌协会”会员的我,还是喜欢得不得了。这位大眼睛双眼皮的网友,眼睛里透出的是率真和睿智。

看着她晒在网上的上世纪她外公与周恩来一同留学法国的合影让曾是一位民族资本家孙女的我自然地与她又有了更多的时代认同感。想到以前曾有人极其鄙视地问我:“你的朋友圈子怎么尽是黑五类(地、富、反、坏、右)的后代啊?”我还真就乐此不疲。这不,又碰上一位。什么是缘分?这就叫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