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去武汉,纯粹是歪打正着。


大夏天时,一家三口就开始把国庆假期去旅行的事郑重地放到桌面上讨论了。小青年提议去西安,意料之中,全票通过。


一月多之前,手机电脑各种操作购票,都以失败告终。虽不舍,也只得作罢。


我隔空喊话:把想要去还未去过的城市挨个抢一遍,买到谁家就去谁家。


武汉,就这样妥妥收入囊中。


武汉的热,名气很大,在九月的末梢仍高傲地翘着神气的尾巴。


下了高铁,热,直面撞来,张扬粗旷得很呢。


出租车从青山区到武昌,再驶上横跨长江的二七大桥,一路欢歌奔向汉口。


与武汉的初恋时光,就这样青涩懵懂地牵起了手。

我们落座的酒店位于江汉区六渡桥,稍作休息,就迫不及待地去奔赴一场美食之约。


这是位于福忠里的一家店铺,正宗湖北菜招牌,网上五分好评。


太阳还未下山,店铺内只有稀稀拉拉几位客人。


武汉第一餐,武昌鱼必点,另加了小炒黄牛肉、红糖糍粑、毛血旺和清炒油麦菜,要了一小罐米酒。


下单,上菜,大厨很麻利。


红糖糍粑是先给肚子打个底,味道虽没在重庆吃的那般出彩,但也绝非很差。


小炒黄牛肉口感、味道有惊喜,符合我的味蕾。毛血旺真是值得称道,料多量足味够,秒杀江南小家子气的做法。


最后清蒸武昌鱼隆重登场,刀功可见厨师的手艺非同一般,味道也摒弃了武汉的经典重口味,肉质清淡鲜美,入口即化。


等菜上齐,米酒喝到酣畅之时,店内已是座无虚席了。

酒足饭饱走出店内,已是晚霞归去,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了。


叫了滴滴打车,直奔江滩。


脚,一浅一深地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对岸就是武昌,流水般的璀璨灯光装饰着城市的高楼大厦,在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华丽大气,倒映在深灰色的江面上,跳跃着,五光十色,连成一片。


远处汽笛声响起,又有一艘游轮从码头启航,载着游客去赴一场长江两岸的浪漫之旅。


江风吹散了燥热的空气,江滩上的人群渐渐多了起来,或三三两两聊着天,或有情侣坐在沙滩上来个甜蜜合影,或有小孩子在人群里嬉戏……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幸福时光里。


我们走在了沿江大道上,惊喜邂逅了伟人横渡长江博物馆,此时的它宛如一颗夜明珠,熠熠生辉,光芒四射。


只见不远处,人声鼎沸,灯火辉煌。走近,原来是武汉大学生艺术节的活动现场,此时,舞台上五星红旗冉冉飞扬,一首合唱《我和我的祖国》把舞台和观众席瞬间点燃,大家激情澎湃,热血沸腾,挥舞小国旗,一起为我们的伟大祖国庆生。

每天热情高涨地来往于汉口到武昌,武昌回汉口。滴滴车早上走武汉长江大桥,傍晚穿江底隧道,现代交通快捷便利,使得两岸之间已没了距离。


黄鹤楼,虽然不是在原址上的修复,但重建后的它位于长江南岸的武昌蛇山之巅,濒临万里长江,融合了古典与现代的美学理念,不失灵气和诗意,与对岸的现代建筑交相辉映。


站在楼顶俯瞰,武汉三镇的风光尽收眼底,武汉长江大桥如同一条巨龙,它不仅是连接京广的重要脉络,更是承载着武汉人的精神和生活,过去与未来。


武大的正校门上赫然写着:“国立武汉大学”,从这响当当的校名中就可以知道这座大学跌跌撞撞的成长历程和闻名遐迩的卓越品质。


武大的大,让我们不得不靠校园地图来指引方向,兜兜转转,走走停停,在教学大楼感受莘莘学子们的勤奋拼搏,在校园食堂回味当年学生时代的用餐氛围,在樱花大道上畅想三月的繁花锦簇……


据说东湖有六个西湖之大,很有看头。去的时候已是午后,买了票坐上了观光车在听涛景区转了一圈,到处都是人,没有感受到东湖之大,也没有想象的那般风景。在道路边的休息椅上慵懒地坐着,傻傻发呆,心想:还是家门口的西湖清新雅致吧。

每到一座省会城市,都要去博物馆看看。湖北博物馆离东湖很近,烈日当空下,排了很长的队伍,好长时间才随着人流挤进了大门,楼上楼下,把每个展厅都浏览了一遍,湖北的历史文化在脑海里多少留下了一些先前不知晓的故事。


在离黄鹤楼不远,有一条街,叫户部巷,听当地人说这是一条美食街,所以是一定要去的了。遗憾的是此地正在修整改建,很多店铺都关了门,虽然买到了闻名远扬的“周黑鸭”,也喝到了价廉质优的网红饮品,但终究觉得这条街无论是风格还是特色总归缺了点什么。幸好,在这里偶遇了一家手工樱花系列的小食坊,食物的精致,外包装的考究,粉色盒的颜值,都合我心意。


