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西离开之后,我失去了活着的所有希望。

她曾经说过会陪我直到永远,在她离开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永远原来这么近。

我再次被最爱的人抛弃,我不相信男人,却不知道原来女人亦可以这般绝情,让人痛不欲生。

她离开的那天早晨,太阳很大,我觉得很冷,像是掉进无尽的黑暗里,看不到一丝光亮。

10岁那年,父亲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孩离开了我和母亲。

我记得那时候母亲的绝望,她站在门口看着那男人远去的背景,一整天都没有说话。她没有哭,没有闹,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

在父亲离开我的第二天,我在楼下见到了母亲。她全身冰冷,没有一丝气息,那张漂亮的脸,已经面目全非。

一夜之间,我成了孤儿。

家里从此再也没有一丝声音,静的像坟墓。

我被外婆接到乡下,在这里上学一直到十八岁。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生了我为什么要抛弃我,至今我也未曾明白。

在母亲的葬礼上,我看见了从远方回来的父亲。他像是一夜之间就老了,耳边的白发醒目而刺眼。

他说:“秦楠,跟我走吧!”

这个无情的男人妄想我和那个害死母亲的凶手一起生活,妄想着我的原谅。

我看着他,看着这个曾经爱过我的男人,看着这个曾经说过,我是他的小公主的男人,看着这个逼死母亲的男人,恶心极了 。

手里的水果刀,插进他身体的时候,我都毫无感知,只听见周围的尖叫声。

那个男人惊恐的看着我,喊着我的名字:“楠楠,楠楠。”

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外婆的家里了,窗外杨柳随风飘扬,柳絮纷飞。

从那天起,我改名叫于楠。

那个男人并没有死,只是轻微的受伤,在母亲葬礼还没有结束前就离开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真的成了孤儿,没有人爱的孩子,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

在这个小镇,很少有人知道我的故事。

我跟着村子里小伙伴们一起上学、放学,渐渐长大。

外婆独居,年轻的时候,外公去世,一直未嫁,守着一个四合院,一个人生活了很多年。而我,也与她相依为命。

在小镇,我过着平静而简单的生活,父母在我的心里逐渐变成一个模糊的影子。再后来,只剩下,父亲离开的背影,母亲冰冷的身体。

外婆待我很好,她常常给我讲母亲小时候的故事,每一次讲完我都能听见她哭泣的声音。我知道,她在想念她的女儿。

至今,我也没有明白,母亲为何那般决绝,放弃一切离开这个世界,甚至不曾想到我还年幼。

在章西离开的那天,我终于知道,原来爱人带走了这世界上所有的希望,活着再也没有意义。

我不知道从何时起知道自己喜欢女人的,我只知道,我无法爱上任何男人。

看见他们,我就会不自觉的身体冰冷,恶心、厌恶。他们的脸会和父亲的脸重合,我甚至想要如那天一样,把刀插进他们的身体,看着他们挣扎、痛苦。

长大之后,很多人夸我漂亮,常常收到各种各样的情书。拒绝这些人,让这群男人丑态百出,成了我的乐趣。

一直到24岁,我都单身。直到那年遇见章西,她安静的样子很美,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听见自己内心的渴望。

我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家里,一个人生活在这座城市,遇见章西之后,她一直陪着我。

我爱上了一个女人,这让我痛苦了很久,我怕被她看出来,也怕她知道我的心意之后离开我,所以我选择和她做朋友。

那半年的时光,我每日在挣扎的痛苦里和有人陪伴的幸福里撕裂着。

每一次我假装说:“章西,我要是男人,我就会娶你。”

她总是回我:“你是女人,也可以娶我。”

她的脸上没有厌恶,只有宠溺和温柔。

我终于鼓起勇气,与她表白,俯身亲吻她。她没有拒绝我,而是伸出手臂拥抱我。

我们就这样相爱,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快乐。

她说:“于楠,你是这样美丽。我们会在一起很久,我们一起老去,想想都很美好。”

我以为,我活着就是为了遇见她,我以为我从此就可以幸福了。

只是我都低估了这个世界,忘记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世俗”二字,它足以把一个人杀死。

章西离开之后,我失去了对生活所有的热情,一遍又一遍地想母亲的归宿。

就在这时,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邻居说:“外婆病危,想要见我一面。”

我这才想起,我已经很久没有去看她了。

记得我离开的时候,外婆还在院子里种花呢,身体很好。外婆的事情让我一时忘记了失去章西的痛苦。

回到小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在医院里我见到面容枯槁的外婆,她温柔地喊我名字。

我坐在她的床前,她握着我的手,重复着一句:“好好活着,好好活着。楠楠,一个人也要好好活着。”

外婆走了,就在我陪她的那个晚上,安详地离开,没有任何痛苦,在睡梦中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上天是善良的,给这个一辈子受苦的老人一个好的归宿。

这世界上唯一爱我的人,也走了。世界变得好大,好空旷,我像是站在荒野里,觉得很孤独。

外婆那句好好活着,深深地刻在我的身体里。

我因为一个人生命的结束,而选择活着。

外婆葬礼结束之后,我离开了小镇,也离开了那座城。

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后来遇见了很多像章西的女孩。可是她们都不爱我,她们只是想玩玩而已,没有人想要永远。

28岁,我已经在外面飘荡了四年,很累,很累,想要停下来。

我回到了那座城,租了一套房子,准备开一家酒吧,来度过余生。

就是在那天,我再次见到了章西,她变得苍老,眼睛一如以前一样安静。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平凡的男人,我远远看见她脸上的笑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抬头看见我落荒而逃,只剩下我和她的男人楞在原地。

我很想问问她:“你爱过我吗?”

我很想问问她:“你后悔吗?”

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真的离开我了,而且重新开始了。

而我注定一生孤独。

那一天,我看着那个给我安装家具的男人,他平凡而有力量,很适合章西。或许这才是她的归宿,这才是她应该有的生活。

我的酒吧开业了,名字叫彼岸!

那晚,我看见章西坐在一个角落看着我,一如初见我时的样子,安静、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