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74、我们从此天涯一方,永不相见!


    小木屋里,梅璟雯坐在钢琴凳上准备伴奏。铁锁和钟丽也在一旁安静地坐着。白鸽开始唱降央卓玛的《那一天》。白鸽唱得婉转动人。听完一曲,曲燕说:

    “你很有歌唱的天赋,当然,技术上还有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譬如,你声音的穿透力还不够,共鸣腔也有些问题,尤其是你选择唱佛歌,需要给人以广袤悠远的感受,那么,需要解决好头腔和胸腔共鸣的问题……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一个月的时间是很难解决好的,你可以边唱边悟。我们还是解决马上参赛的几首歌曲问题吧。”

    曲燕接着说:

    “歌曲表达的是一种情感,所以,无论唱功如何,一定要将一首歌曲的情感表达到位。唱任何一首歌,最要紧的是要了解这首歌的作者的创作背景以及创作意图是什么?譬如,《那一天》的词作者仓央嘉措虽为达赖,但生性自由,他爱上民间女子玛吉阿米,难以自拔,经常溜出寺院与其幽会,然而,这场惊世骇俗的恋情被五世达赖发现,为阻止仓央嘉措,宗教势力派人将玛吉阿米奸污,然后对仓央加措说那女子如何地污秽,但仓央嘉措却说,世间一切的污浊都不足以沾染玛吉阿米的圣洁……然而,尽管仓央加措地位尊贵,但却换不来简单的爱情……因此,你要表现的是一位不安寂静佛堂的诗人,唱出他在渴望中失落,在激扬中悲怆。唱出他相拥的甜美和吹灯后久久难眠以及辗转反侧的情绪。你歌唱时脑海里要有这样的画面,窗外,风高雪冷,望不尽墨沉的天穹……你要像讲故事那样,讲述一位传奇诗人的那一刻的真情,痛苦之深中的故做淡语,泪血齐滴中的喜乐平安……你要把仓央加措那一瞬间的勇敢,那一瞬间的悲落,那一瞬间的痛苦,那一瞬间的泪水和那一瞬间的轮回意识,用最纯净,最自然的声音去讲述。”

    听了曲燕的讲述,白鸽陷于沉思。许久,说:

    “老师,我再唱一遍,好吗?”

    于是,梅璟雯再次弹奏起那哀婉悠长的过门,白鸽开始演唱。一曲唱罢,曲燕鼓掌。说:

    “鸽子真有悟性,一点就通!”但,曲燕又接着说:“    藏族民歌分为‘鲁’和‘谐’两类,而《那一天》属于‘谐体’,‘谐体’一般每首四句或者六句,都是偶句。每句六个音节,分三顿,每盾两音节。你演唱时需要处理好这些音节之间的停顿和换气的节奏,明白吗?”

白鸽点头,然后陷入沉思。

    接下来,是铁锁和梅璟雯的组合,他们唱的歌是《生死不离》。唱完后,曲燕说:

    “同样的,你们也需要理解这首歌的创作背景。这首    歌是地震后仅仅一周就出来的歌曲,词作者王平久说过,一场地震灾难夺去了那么多同胞的生命。他真心希望救灾人员能够救出更多的同胞。这就是他强烈的创作冲动!”

    曲燕又冲着铁锁说:“你是亲历了汶川和芦山两地地震的,想想,废墟中的孕妇看着你的求救眼神,你是不是有歌词写的:‘你一丝希望是我全部的动力’?是不是有一种‘天裂了/去缝起/手拉着手/生死不离’的心境?你们就是把这种撕心裂肺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感觉唱出来!懂吗?来,再来!”

    于是,铁锁与梅璟雯又来了一遍。曲燕说:“嗯,好多了,你们再仔细听听戴玉强和殷秀梅是怎么唱的?我觉得,要处理好坚韧与柔情的关系,多一些祈祷和祈盼的情绪在里面。你们再体会一下……”

    钟丽虽然不太会唱歌,但却听得津津有味。当然,他们的歌词也吸引着许多僧人挤在门外旁听。

    晚上,钟丽对白鸽说:

    “鸽子,你知道吗?你唱得我都要哭了,特别是唱“不为来世,只为有你,喜乐平安”这一句,我真的要哭了。你是不是把和铁锁的情感都唱进这首歌里?”

    白鸽没应声,但又落泪……钟丽说:“你是为了铁锁身边的那个姑娘吗?你这是为什么啊?你为那姑娘牺牲自己的爱情吗?”