在武昌的晚餐,就来写一下这家位于黄鹤楼附近的“方掌柜武昌鱼”餐厅,过来打卡,不仅是网上的五星好评,也是因为伟人的那句题词:“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店铺门口,名符其实,人气极旺,排队等桌的人险些要被挤到了大马路上。


还好,花儿未谢,我们就已有桌可座。下单,首当其冲,红烧武昌鱼!再是一道湖北名菜“筒骨莲藕汤”,另就随意点了一两个菜。尽管地域有差异,但终究鄂菜和浙菜还是有几分相似,武昌鱼的浓郁和煨汤的寡淡也算是让味蕾找到了平衡点。光盘,结束用餐。


也许是骨子里的矫情文艺,也许是对武汉长江大桥的情结,晚餐后,我执意融入武汉市民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起步上这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走回汉口。


皓月当空,武昌和汉口披着绚丽多彩的云裳,隔江相望,情意绵绵。这样的夜景让人无法按捺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手中的快门在不停地追逐捕获,生怕错过每一处风景。


随着人流在大桥的人行道上小心翼翼地走着,左手是波澜起伏的长江,右手是呼啸而过的车流,脚下是京广列车的轰鸣声。晚风轻拂,吹动发梢和裙角,心底泛起阵阵涟漪,今夜竟如此美妙。

武昌,已写了很多,就在此搁笔了,现在我的文字只属于汉口。


吃早饭,武汉人称之为:“过早”。“过早”,在武汉是一种既隆重而又匆忙的存在,它也就成为了武汉人一天中的头等大事。


在武汉的这几天,我每天早晨都会穿行在汉口的街头巷尾,老街的菜场门口,弄堂里的早饭铺,拐角处的流动摊位……都有我执着的身影。


大块头的酥饺、五香萝卜丝味的汽水包、满口甜糯的欢喜坨(欢喜坨,江南人叫它麻球,也许我是一个见异思迁的人,更爱“欢喜坨”这个名字。)、甜酒冲蛋花、豪爽的牛肉粉……更有那口味胜过老北京的杂酱面,这些食物足以让人流连忘返,频频造访。


感叹武汉人的简单粗暴,一张张早饭桌霸气十足地搁在路中央,电瓶车和行人在S型的T台上坦然来回穿梭,这样的画面,在我的眼里竟然毫无违和感。

汉正街、江汉路步行街、中央大道、吉庆街……这里都烙下了我淡淡的足迹。


喜欢大街两旁民国风格的欧式建筑,喜欢在步行街上循着食物的香味寻觅心仪的美食,喜欢街头老艺人们娴熟的传统手工技艺……


四季美的汤包、蔡林记的热干面、老通城的三鲜豆皮,有着固执舌头的我,在此要说声抱歉了,毕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老武汉的著名小吃我只能点到为止,浅尝就好。


巧遇武汉美术馆,欣喜不已,刷证,径直“闯”入,恰逢喜迎国庆七十周年画展,那一幅幅灵动的色彩世界,着实让眼睛怀了孕。


午后,和小青年在“物外”书店,要了一壶红茶,拿了一本垂爱已久的书,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斜泻下来,斑驳在身上,缓和了屋内空调冷风的挑衅。时光就这样在文字间缓缓流淌。不知不觉,抬头,已是傍晚时分。


武汉的最后一顿晚餐,我们去吃了香辣蟹,正宗的长江大闸蟹,一大锅端上桌,香气撩人,剁成两半的蟹,味已全部渗入,“嗦”一口汁水,香、辣、麻,诱惑得你欲罢不能,直呼过瘾。

武汉的历史据考古可以上溯到距今8000年-6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它是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大清帝国轰然崩塌,成立中华民国,在武汉建立了中华民国军政府。


武汉地处江汉平原东部、长江中游,因长江及其最大支流汉江在城中交汇,使得武汉三镇(武昌、汉口、汉阳)隔江鼎立。


听说武汉的公交速度超过了火车地铁,马路上每天上演“速度与激情”的火爆场面,但交通事故却是极少。


作为一名外地游客,人生地不熟,只能用诚信便捷的手机软件来打车,每到达一目的地下车,滴滴师傅都会操着浓重的武汉话对我们热情来一句:“玩的开心点撒!”


这是一座有“味”的城市,它的“味”夹在热情似火的气温中,拌在热干面的芝麻酱里,彰显在武汉人粗旷的脾气间,氤氲在樱花烂漫的季节时,流淌在滚滚的长江水面上。


我倾心于城市里百年的欧式建筑,又吐槽那些历经磨难、摇摇欲坠的居民房。我痴迷于街头巷尾的烟火气,又止步于武汉人口中牛气的热干面和豆皮。我热爱这座城市的宽容大度,又嗔怪它满身的江湖旧习气。


这就是武汉,武汉人口中的“大武汉”,它有着吞吐山河的大气磅礴,也是各路英雄好汉“侠”路相逢的热血江湖,正如一篇推送文章的标题所写:“一入武汉热血燃,从此爱恨一座城 ”。


与武汉,不得不说再见了。


有了初恋,就有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我想,武汉终将成为我热恋中的城市。

本作品图片均为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