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实是个成语,举一反三也是个成语。

当春花秋实遇见了举一反三,奇迹就出现了。

春花秋识,认一认果子……

春花秋拾,捡一捡果子……

春花秋食,尝一尝果子……

秋天的百果,色彩斑斓、形态各异、玲琅满目……

秋天的百果,千滋百味、酸甜苦辣、香臭涩麻……

秋天的百果,就在树上、就在身边,就在眼前……

秋天的彩叶固然赏心悦目,但是秋天不止有彩叶......
秋天的果子更是五花八门,远比叶子更丰富多彩......

在溜溜达达的不经意间,我就收集了好几十种呢。

其中大部分很普通,但也确实有几种,难得一见...

1.颐和园

日期:20190912,照片数量3张。

枸杞
难见度:普通。
枸杞不光宁夏有,哪哪都有,北京就有,颐和园就有。
茄科,枸杞属。

浆果,里面有小籽,有点酸、有点甜...


警告:不认识的植物禁止入嘴。

木瓜

难见度:★★

我们一般吃的那个西葫芦似的玩意,是番木瓜。

这才是木瓜本尊,蔷薇科木瓜属。

长得奇形怪状的,又像苹果又像梨。

木瓜其实不难见到,只因人们太谦虚不爱抬头...


木瓜在《诗经》中,就是男女传情的首选信物,因此被我封为中国第一爱情果...

木瓜不能吃,但是味道特别芳香。

《红楼梦》第5回,就是太虚幻境那回,秦可卿房间里就摆着木瓜...

现在呢,我的房间中也摆着木瓜...

颐和园里有个霁清轩,静雅清幽之地也...

园子里的木瓜硕果累累,挂满枝头,目测至少半斤以上...

2.南植

日期:20190914,照片18张。

北京有俩“北京植物园”,是同名同姓同卵双胞胎。

所以我们就管马路南边的叫“南植”...

南植的英文缩写是IBCAS,被我翻译为“一把草爱死”...


橿子栎
难见度:★★★
发音是jiāng zǐ lì,为了好记,被我封为“姜子牙”他弟...
壳(qiào)斗科,栎属。
谁要吹自己语文好,你就带他去植物园认植物名,保管一会就疯...

300毫米镜头拍摄,然后裁剪出一小块,也就这么大。

小刺猬似的,栗子大小。

据专家说这张照片十分珍贵,因为在北京拍摄到橿子栎果实的人很有限。

栎的俗称就是橡子,果实富含淀粉、可食。

不过您可千万别打这棵橿子栎的主意...

美蔷薇

难见度:★★

蔷薇科,蔷薇属。

软件说可能是缫丝花,但是我查看,缫丝花的果子是球形的;
软件还说是美蔷薇,但是又说,美蔷薇的果子是“猩红色”。
我倾向于是美蔷薇,有一定存疑...

可爱的小果子,表面蜡质。牙尖和舌尖测试,甜丝丝的...

中国植物志罕见地描述:
花能理气、活血、调经、健胃;果能养血活血,据说能治脉管炎、高血压、头晕等症。
这不就成仙草了吗...

玉兰

难见度:普通。

木兰科,木兰属。

聚合蓇葖(gū tū)果,鲜红色,里面有红肉黑皮的种子,据说可以榨油。

玉兰的果实很美丽,是秋天的一道风景。

粗榧

难见度:

裸子植物,三尖杉科,三尖杉属。

种子有点像小椰子,据说种子含油,能做肥皂、润滑油。

秤锤树

难见度:

安息香科,秤锤树属。

秤锤树属是中国植物学家于1928年,发表的第一个新属。

秤锤树是胡先骕先生命名的中国特有植物。

秤锤树是国家保护植物,木质果实酷似小秤锤,玲珑可爱。

翅果油树

难见度:★★

胡颓子科,胡颓子属。

别名:毛折子、贼绿柴、仄棱蛋、柴禾,这都是谁给起的“雅号”呀...

果子是个白色的小毛球,像个8个棱锤,绝对的自然工艺品,无比可爱。

地上有落果,掂在手里轻飘飘的,感觉里面是毛茸茸的,没法下嘴,只好嘬了几下牙花子...

中国植物志说,种子含油量很高。

为了省地方,我以后也把中国植物志简称为“中志”吧。

杜仲

难见度:普通。

杜仲科,杜仲属。

杜仲科仅1属1种,叫做“单种属”,是中国特有的孑遗植物。

翅果扁平,种子含油量高。

杜仲翅果的好玩之处,就是撕开后,里面有很多白丝...