    白鸽长舒一口气,说:“都过去了……世间只有卓玛,从此再无白鸽。”说罢,又是泪流。


    就这样,大约二十多天的时间里,白鸽、铁锁和梅璟雯在五明佛学院,在曲燕的指导下准备着参赛的歌曲,他们各自都准备了十多首歌曲。而在这段时间里,鸽子总是有意地回避铁锁,却常和梅璟雯说些悄悄话,梅璟雯也不想从前那样在铁锁面前疯疯癫癫的,而铁锁在两姑娘面前更是拘谨,除了练歌,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曲燕看着这三孩子之间的情感纠结,很心疼,也很无奈。

    眼见着全国各赛区的初赛时间快到了。

    按照赛制,第一轮海选由各地级市(州)电视台负责,经过淘汰后前10名进入省级电视台进行省级赛,各省级保留前10名进入总决赛。而评分标准参照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的评分标准,只是没有“视唱练耳”,“快问快答”等环节。

    这天,曲燕对铁锁和梅璟雯说,明天要返回北京准备参赛。同时,她抓起白鸽的手,再次叮嘱白鸽:

    “鸽子,记住,演唱时一定要有画面感,那经堂里摇曳的烛火,匍匐在地的僧众,藏民手中不停摇动的经筒,还有川藏公路上磕长头的人们以及冈仁波齐的转山者和沿途的玛尼堆……你唱歌的时候想着这些场景,会让你的歌的内涵更加丰富,更加感人。记住,别一紧张就给忘了!”

    白鸽看着曲燕,眼泪汪汪地说:“记住了,谢谢老师!”

    “加油,我们在北京总决赛的舞台再见!”曲燕说。

    晚上,铁锁敲门。钟丽打开房门,铁锁说了声谢谢,然后冲着屋里说:“鸽子,能够出来一下吗?”


    屋里,白鸽没出声。钟丽让铁锁等等,返身进屋,推搡着拉扯着白鸽,让她出去。白鸽想想,打开行李箱,从最底层拿出一条围巾,大红色,很亮眼,只是针脚儿松松紧紧,一看便知是新手上路的。白鸽将围巾捧在两手之上,眼泪又不争气地哗哗落下。许久,她擦擦泪水,起身,走到门口。铁锁见白鸽出来,欲上前拉她的手,但被白鸽闪开。铁锁说:

    “鸽子,我们走走,好吗?”

    “不……”白鸽咬咬牙,将手中的围巾塞到铁锁手上,说:“我在心理医院住院时给你织的。这是我第一次学着织毛线。不好看,但蛮暖和的……送给你!祝福你!”说完,扭头跑近屋里,将门关上。

    屋外,铁锁拼命地敲门,可屋里,白鸽泪水涟涟却拦住钟丽,不让开。但铁锁敲门的力量越来越重,恨不得将那木门击穿,钟丽急了,说,再不开门真的被他把门踹了!这时,白鸽走到门前,隔着房门,很是平静地说:

    “田铁锁,你听着,如果还敲一下,我连《传承·经典》都不参加,并且,我们从此天涯一方,永不相见!”

    白鸽的话让铁锁收回敲门的拳头。他痴痴地伫立门前,许久,忽然大声喊道:“白鸽,你也听着,这辈子,你不嫁,我不娶!”说完,掉头就跑,压根儿没看见早已尾随而至,躲在一间木屋墙角的梅璟雯……

看着向山顶跑去的铁锁,梅璟雯感觉像掉进冰窟窿似的,忽然冷静下来。她开始问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弃田铁锁?是不是应该还白鸽的幸福?是不是应该退出这场战争?……但,她脑子虽这样想着,身子却不自觉地跟着铁锁的身影向山顶跑去。

写于花田酒溪国际生态康养度假中心

    “花田酒溪·神农谷地国际生态康养中心”位于湖北武当山与神农架之间、国家森林公园之中。

    花田酒溪海拔800米-1000米,森林覆盖率92%,负氧离子每立方厘米3.5万个,夏季均温23℃。

    建有国际专业康复医院和中国抗衰老研究院、引进国家机关干休所营养配餐标准的全息营养食堂、国学养身健身道场及小型国际会议中心;老年大学、森林杨氏太极练功场、森林瑜伽中心、篮球场、门球场、乒乓球等健身场所,50亩花海、7公里木制钢结构栈道,300亩茶园、博物馆、藏书馆、麻将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