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塞维利亚之魂一一弗拉明戈

        文/释然.剪雲     图/手机 部分网洛

                  音乐 /口哨.斯卡布罗集市

         岁月在记忆中有偏爱,总是将曾经敲击心灵的铿锵激荡重复播放,不想也不曾暗淡。

        记得在七十年代末,有幸和中央某某歌舞团的几位来西藏釆风的老师在羊八井的水库工地上共进晚餐,几位老师应农垦师领导的邀请,跳起了西藏锅庄舞,既随意又潇洒,一下子就让我对舞蹈刮目以待。老师们随后又演示着介绍了泰国、印度舞的不同身、手舞蹈语汇,在那个年代不能不说是一种认知上的冲撞。多吉(或许记错了)老师又在一张临时铺就的木板上跳起了踢踏舞,脚掌和脚后跟用不可言表的节奏敲搅着心的瞬息澎湃。也许是舞蹈节奏感染力太强大了,另一位老师将一块黄色餐桌布用别针围在腰间,跳起了西班牙舞,别的老师用击掌作节拍,曲调用答答一一的答答一一的答答……作旋律。每一个响指,(大姆指捻响食指和中指)每一次摆裙无不散发着浓郁的野性和柔情,冲击着我无知的内心世界;每一次身体的旋转,每一个高抬后扬的手臂伴着响指都像似在宣告每段情感故事的终结……。太精彩了!正在兴浓之际,舞蹈以一记响亮的响指嘎然而止。随后老师告诉大家这是五十年代中苏文化交流时苏联同行教给她的,强调说明:这是穷苦的西班牙安达卢西亚吉普赛人的舞蹈,叫"弗拉明戈"。她跳的这段是斯拉夫人的弗拉明戈。真正的弗拉明戈在西班牙的塞维利亚……。我的兴奋也随之跌入了一种去理解这位老师话语的思考中。但弗拉明戈一词像一扇窗打开了再也合不上;像问号,不能伸直⋯⋯。

        随着文化市场的恢复和发展,可读的书目也越来越多。查阅了一些弗拉明戈舞的资料,包括西方舞蹈史《法国 保尔 .布尔西埃》。观赏过莎乐美、卡门、大河舞……等一些影视。才对弗拉明戈一词的渊薮有了一些概念,离开了仅是"看过"几近乎零的起点。弗拉明戈像其他民族的传统舞蹈一样起源于宗教和宫庭,从14世纪起,由于被上流社会遗弃而流传在安达卢西亚吉普赛人、阿拉伯人、犹太人和混迹于上流社会边缘的基督教徒中。19世纪后吉普赛人在咖啡馆、酒吧表演弗拉明戈歌舞为生, 弗拉明戈一词便成为从事这一活动范围的地区、民族、歌舞形式的广义名词。所以吉普赛人说:"弗拉明戈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在弗拉明戈的舞蹈中,男子以复杂的舞步表达情感的直白、委婉、高兴、愤怒和渴望;用脚尖、脚掌、脚后跟击地踏响不同频率的变化,表达情感的转折跌宕,追求情感的爆发力(称为扎帕迭阿多,我们常见的踢踏舞也属于此类)。女子则以柔软多变的身躯或含蓄或奔放的扭摆旋动表现优雅、柔美、狂野、热忱的飘逸;以舞动色彩强烈的裙摆表达女人感情的魅力;用翻、转、抖、扬的手臂协调以优雅丰富的手势,拍击手掌或捻着响板像休止符一样准确、调皮、幽默的应答即兴表演出的情绪、情感。

       弗拉明戈的精华是坎特(我理解为叙事诗般的咏唱),而最早的坎特是有歌无舞的,继而有歌有舞,再而加进了吉他手的演奏。现在三位一体的弗拉明戈代表着一种慷慨而歌,狂放而舞的自由不拘的灵魂之舞。

        了解的越多,就越想去看看,于是就有了去南欧的旅行计划。想去看曾被称为世界尽头的罗卡角;想去看被摩尔人统治西班牙800年之久的见证一一阿尔罕布拉宫;还想去看19世纪著名的建筑师高迪的作品一一神圣家族大教堂;……。更想在塞维利亚亲眼目暏地道的弗拉明戈的精彩演出。

         6月8日中午按计划到达弗拉明戈故乡一一塞维利亚。(以下简称塞城)

        塞城是一个历史上很纠结地方,曾被罗马人、西哥特人,摩尔人、阿拉伯人占领和统治,保留下很多建筑和详细的历史纪录,使现代的塞城有了更多的可读性、可视性和史诗般的驰想。在巴洛斯港可以遥想哥伦布发现和征服美洲大陆时扬帆起航的宏观场面;在意大利加城、阿卡萨巴城堡可以想象占领者以统治者面目颐指气使;在曾经荒野的西班牙广场上上演着无数个吉普塞女郎"爱絲米拉达"身姿妖娆的舞蹈迭影……。