看见里边的小黑片了吗,那是种子。

难见度:★

芸香科,枳属。

关于枳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晏子使楚》故事中,晏子对楚王说的:

橘生淮南则为橘,

生于淮北则为枳。

关于这句话,几十年来我经历了三个层次的不同理解:

第一,古人限于当时的认识水平,认为柑橘到了淮北就变化成了枳,包括晏子和楚王;

第二,晏子明明知道橘与枳是两种植物,但是欺负楚王是植物盲,故意蒙骗楚王玩;

第三,最可能接近实际情况的,是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的:“南橘北枳”可能确有其事

其好玩的原因是:柑橘接穗嫁接在枳上面,这些树苗在淮南淮北都可以栽种。但是,由于柑橘怕冷,导致淮北的柑橘接穗被冻死了,而砧木枳不怕冷,重新发芽...

所以表面看起来,确实是同样的树苗,但是接出了不同的果子。

为此我特意产查了柑橘的嫁接砧木,枳确实是其中之一。

南植的地栽枳树长得枝繁叶茂,果实累累。

看来枳树确实能抵抗北京冬季的寒冷,而柑橘却不能。

果子金黄色,比乒乓球还大,上面有一层很薄的绒毛,招人喜爱。

树下有不少落果,掂在手里沉甸甸的。

凑近鼻子闻闻,似乎略有香气...

“中志”说,果实“甚酸且苦”...

白首乌

难见度:★

萝藦科,鹅绒藤属。

药食两用植物,蓇葖果披针形。

“中志”说,是泰山名药、滋补珍品。

啤酒花

难见度:★

桑科,葎草属。

葎草是什么?就是拉拉秧哈。

喝过啤酒,见过啤酒花吗?就是这样的穗穗样子...

啤酒花含有苦味素,是构成啤酒风味的灵魂物质。

七叶树

难见度:★

七叶树科,七叶树属。

其掌状复叶很多都有7片小叶。

有些寺庙把七叶树叫做菩提树,菩提树本尊是桑科植物。

七叶树的果子,好像棕色的荔枝似的。

种子可以榨油、制肥皂。

凌霄

难见度:普通。

紫葳科,凌霄属。

蒴(shuò)果,瞧着像豆角,其实不是豆角,里面有很多片片种子。

玉兰

花果同框。

玉兰花、玉兰果、玉兰持续开花都很常见,但是我拍到的“花果同框”照片,却挺珍贵的。

马泡瓜

难见度:普通。

葫芦科,黄瓜属,甜瓜的一个变种。

纤细的瓜秧上,滴里嘟噜结了不少。

栗子大小,像个微型西瓜,闻着很香...

一般不吃,就是看着玩...

红松塔

难见度:★★★

裸子植物,松科,松属。

松塔的正名叫做球果,松子是里面的种子。

我们吃的松子,大部分是红松的种子。

红松是名贵树种,高达50米,据说50年才结松塔,需要第二年才成熟。

作为奖品,我获得了一枚珍贵的红松塔。

她产自长白山的林场中,原来是翠绿色的,干后变为了棕色。

红松的松塔尺寸巨大,我的这枚松塔,长度大约14厘米。

不仅如此,她在产地的市场上,就卖12元。

我会永久收藏这个松塔。

3.什刹海
日期:20190915,照片1张。

红瑞木

难见度:普通。
山茱萸科,梾(lái)木属。
“中志”:核果长圆形,微扁,成熟时乳白或蓝白色,花柱宿存。种子含油量30%。

4.百里山水画廊和玉渡山
日期:20190922,照片3张。

挂金灯

难见度:普通。
茄科,酸浆属。
东北叫“姑娘儿”,神奇的果实。
外面是萼片,里面藏着球形的浆果。
浆果可以吃。
拍摄于百里山水画廊沟边。

难见度:

紫葳科,梓属。

蒴果,就跟树上挂满了豇豆似的,果实入药,叫做梓实。

拍摄于百里山水画廊村口。

梓属有姐仨很相像,分别是梓、楸、黄金树,所以这个名字有一定存疑。

辽宁山楂

难见度:★

蔷薇科,山楂属。

红果子,直径大约1厘米。

叶片比山楂分裂浅。

拍摄于玉渡山。

5.北植
日期:20190922,照片33张。

金银忍冬

难见度:普通。
忍冬科,忍冬属。
就是金银木。
红色的小果实,招人喜爱。
汁多味苦。

月季花

难见度:普通。

蔷薇科,蔷薇属。

正名就叫做月季花。

果实像顶着五角星的玉珠子。

栾树

难见度:普通。

无患子科,栾树属。

果实叫做蒴果,有三个棱,里面是球形的小种子。

果实一嘟噜一嘟噜的,好像树上挂满了“油炸豆腐泡”。

柘树

难见度:★★

桑科,柘属。

聚花果,像个发愁的小圆球,里面有硬种子。

成熟时是橘红色,里面有白浆,甜丝丝的。

柘树分公母,北植的这棵母树,果实成熟期特别晚。

酸枣

难见度:普通。

鼠李科,枣属。

酸枣就是“棘”,是枣的一个变种,果实圆球形,果实刚成熟时酸酸甜甜的,是北京地区最好吃的“山珍”。


照片上的厕所,是我故意照的,作为定为标记,位于黄叶村西边。

一般的酸枣都是灌木,而这株却成为了参天大树。

极为罕见,即使不是北京的酸枣王,也绝对是酸枣爷爷了。

同样都是枳,却区别很大:

南植的枳,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果实大、平滑、成熟期早、瞧着可爱;

北植的枳,七扭八歪、稀稀拉拉、小不拉几、皱皱巴巴、成熟期晚、瞧着可怜。

美国皂荚

难见度:★

豆科,皂荚属。

树形瞧着像国槐似的,看不见刺。

荚果,镰刀型,像是黑色的大豆角。

流苏树

难见度:★

木犀科,流苏树属。

蓝黑色的果实,带白霜,直径1厘米大小。

杜仲

杜仲是传说里的滋补神药。

北京万泉河路边,栽了上百棵。害怕坏蛋剥树皮,统统用铁笼子围着,成了一道“钢铁风景”。


我捡了一片叶子,突发奇想,想尝尝什么滋味,放在嘴里嚼了嚼,发现居然稍微有些甜味,基本不苦涩。

查资料得知,有人用嫩叶制茶...

杜仲的叶子,也是可以撕着玩的。里面有很多白丝丝...


这些好玩的白丝丝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查了之后大吃一惊:

原来竟然是橡胶,所以杜仲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植物。

文冠果

难见度:★

无患子科,文冠果属。

今年夏天,在雷雨冰雹的指引下,我见识了文冠果,并拍摄了漂亮的绿色果子。

“中志”说:“种子可食,风味似板栗”,所以我小心翼翼地保守者这株仙果的藏匿地点,以便秋季品啖...

可是当我再次来前来时,却只在树尖上看见了这么一个黑煤球...

于是我就在树下的草丛里使劲地扒拉...

由于心诚,还真被我发现了,只是:

苍天呐、大地呀,这出土文物似的黑色残骸,就是我心心念念的果子吗?


我再次查阅,原来“中志”里藏着几个字:果期初秋...

所以,我还得继续保密她的地点...

元宝槭

难见度:普通。

槭树科,槭属。

权威的“中志”叫做元宝槭、元宝树就是不叫元宝枫。

可是包括植物园的标牌在内,大家全都任性,全叫做元宝枫。这不是跟中志制气吗...

关于槭与枫之争,那叫一个乱,打得跟血瓢似的,有点要把人“气疯”的意思...

翅果形似元宝,里面的小坚果可以炒着吃,果仁含油量48%,是优质食用油。

我很惦记这个呢...

忍冬

难见度:普通。

忍冬科,忍冬属。

其实就是常说的金银花,泡水喝的那个。

金银花不仅是著名中药,而且是忍冬科的科长,统帅500位仙草呢。

正常花期是春天,个别花朵开到现在,也是奉了玉帝的圣旨了。

山茱萸

难见度:普通。

山茱萸科,山茱萸属。

核果椭圆形,约1厘米,像个缩小版的红枣。

悬铃木

难见度:普通。

悬铃木科,悬铃木属。


这家子名字乱得跟粥似的。

悬铃木被稀里马虎的称为“梧桐”,其实和梧桐根本不挨边...

"中志"按照一二三球,称为美国、英国、法国梧桐。

有人为了帮助大伙区分,编了顺口溜:

“一二三,美英法”...听着总想到八国联军...


真正的梧桐是梧桐科梧桐属,树皮青绿色,所以又叫青桐,就是传说里招凤凰的那种。

为了帮助大伙进一步区分,我续接了顺口溜:

“一二三青,美英法中”...这就成了联合国了...


