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660年,进攻文昌,会合李尝荣等再度攻克雷州。


斩守备王臣清,又进攻海陵。


李尝荣叛变,周金汤、张孝起殉国。


清军五路大军进攻龙门,明军大败,梁信、陆国相、黄赞中、陆见魁叛变。


明军分散突围,前往越南莫氏控制下的防城躲避。


然而,莫氏也已经投靠了清军。


邓耀所部遭到清军和越南军队的夹击,死伤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邓耀化装为僧人,前往广西联络土司,次年被叛徒献出,解往广州,不屈遇害。


邓耀死后,杨彦迪、陈上川无法联系到已经撤入缅甸的永历朝廷,于是决定归顺郑成功。


1661年,杨彦迪、陈上川收复龙门岛,继续把这里作为沿海抗清的基地,郑家前往越南贸易的船只都在这里中转,杨、陈所部派出水师保护这条航线,维持着郑家的资金来源。


1662年,攻打雷州,斩守备房星,又在海上截击清朝的巡海使。郑成功因此封杨彦迪为礼武镇总兵。


1663年,进攻雷州失败,三次登陆琼州,又攻打钦州、高州,总兵禢有通战死。


1665年,陈老、黄国琳、黄文起、符德义、陆顺明战死。


1666年,杨彦迪、陈上川与清军水师决战于北礅洋,斩副将江起龙、都司王万国。


1668年,陈大旗战死于雷州。


02


1673年,三藩之乱爆发,在东南沿海坚持抗战的明军残部大受鼓舞,郑经任命陈上川为总兵,继续扩大海上游击战。


1674年,进攻钦州失败,周肇良、朱四、雷头目战死。


1676年,施学楹战死于钦州。


1677年,杨彦迪、陈上川与冼彪联手进攻钦州。


1678年,韩有献收复海口。


杨彦迪、陈上川三次进攻雷州,又攻钦州不克。


与冼彪会合之后攻克吴川,斩千总袁其忠。


清军反攻,明军总兵叶可昌、守备王樟昌战死。


杨彦迪、陈上川又攻打琼州。


1679年,冼彪兵败,杨彦迪、陈上川攻打澄迈、感恩。


1680年,杨彦迪、陈上川与谢昌、韩有献会合,进攻琼州、澄迈、文昌。


1681年,三藩之乱平定,清军得以全力镇压沿海明军。


李积凤、冼彪战死。


海口守备黄世贤反正,投靠杨彦迪、陈上川,收复澄迈、定安,但很快被反攻的清军打败,周胜、陈曾战死。


杨彦迪、陈上川败走海上,韩有献退入黎峒。


03


1683年,台湾郑氏降清,宁靖王朱术桂自尽,明朝彻底灭亡。


韩有献投降,谢昌远走柬埔寨,后来为当地人所杀。


杨彦迪、陈上川所部成为了真正的遗民孤军,依然苦斗不屈,张如龙攻打梧州,斩都司陈龙启。


但是,龙门岛已经不可能再守了,最终两人决定率领这支最后的三千明军、五十艘战船前往越南南部,依附越南阮氏。


部将方云龙、朱权不愿离开故土,继续坚守龙门岛,1690年,龙门岛沦陷,方朱二人殉国。


阮氏将杨彦迪、陈上川的部队安置在了南部边境与柬埔寨接壤的地方。1686年,杨彦迪被部下黄进杀害,陈上川总领全部的南渡明军。


阮氏封其为胜才侯,嘉定都督。


嘉定是越南阮氏新从柬埔寨手中夺来的土地,当时还十分荒凉,陈上川率领明朝遗民在此筚路蓝缕,屯田贸易,建设起一座繁荣的城市。


中国、日本甚至欧洲的商人都来此贸易,嘉定渐渐成为越南首屈一指的都市。


1862年,法国殖民者将嘉定改名为西贡。


1975年,越南战争结束之后,这座城市改名为胡志明市。


04


1720年,陈上川去世。


在他94年的人生中,于北部湾坚持抗清37年,在嘉定领导华人建设家园37年。


当地华越百姓对其极为尊崇追念,奉之为神,立庙设祭,代代不绝。


陈上川的三千部下在嘉定一带繁衍生息,成为了今天的明乡人的祖先。


陈上川的祠堂中,有这样一副对联:


耻作北朝臣,纲常郑重;

宁为南国客,竹帛昭垂。

陈上川去世是,康熙59年,国运牛得很,但不妨碍陈的伟大


05

比较遗憾的是,能找到的资料实在还是太少了,这篇回答中提到的很多人甚至只有战死时才在清军的捷报上留下名字。


有很多人的经历或许是气壮山河的故事,但是现在都无从查考了。


比如说谢昌,他的父亲是尚可喜的部将,他却为什么成了海上明军的一员?


他去了柬埔寨之后又有怎样的冒险?


这中间有怎样的故事,都不得而知了。


陈上川的兄长在海南经商,杨彦迪和陈上川多次登陆海南,经常得到当地黎族的接济,这中间应该不无关系,可惜也无法考证了。


黄世贤为什么会在连郑氏都快要灭亡的时候选择反正起义?


起义失败后他又去了哪里?


张如龙怎么会在主力部队即将前往越南时出现在深处内陆、距龙门岛有四百公里之遥的梧州,对这座重镇发动攻击?


杨彦迪究竟是因何遇害的?


方云龙和朱权是如何做到在大队人马离开的情况下继续在龙门岛坚持七年的?


06

陈上川是幸运的,他活了下来,并得以青史留名,为后世钦敬,更多的人是无名英雄,默默地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


我曾经在丁启光的传里看到这样一句话:


“清兵至,将议款,有家丁控马止之,不听,自沉于河。”

时间大约是1644年末1645年初,地点是河南北部,当时在豫北的明军主要指挥官,我总共查到了71人。


文官有:


兵部尚书丁启睿


前兵部尚书张缙彦


代理河南巡抚桑开第


给事中史应聘及其弟史应选


监军蔡元吉、郭载騋、巩皇图、胡演、钱千秋


知府解居易


知县李昇、郁英、张永琪


举人丁魁南、郭爌、余正绅


武官有:


都督同知丁启光、刘承印


襄卫伯常应俊


总兵李际遇、马儒齐、黄明先、鲁宗孔、郭光复、宋燮、苏见乐


副总兵郭从宽、刘铉、黄启明、王士永、一把撒、夏五岳、贾应逵、骆和箫、刘方侯、盛时龙、申吉、白维屏、张一方、刘景林


参将刘承训、乔嵩


游击滕和齐、于起范、冯可嵩、傅有功、黄承国


都司马崇仁、卫士龙、李定国(你丫也配叫李定国?)、马国贞、秦衍祉、王启宸、李向洗、吉士栻、曹淯、杨维屏、路子敬


守备李豪、张嵩


本地豪族王彦宾、张显龙、郜童、李之焕、都攀桂、李青、夏石亨、范以忠、郑国安


刚招安的土匪许四。


这71人中,最终只有刘铉、秦衍祉拒不降清,被叛徒刺杀,张永琪弃官归隐,许四兵败殉国。


除了这4人之外,其他67人全都选择了降清。


可就在这些高官大员们一边暗算大顺军,一边和其他明军火并,一边商议如何把国家卖一个好价钱的时候。


丁启光的一名家丁站了出来,劝丁启光不要求和,应该坚决抗清。


苦谏不从之后,这名家丁投河自尽。


对于整个明末的历史进程,他什么也没有改变,但是对于他自己,他付出了全部。


一个人该鼓起多么大的勇气,才能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


虽然历史不会留下无名小卒的名字,但是这些无名英雄的事迹不该被凐灭。


“他”是陈上川?


还是丁启光的家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