        塞城是一个诞生艺术灵感的地方。《唐璜》的传说、比才的《卡门》(改编自梅里美的同名小说)、罗西尼的《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威尔第的《命运之力》、贝多芬的《费德里奥》、莫扎特的《唐·乔望尼》和《费加罗的婚礼》等,都是以塞城为背景展开故事的。也是丹·布朗的《数字城堡》中的场景之一。

        塞城是一个展示着历史又书写着现代的地方。我走进西班牙广场的半圆形二层回廊中,望着这座包容着阿拉伯建筑风貌和哥特、罗马风貌的诺大的半圆形广场和建筑群,感受到基督教建筑风格和伊斯兰教建筑风格的共性美的融合。环视着广场的罗马式喷泉和绕着广场的景观河、桥、岸饰,去想像这座以水惠利的城市的物产和巴洛斯内港的鼎沸盛景。浏览了代表西班牙五十个省附着在广场环型建筑的五十幅陶瓷壁画,虽然解读不了西班牙各省表述的宗教信仰故事和历史事件,但其精美的表现力和制作却令我感叹。西班牙广场也是1992年世博会的中心会场。来自世界各地的600多名建筑师参与了那次世博会的设计。世博会共建有98个展馆,建筑面积达65万平米。值得一提的是:在那次参观人数超过四千万人的博览会中,中国馆展示了壮观的秦始皇兵马俑和气势磅礴的环幕电影。

        塞城更是一个充满欢乐的地方。我眼前的这座广场在每年的4月"圣周"节日、"集市"节日都会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同每条街道的会场一样载歌载舞,充分的展示弗拉明戈的魅力。在每年的8月的第二个星期,人们聚集在广场上,妇女身着艳丽的大摆长裙,男士身着修身的西装,以人人都投入的歌舞展示斗牛士、卡门般的风采,继而在大游行时颂唱圣玛丽亚诺的礼赞,可以看到遍插在街道商店、住宅门前的火红色的石榴花。市民在弥漫着的欢乐中浓郁的度过圣玛丽亚诺节。

        我坐在回廊阴凉的台阶上即景畅想之际,回廊的另一处传来了吉他声、击掌声和口哨声。循声而去,五六个年轻人正在表演弗拉明戈,伴唱者用口哨演奏一首回忆纯真爱情并渴望爱情的名曲《斯卡布罗集市》,吉它手则重复、強调了曲子中动人悱恻的小节。舞者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她用很多纤柔、缓慢、优雅、迅疾的转身组合;用轻扬的、果断感強烈的手臂动作;用背在身后旋动的手腕以复杂漂亮的手形打响响板;黑色的长裙随着身躯、心灵对音乐的理解,摇曳在音乐中;宛如大风儿翻动的荷叶,微风轻摇的柳枝,袅袅动人。女孩的面孔有着东方人的秀丽,在狂野舞动中透着优雅和柔情;在似决绝的动作中又似有丝丝的渴望;静如微风耳语,动若惊涛涌起。吉它用特有的忧郁和急速拨动的琴弦调动着美丽的身影,构成了似灵魂般飘过的舞影。每一次短暂的停顿都迎来了长久热烈的掌声。我想去写照一下那样的感动,顿时感到意未达而词已穷。肢体语言和文字语言竟是那样的不同!它只能存在活在心间,也许这正是音乐和舞蹈打动内心的魅力吧。围观的人很多,我听到一对年轻人轻声的说着汉语,简单的问候后,才知他们是来西班牙攻读艺术学之类的留学生。我向他们请教了目下的这段舞蹈的人和民族背景,他们告诉我:表演者都是吉普赛人,跳的是地道的传统舞蹈。优秀的表演者在即兴表演的作品中都会融入自己的情感动作,融入弗拉明戈之魂,并告诉我一定要再去观赏专业团体的演出……。

        再环视广场,在这座充满异国风情的建筑群里除了游人,还有摆地摊的,还有变幻着线条的喷泉……。假如没有踫到灵魂般的舞蹈是很难将这座城市和安达卢西亚的弗拉明戈联系在一起的……。我真的感到很庆幸!

        晚上如愿去了名为"安达卢西亞宫"的剧场。

        幕布在海兰色的灯光中拉开,橙、紅、兰、紫、黄色的灯光轮番照亮站在舞台后边的一排不同年龄的歌手。一位年长者在吉它手的序音中唱响了这台我想往太久太久的歌舞。歌手以高亢的歌喉拖着极具情感的长音开始了敘事诗般的吟唱,时而震耳欲聾,时而舒缓,时而喉音声张。或是在苍塬上的悲歌,或是在城市中的流浪,抑或是爱情的忧伤⋯⋯。一个吉普賽群体的情感故事随着吉它特有的音色在音乐世界里,在意识的潜流里游荡。随着歌声、喝彩声、击掌声、吉它声,一位男舞者在五光十色中开始了情感的演绎。快疾如风的舞步,踏响了暴雨般的节奏;抒发着自由波浪的汹涌。大的跳跃,小的旋转,抖动着双腿的移步中无不充滿激情磁场的引力!昂首开放的手臂挥洒着男子坚毅的力量;低头垂臂的沉思动作对歌者或激昂或深沉的歌声作出默契的回应。