如果较真儿,她们除了球数外,还有各自的特点,不过那是学究的事了。

中国人,瞧着外国人长相都差不多...

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也统统管他们叫“法国梧桐”...

皱皮木瓜

难见度:普通。

蔷薇科,木瓜属,就是贴梗海棠。

果子就是贴着梗长,大小跟乒乓球相仿。

成熟的时候黄颜色很好看,大部分的果形都不周正,确实有些皱皱巴巴的。

上面有一层明显的蜡质,而且闻着很香。

我啃过一颗落果,果肉是脆的,类似半熟李子那样的口感...

松鼠的数量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怕人,我们各忙各的。

它一般不下地,而我一般不上树,倒也相安无事。

说实话,楸、梓、黄金树不太好分,虽然花期、花色不同,但是树形树叶差不多,毕竟人家是同属的亲戚呀。据我所知,能把她们区分开的人,很多都用了两年以上的时间。

为什么我能确定这棵挂满了“豇豆”的树是梓呢?因为碰巧我查到了一篇文章,里面说梓树地点在“孙传芳墓大门前”,恰恰是我拍照的地方...

银杏

难见度:普通。

裸子植物,银杏科,银杏属。

银杏为中生代(0.66~2.52亿年前)孑遗的稀有树种,我国特产。

凡是这种“单种属”的生物爷爷,都让人心存敬畏。

银杏也叫公孙树、百果。

银杏只有种子,没有果实。

外面黄色肉质的是外种皮,成熟时颜色喜人、带白霜,但是奇臭无比...

里面嫩黄色的种仁既是美食又是中药。

比如:葱油白果百合炝芦笋,再点缀几个红色的枸杞子...

不能再说了,哈喇子都流了...

七叶树

树上挂满“大龙眼”。

七叶树果实成熟时自然掉地。

果壳分为几瓣,里面藏着“大栗子”,入药叫做婆罗子。

里面含有大量淀粉,但是有毒。

据说蒸煮后也可以吃,而且还是栗子味的。

这个...内个...还是算了吧...

构树

难见度:普通。

桑科,构属。

构树绕世界都能瞧见,我们从小称为“毛桃儿”。

构树分公母,果实叫做聚花果。

成熟前像个小号的悬铃木果子,成熟时神奇地钻出红色的果肉,我也见过淡黄色果肉的。

成熟果子的样子精美绝伦,让人过目不忘。

果树的果子能吃,我小时候就尝过“毛桃儿”的滋味,我觉得是一种怪怪的甜味...

白英或野海茄

难见度:★

茄科,茄属。

浆果球形,黄豆大小。

红的像玛瑙,绿的像玉石,玲珑可爱。

白英与野海茄很相像。

我当时匆忙只拍了果实特写,叶子等都没有,导致专家都没法帮我区分,这是个教训,同时也留下了念想儿...

紫珠

难见度:★

马鞭草科,紫珠属。

果实球形,熟时紫色,伞形分布,小巧玲珑。

颜色十分抢眼,是秋天美丽的点缀。

根茎叶入药,果子的价值主要就是观赏。

“中志”说果实“径约2毫米”,我建议改为“径数毫米”...

金银忍冬

在秋天的北京,想逃离金银忍冬的视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串串的红色果子在低声絮语,秋天来了...

海棠花

难见度:普通。

蔷薇科,苹果属。


您没有瞧错,是“海棠花”,不是西府海棠。

海棠既是观赏树木,也是著名水果,酸酸甜甜涩涩的,滋味无穷。

我觉得最好吃的,还是冻海棠...

我拍下这张照片,本来是为了开玩笑用的,堂堂植物园的标牌,不标西府海棠,而标海棠花,这不是逗我玩吗?

多亏我查了一下“中志”,吓出一身冷汗来...


这个玩意的正名还就真是海棠花,人家自己有独立条目,而西府海棠另有他物。

“中志”在西府海棠条目中说:

本种与前列海棠花极近似,其区别在于...

我国海棠的品种极复杂,尚待研究统一...


谢天谢地,多看一眼“中志”,避免了自欺欺人啊。

丢人现眼事小,不求甚解事大呀。

看来,我以后就全都叫做海棠吧...

蘑菇

难见度:普通。

蘑菇不属于植物界,而属于真菌界。

野外的蘑菇千姿百态,但是有一条钢铁纪律,就是绝对禁止瞎吃。

北植北湖风光

长白忍冬?

