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2

  早想写此题材,只为纪念一生遐余生活的最爱。

  把花请进生活里,由它演绎温馨与美丽,由它营造清新与生机。

  家有我在,必有花草。

  这是我在广州的女儿家,前厅花草从不间断。

  这是我在长沙的家,即便临时居住,也会置花于台,任其幽香。

  没有园艺师的专业知识,没有专业养花人的经验与规模,没有插花人的文艺,唯有钟情花草的执着与兴趣。一生坚持养花养草,永不倦怠,让普通之家清新漂亮,充满生气。

  小时候,看见同学家用细竹篾穿蒜籽围成圈,放在浅水盆里,长成了一圈整齐嫩绿的蒜苗,煞是好看。回家便吵母亲买蒜籽,掰下竹制锅刷上的细篾丝,琢磨着同学家的方法,也做成了发芽长蒜的圈。

圈上的蒜籽发芽长苗了,妈妈说我睡觉也会格格地笑。我养的蒜圈比不上网络图片中的如此密集,但青秀嫩绿,另有味道。

  七十年代初,我参加工作了。独身有房,若十五个平方,内放一张书桌一张床,一个面架一口箱,绰绰有余且无需房租,挺美的。

  置一盆兰草于桌上,房内便添了书卷气与生机。读书写字备课,应人应景。

抬头便见蓝色发亮的盆,便见那白色石子里钻出来的浓绿向上的叶,便会神清气爽,心头愉悦。

  忙时与它为伴,闲时望它出神。

我爱其形体。它袅娜纤枝,叶形优美;它通体绿色,养眼入心。我更爱它高雅脱俗的气质,无须华丽的色彩依然有着高洁而俏丽的独特魅力。我当时的那盒兰草,比下图的网络照片更好看哩!

  结婚生孩子了,单房太小,单位短时内无法为我解决急需大房的问题。我欣然答应调往附近的乡镇中学。因为新单位答应给我两间房,另有阳台与小院。

  说是小院,其实就是一块约十二平方米的水泥地,先生利用去山区运送货物的机会,弄回来两捆木棒,利用假日把水泥地面围起来,活脱脱的小院子就出来了。

我们憧憬着在院内养花、纳凉和晾衣服。

  家有孩子,工作更辛苦,幸有老人帮忙,我尚能忙里偷闲,慢慢经营那屋后的小院。

  在附近瓷厂的废品堆里,搬来了十几个粗糙的陶盆,在底部敲打漏水的孔,便有了不大不小的花盆。

第一年,往陶盆里放土撒下了凤仙花籽,竟也陆续开出了大红、粉红、白色与紫色的花,使小园靓丽了三两个月(下面是网络图片)。

  往后的岁月里,院子里的盆花越来越多。花最多的时候有四十多盆,各种盆花挤满了院子。春天,茶花、月季、杜鹃花红得温馨;夏天,石榴花红如烈火,茉莉花浓香扑鼻;秋天菊花仰着笑脸;一到冬天,则欣赏仙人科类植物与吊兰了。

  花虽多,但无奇花异草。珍贵的花草不易养活,我不是养花专家,没时间在花草上做实验做研究,只把养花作为生活中的乐趣。

  每到深秋,植物生长缓慢,是换土换盆施肥的好时候,如果不换土不施肥,第二年就不会开花了。这是一项重活,也是我家集中突击劳动的时候,一两天才能弄完,弄完了就开心。

  坐在窗前看书备课,不时起身到院内看看,松一下土,摘两片枯叶,浇上一瓢水,很开心很满足。

  与花草打交道多了是会有感情的。有的喜阴,就别老放到一个地方晒;有的喜阳,就要记得将它移到太阳下;有的要干点,有的则要湿点;掌握了门道,一盆花草能养上三、五年,你会很开心的。你会将它视为孩子,时刻会去呵护它的。

  慢慢地,孩子也长大了,有时见我在院内忙活,也会来帮倒忙,用棍子拔拔土,用勺到处浇水,弄得浑身是泥是水,令人哭笑不得。想对孩子生气的时候,突然也会想到:孩子也是幼苗,她也是祖国的花朵,她也需要侍弄,培育与呵护,没有理由对幼苗生气啊。

  育花如育人,一边劳作,一边醒悟。

室内植物,我最喜欢两盆。

一盆是吊兰。从朋友处要来小株吊兰一棵,栽种到漏水的旧洗面盆里。一年后蓬勃生长,叶长“披头散发",从四面飘拂下来。我叫孩子他爸用三根细铁丝穿起吊兰盆挂在搁楼下方。一挂上去,满屋生机一片,同事们都说好看(参考网络图片)。

另一盆是仙人树。浏阳三中同事罗老师送我一棵高不到十公分的小苗,两年以后,这棵仙人树有二十多公分高了,粗粗的,绿绿的,嫩嫩的,生气勃勃!我将花盆外表洗干净,往盆里补上干净的白石子,移至室内的高架上,美美的!

