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并不薄情的世界里深情活着

云亦

<h3>我又来到了这片海,我究竟爱过多久呢——这夕阳下的海?或许在那并没有远离的昔日依稀,或许一直都在我的记忆里伴我温暖的呼吸起伏。密密暖暖的金色余晖,再次静静感受我的伫立和心跳,渐渐融进思绪深处。秋风的微凉急促,从斜阳的身旁经过,伴我慢慢的前行。围拢周遭寂默的一切,想要忘我的感觉就这样远远的来了……<br></h3>

<h3>我无法解释,为何自己独对夜色下的海情有独钟?或许脱离了白日里熙熙攘攘的热闹,才会任心沉静在这金色的天地之间。这余晖里迷茫的温馨,这宁馨里执着的希望,这隐忍中的跋涉,以及,那无法诉说的——生命的感觉。</h3><h3><br></h3><h3>海的对面是灯塔,在万籁无言的静谧里,我看见它无声的坚毅。其实它离我很远,翩翩站在海的那一边,从不闪耀。有多少人为海不远而来对它的偶尔凝视,对它来说并不重要,它让人眼前一亮,却又容易陷入遐想。</h3>

<h3>此刻,我就像是海的女儿,瞬间游弋一般到我熟悉的领地。不需要矜持,只需卸下一身的疲惫,眯着眼站在夜空下,什么都不用说,什么也不需要说。</h3><h3><br></h3><h3>你看啊,除却浪花的前行和鸥鸟的啁啾,天地之间那个小小的我,该如何收拢起自己那些所得和不得的委屈,才会与这样的美浑然一体。</h3>

<h3>伸开双臂,我想像鸟儿一样飞翔,当我发现我那被医生断言再也抬不起来的受伤的左臂,不知何时已经昂然举起来的时候,夜空下,我有泪流的冲动。</h3><h3><br></h3><h3>感谢这美丽的夕阳海,它让我忘记伤痛,在这天地之间,我虽渺小如沙 ,却依旧可以任意享受着这醉人的世界。</h3><h3><br></h3><h3>我从不认为这世界是薄情的,因为有天地有生命有四季有花草树木,有世界有你有我 ,正在热热闹闹自由自在深情生活着。<br></h3>

<h3>秋天的风很张扬,它叫嚣着吹乱我的头发,衣衫,裙摆,打碎我想要在镜头里巧笑嫣然以示妩媚的妄想。风呀,这是想要配合着这迷人的夜色,还原我初心的本色啊!</h3><h3><br></h3><h3>不必再去看镜头了,今夜,就让我的目光流连在这夕阳下,就让一切的喧嚣静止。我的眼波流转也不再为过去和未来,而是停留在此刻,一眼永恒~</h3><h3><br></h3><h3>时间从不会真的左右我们什么,当它拽着我们往前跑时,其实也可以停下来一头扎进自己喜好的宁静中去,那一份无声胜有声的给予。</h3>

<h3>当斜阳遮掩了乌云的落寞,当海水冲洗了污浊的沙砾,生活终将归于平静。收起眸中的激昂 站立在这四下的广阔 ,惟愿我如这美丽的夕阳,炙热而又恬静。</h3><h3><br></h3><h3>这念想就好比走过一场生命的途径,历经激情燃烧的岁月,目睹过日月星辰的轮换后,最后可以放下一切白日里的执念,在时间的空旷里将自己重新好好安放。</h3>

<h3>一对儿海鸥从身后飞过,它们成为了我最美的背景。我不知它们从何而来又将栖息于何方? 或许在那小小的身体里,承载的从不是任何疑惑,因为生命短暂,容不得它们有片刻的恍惚,只好奋力飞往想要去的方向。</h3><h3><br></h3><h3>我本天地一过客,却只有在海的面前才会陷入深邃的领悟,或许因斜阳若影一般照亮了岁月真实的痕迹,或许是海水的长歌细细哼唱眼里过往的烟云,把内心的躁动回归为淡然清欢的模样。</h3>

<h3>拾起一枝不知被谁扔掉的太阳花,它金黄的花瓣像极了那抹即将坠入山谷的余晖。我把它放入海中,任它随波逐流进无穷的夜色,花开花谢本是一种自然之语的常态,你认为它是不幸的凋零还是为了幸运的重生 ,这一切都取决于心的勾勒。</h3><h3><br></h3><h3>幸福与不幸往往如同潮汐 ,有波峰有退潮,交替出现形成整个生命的海洋。只要好好活着,只要能健康的行走天地间,还有什么不知足呢?</h3>

<h3>我喜欢这夜色下的海 ,每个季节我都会来。因为在夕阳海的面前 ,可以任由自己做一次心灵上的放逐,在这空灵的万籁寂静里把岁月重新期盼,那些眼前浮的光,深的影,搅动起心头慵懒的倦怠,再次警醒一般呼唤我所有的激情。</h3><h3><br></h3><h3>我知道,当黑暗过去下一个白昼又会来临,我静悄悄地来,没有祈求只是张望。</h3><h3><br></h3><h3>秋天会老去往事会退潮,看过春花秋月之后,再见一场雪绒花,春天又会再来到。</h3><h3><br></h3><h3>今夕何夕,夕阳美好,我曾在中央……</h3>

<h3>文字:云亦</h3><h3>出镜:云亦</h3><h3>配乐:《A morning in cornwall 》</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