难见度:★

忍冬科,忍冬属。

忍冬属约200种,我查“中志”,这种黄色果子的接近长白忍冬,名字存疑。

日本小檗(bò)

难见度:普通。

小檗科,小檗属。

别称:红叶小檗、紫叶小檗。

浆果,约1厘米,鲜亮可爱。

根和茎含小檗碱,可以提取黄连素。

小檗属总共500种,中国约有250种,一般人是认不过来的。

菊展植物造型

美蔷薇

经过南植的一通折腾,再核对一下“中志”,没跑了。

“果椭圆状卵球形,直径1-1.5厘米,顶端有短颈,猩红色,有腺毛,果梗可达1.8厘米”。

花可提取芳香油、制玫瑰酱,花果均入药。

6.颐和园
日期:20190929,照片2张。

难见度:普通。
蔷薇科,桃属。
桃原产中国,中国是桃的起源地,咱们吃桃历史已经有六七千年,文字记载历史超过3000年。
《礼记》中,桃李梅杏枣是祭神的五果。
桃李满天下,桃早已走向世界,其中起源于中国的品种就达上千个。

桃不仅是美味的水果,还是美丽的观赏植物。品种那就海了去了。

有些观赏品种,九月底果子还可在树上挂着。

这两张照片中的桃树,在颐和园到西苑的马路南边。

7.颐和园
日期:20191005,照片6张。

难见度:普通。

柿科,柿属。

原产我国长江流域,栽培历史悠久。全国多地、世界多国有栽培。
品种据说达到惊人的800种以上,连“中志”都在食用、药用、观赏等方面颇费笔墨。

因为与“事事平安”同音,直接被栽进了颐和园乐寿堂的西墙边。
而且,模样简直就是奇葩。
您瞧瞧这歪瓜裂枣的模样...

繁殖主要靠嫁接,树下常见明显接痕,砧木常用黑枣。

现在,村里的柿子都没有人摘了,就在树上瞧着,有退出鲜果市场的趋势。

我小时冬天吃柿子,那可整个一个喝了蜜了...

北京人爱说歇后语,还总跟老太太和柿子过不去,比如:

老太太吃柿子,专捡软的捏;

老太太吃烂柿子,嘬瘪子...


慈禧太后老佛爷这柿子,被我封了新品种,就叫做“西太后”...

蛇莓

难见度:普通。

蔷薇科,蛇莓属。

脚边的草地里,不时出现蛇莓的影子。

红色的球球其实是膨大的花托,上面顶着的,才是小小的瘦果。

我尝过蛇莓的果子,水了吧唧的,滋味寡淡。


蛇莓不是野草莓,野草莓是草莓属的。

她们的果子从结构到模样都明显不同。

野草莓的果子很好吃,只要你见过草莓,你的眼睛和舌头就一定能区分她们。

枸杞

在山石、坡地等处很常见。

难见度:普通。

别名:莲花、荷花、芙蓉、菡萏(hàn dàn)。

原产地可能是印度、埃及、中国,中国在3000年前即有栽培。

“中志”分类:睡莲科,莲属。

APG IV分类:莲科、莲属。只有1属2种。

至于栽培品种数量,就多得难以统计了。

果实是莲蓬,是膨大的花托。

里面的莲子是种子。

莲浑身上下都是宝,是古今中外、人神共仰的仙物儿...

银杏

东宫门外的马路边,一棵树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的银杏。

8.北植
日期:20191012,照片14张。

金银忍冬

北京的秋天,想无视金银木,那是不可能的...

南瓜属

难见度:普通。

葫芦科,南瓜属。

南瓜属包括南瓜、笋瓜、西葫芦,就连亲妈认着都晕。

南瓜:果梗粗壮,瓜蒂扩大成喇叭状;

笋瓜:果梗短、圆柱状、无棱槽,瓜蒂不扩大;

西葫芦:果梗粗壮、棱沟明显,瓜蒂变粗、但不成喇叭状。

总结与提炼:

南瓜瓜蒂呈喇叭状,笋瓜果梗圆柱没棱、瓜蒂不扩大,西葫芦果梗有棱。

下次买菜前,记得抱上“中志”哈...

千万忍住脾气,别和卖瓜的打架哈...


北植今年菊花展的创意是:堆一个瓜山,看你晕不晕...

某槭某枫

红色翅果挺可爱,

品种难认人气疯。

矮紫杉

难见度:★

裸子植物,红豆杉科,红豆杉属。

是东北红豆杉(紫衫)的一个培育品种,“中志”未收录。

里面是种子,外面假种皮鲜红色,非常好看。


简直就是仙物一样的存在。

地上有一枚落果,放大仔细瞧瞧...