  在咖啡桌旁一位老者用吉它和年轻人开始了音乐和舞蹈的对话,踢踏舞的节奏回应着吉它手的音节。也许老者在问年青人的生活,舞者的节奏是那样的欢快;也许老者在问他的所爱,回答的是那样的清晰流畅。一问一答听起来是那样的赏心谐趣。

        独舞的女舞者变幻着复杂的手臂动作和转动高难度手形、迈着交叉直行迭步的大舞步、连接着细碎的踢踏舞的节奏,踢动、甩动着的艳丽红裙(兰、黃、橙、綠、花裙随场景不同而变)將舞蹈美的张力填满整個剧场的角落⋯⋯。

        在《卡门》中,何賽追求卡门的舞蹈则是以反复的复杂动作表示殷勤、痴心,卡门则用急速旋转、摆动的舞蹈动作表示焦虑不安和艰难选择,她(他)们在情感被动和主动矛盾中展开了不同的舞蹈组合变化,艰难的舞进对方,旋而又迅疾的分离。她(他)们以高超的肢体语言表现了这段困扰:纠缠和接受的情感经历,最后以富有激情的双人舞,为这一段故事划一段落。

        这是一台综合性的歌舞,在传统的形式中,有吉普賽的流传故事,有酒吧的闲趣,有对异性的爱慕追求与拒绝或接受。有女性的忧柔细膩的美和狂野奔放的美,有着充滿欢乐的主題也有着些许的忧伤,也有着节选著名歌剧的场面和群舞的欢庆以及独舞者的张扬。將这些剧目串起来的是坎特(呤唱)和独舞。尽管这些节目都是預排的,但依然能感受到男女舞者在展示其个人的舞蹈天賦和才华时融入了为舞而生,为率性而舞的狂放不羈。如果说杨丽萍的孔雀舞是仿形舞的精粹,那么眼前的舞者则奉献着弗拉明戈技艺的精华。

        由于我坐在前排,在《卡门》何塞刺死卡门的一场群舞中,我看到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脚下似乎绊了一下,但娴熟的舞步功夫和敏捷的反应能力將下跌的身体补台为一个不露痕跡的优美亮相动作。在那一瞬间不知怎么竟想起了列夫.托尔斯泰的女儿在《回忆托尔斯泰》中写托尔斯泰晚年逗孙辈孩子们玩時,随口作的一首打油诗:"舞蹈家两脚快如风,一下跌个倒栽葱"。心笑之余想到似弗拉明戈这般的魅力,过去风弥全欧洲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在全场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我继而想什么是吉普賽人的灵魂之舞?可能就是与观者心灵共振的频率和美的形态共鸣吧?

        回味那晚的演出,我不禁想到:这可能就是弗拉明戈的精华"坎特-格兰德、赛亚塔和马丁内特"吧?在大不列颠的百科全书的词条中这样写道:"……这种音乐和舞蹈分为三类:"深沉的"或"严粛的 " 非常忧郁,描写生亡、痛苦、绝望或是宗教題材;介乎中间的,不很深沉但同样让人感动的⋯⋯;以及"轻松的",描写爱情、乡村生活和欢乐的題材。⋯⋯。……,随着公开演出的增加以及商業性舞台的压力,经过排练的节目日益取代了弗拉明戈原先自娛性的节目"。

        也许那晚的弗拉明戈歌舞並非传统意义上弗拉明戈,它可能加进了世界上许多民族的优秀舞蹈中善于感动人的肢体语言;能让它丰滿起來的舞蹈的情感语汇和能引吸人的舞台元素。如灯光、服饰、色彩、音响等等⋯⋯。它是有灵魂的生命,它像吉善賽人一样,历尽人世的善恶和生存的艰辛,更理解它的自由成长之路。康德说:"自由不是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自由是教你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它在进化的世界里掙扎于自由的悖论里不停的修正着自已的不适。它也是幸福的,因为它將"灵魂安放在最合适的位置(亚里斯多德)。"所以它以美丽而存世。

        剧场外闪烁着已经不多的商业霓虹灯,弗拉明戈的魂安靜了,塞维亚利也要沉睡了,我想用最东方的语言对它说:祝妳吉祥!

           谢谢领队郑旺先生在本文中给予的帮助!

                 谢谢无为老师费心的校正和指导!

   谢谢同行者在旅途中给予的欢乐和生活上的照顧!

                           安吉完成于2019.10.06

                           编辑 美篇于2019.10.22

注:因为作者不是从事舞蹈专业的,很多描写只是心中所感,尽能力表达。不免貽笑大方。本篇仅作为回忆去纪念那些感动我的地方。谢谢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