  一九八六年下半年,我调往省城长沙工作了,职工大都住楼房,且面积不大,更谈不上有院落,原小院内的花花草草只能忍痛割舍,任由新主人处置。三中友人送我的那盆仙人树品相好,我很喜欢,于是打包装箱,将它也带到了长沙。

  长沙的房子不够用,我们将阳台改成了书房,仙人树就只能安放在厨房餐厅的窗台上了。为安全起见,做装修时,特地在窗外加固了三角架,上置木板,也算是给了仙人树一个安定的家。

仙人树座落在窗台上,还是那样粗壮、嫩绿、水灵、生气勃勃!

  我不定时地买一些小植物例如仙人球、仙人掌及文竹等点染窗台,衬托仙人树。但不知为什么,小植物老是养不好,换了一批又一批,仙人树却稳如泰山,越来越绿,越长越高。

长到一尺多高的时候,忽然发现它有点向外倾斜,很当心有一天它会突然倒下去。我尝试着将盆子转身18O度,将仙人树移至向内倾斜,慢慢地一年以后,它又恢复了笔直的身驱,原来它也是有向阳性的。以后的日子就一年转动一次了(网络照片中的花盆比我家的小多了)。

  女儿长大了,一九九五年考上了大学。仙人树也有十二岁,它越来越高快到一米了,颜色也苍老了许多。因为太高怕不稳定,我与先生商量着咋办,最后是先生找来了细铁丝,从仙人树的腰部开始,围了两道铁丝圈,将铁丝的一端固定在木窗上。

高高的仙人树又稳当当的了。

  二000年的时候,我分到了单位一套三室二厅的新房子。更理想的是还分到了一楼的杂房,离杂房两米便是公家的花圃。我计划着把仙人树安放在公家的花圃旁边,好好养护它。

  待到搬家的时候,有点犯难了,仙人树是不容易搬的。它瘦长瘦长不好包装且容易断,老伴提出不要算了,理由是没什么观赏价值且搬运麻烦。

我有不舍,十七年了,许多好看的花草换了一批又一批,它却能顽强地活了下来,默默无闻地陪伴着我们,我早已把它视为家庭中的一员。人与人之间有缘有情,人与植物也如此,我下决心要带走它。

  我好不容易从废品店弄来了长长的纸箱,拆开长的一边,从各处弄来了许多泡沫碎片,准备为仙人树打包装。

喊一男士与老伴配合,剪开仙人树上的细铁丝,用牛皮纸包住它的身子,一人护住仙人树的身,另一人托起盆子,小心翼翼地终于把它从窗台上弄了下来,把它装进了纸箱里。

  到了新家的楼下,首先卸下装仙人树的纸箱,因为它是要放置在一楼的。待到所有家具搬上新楼就绪以后,我们来安置仙人树了。

打开纸箱一看,全家都傻眼了。仙人树已经散了架,碎片东一块西一块地裏在牛皮纸里。大概是车辆摇晃导致的吧,反正仙人树这回是真的走了。

为此,全家沉默了好几天,难过得不想说话。

  搬进新家,养花养草重新开始。

有过养花的经历,选花养花有了些许经验。就不会见花就买,或只选漂亮的买。要选适合当地气候的,花期长久的,好侍弄的;还要兼顾窗台四季有花,悦目赏心。

  在我家的窗台上,一年四季养着四季海棠。它的叶子肉肉的也容易苍老,但花开得红艳,花谢之后,稍加点肥,红花又出来了(网络图片)。

另外,春有茶花与杜鹃,夏有石榴与茉莉,秋有菊花与肉肉,冬天重养君子兰。下面的两张照片是2OO4年春节期间照的,一盆是比利时杜鹃花,一盆是君子兰,当时感觉这两盆花太好看了,便用傻瓜机拍下了它。

  二0O六年以后,随着女儿的成家,我往返广州的时间多了起来。二00八年,外孙出生了,外孙的奶奶不在国内,我便长住广州了。

广州人喜爱养花,女儿家也如此。有事没事,喜欢逛花市。

家中各处,时有点缀。

  这棵发财树是二00七年搬新家买的,已经十二岁了。四年前已窜高到挨了房檐,为使其粗壮一点,当年将它锯矮了二分之一。现在比原来粗壮多了。

  花草之美,美在一份艳丽,一份葱茏。养花之乐,乐在一份情趣,一份性情。

成功了开心着,看看花草,每一株每一盆都象会说话似的与你交流,它似乎在笑着提醒你:要永远保持美丽不容易哦!

累了烦闷了,看看花草,每一株每一盆又象会说话似的与你交流:侍弄侍弄我吧,我会以更好的表现回报你!

赏其美丽,品其心语,怡情养性,益寿延年。这大概就是我终生爱花的原因了。

谢谢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