真是活灵活现,喜煞人也...

是那种捧着怕化了,捏着怕碎了的感觉...

红色假种皮甜丝丝的,里面的粘液能拉丝...

珙桐

难见度:★★★★

蓝果树科,珙桐属。

单属植物,即珙桐属只有一个种。

“中志”作者甚至认为,应该另立珙桐科。

植物活化石,1000万年前的孑遗植物,中国鸽子树,植物里的大熊猫,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我与珙桐有着前世之约,千万年后才相遇。

今年5月,她让我看了最后一朵花。6月,又让我看了她的果。

每次前来,都轻手轻脚、小心翼翼。

10月天渐冷,她就被早早地保护起来了。

密密的叶子间,我的雷达眼睛,又看见了一颗果子,心里自然是一阵欢心、心满意足。

默默地凝视她,默默地祝福她,愿她枝繁叶茂、地久天长...

心灵之约,并非空穴来风。

渐暗的天色里,我扫了一眼湿泥树坑,泥土碎石中的一个影子,让我竖起了汗毛,在几乎相同的颜色里,我瞧见了一个圆球,我小心地捧起,果然是一枚珙桐果。

她就在那等着我一个人,而我也能在茫茫地球上找到她...


卵形核果,约3厘米。紫绿色带麻点,有点像小猕猴桃。
遗憾的是珙桐的果子,几乎不能自然繁育...

凤仙花

难见度:普通。

凤仙花科,凤仙花属。

就是指甲草。

蒴果纺锤形,两头尖,密被柔毛。

凤仙花特别好玩。

成熟时,蒴果的几个裂片就积攒了神奇的力量,变成一颗微型炸弹,稍微一碰就爆炸,将种子远远弹射出去。

不熟悉的人,也会被吓得跳起来...


我能透彻理解植物里面的物理学定律、化学方程式,以及数学公式。

但是我还是无法理解生命的奥秘,这也是人类目前认知的极限...

木瓜

旁边是一棵茁壮的木瓜,我能瞧见藏着的果子,我就是在这里认识的木瓜,这是不会忘记的事情...

楝(liàn)

难见度:普通。

楝科,楝属。

也叫楝树、苦楝(记住苦恋就行了)。

核果球形或椭球型,1~2厘米,绿色的时候像枣,很可爱。

果实叫做苦楝子,入中药,据说很苦、有毒,不能吃。果仁可以做润滑油或肥皂。

我编辑文字时,极少采用复制的方法。最简单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啥也得不到,亲手打字不就是学习与认知的过程吗。

比如,“中志”说核果球形至椭圆形,就没有我说的准确...球是三维立体,而椭圆却是二维平面...

柘树

10月12日,我的宝贝柘树,果子变成了粉红色。

9.紫竹院
日期:20191020,照片5张。

山茱萸

树下的落果,放在马路上拍照,然后搁进嘴里,咂么咂么滋味...
等我把照片放大以后,真和大枣难以区分啦...

日本小檗

果子红了。

南天竹

难见度:普通。

小檗科,南天竹属。

南天竹既是中药,也是木本观赏植物。

姿态清雅,果实热烈,可以做盆景。

浆果,小红球,几毫米,一堆一堆的。

“中志”说果子是镇咳药,但是过量有毒。


有资讯显示,南天竹在有毒植物中榜上有名。

海棠

这样叫就不会错了。

有些海棠,即使成熟了也是白色的,并不变红。

但是也晶莹剔透,挺可爱的。

瞧着那模样,估计肯定很酸涩、质地坚硬、渣子多。

地上有落果,捡一个,用牙尖稍微嗑一点点,准备好龇牙咧嘴“呸呸呸”...

咦...居然是酸甜的呀...而且很面...没有渣子...小号黄香蕉苹果似的...

人不可貌相,果不可眼量。

那用什么量?当然用嘴量...


铁的前提是:

不认识的别进嘴哈...

经历了荷叶的婀娜,

经历了荷花的璀璨。

低下头歇息一会儿,

回味梳理昔日记忆。

10.我的宝贝木瓜

虽然捡的时候就是伤痕累累,仍然是我的珍藏宝贝。

后记:
1.拍了40天,写了仨礼拜,记北京秋果。
2.所有照片是我拍摄,文字是我编辑。
3.写得很慢的原因,是我逐条对照“中志”,反复查阅其他资讯,以尽力减少错误。

4.我没有识别出的谬误与疏漏之处,敬请斧正。

大于二
2019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