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墨 海

(部分照片为海鸥社区提供)
撰文: 墨 海
编辑: 云 峰
本文所摘录的谈话均由笔者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本篇为记实原创。


前 言

在我做这个《美篇》时,为了补充一些照片,我特意来到了童年生活的西山上。触景生情让我想起了一桩往事。

现在的"海北小学",当年是一片墓地。三年(1960一1962年)自然灾害时,为了填饱肚子,爸爸带着我起早贪黑在坟墓的夹缝中开了几块"巴掌"大的小荒地,有的种几株苞米,有的栽几棵地瓜。

记得有一年秋天,我放学后独自一人来坟地里起地瓜。刨着刨着,突然间黑云压顶,狂风大作,雨如盆倾。风雨中我发现海茂坨子的海面上,升起了一个黑灰色的弯弯曲曲喇叭状立柱,比黄山炮台都高,当时我吓坏了,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便顶着风雨,提起篮子,杠着蹶头就往家跑,由于慌不择路,一只腿竟踩陷进了一座枯烂的坟穴之中,腿上还挂了彩。

回家后把看到的情景告诉了妈妈,妈妈搂着我说:“儿子,不用怕,那是龙吸水,是个好兆头。”但由于害怕和惊吓,再加上汗后着凉,结果还是大病一场。

常言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弟弟还小,家里除了爸爸,就剩我这个只有十来岁的男劳力了。我和姐姐在锅炉房外捡过煤渣,在工厂食堂后身拾过菜叶,夏天去盐岛割过牛草,秋天到苞米地里刨过根茬子,当然赶海是我冬天最苦的主业…

岁月真是无情,转眼过去了差不多一个轮回。虽然青山不在,老居依旧。但看着蟹子湾渐渐地披上盛装,心情依然是格外地激动,更为这些为民操心劳作办实事的领导们所感动。所以要为他们点赞!

社会主义事业每前进一步都是那个时代的人艰难奋斗来的。走进新时代,振兴地区经济更需要有一批根植于民,心系百姓的好领导好带头人。于遵书记和他的一班人马,正是这样的人。我们满怀信心期待着!

童年的蟹子湾

2019.10.24凌晨三点




  大概没有人会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偏僻、神秘、又脏乱的小海湾去修建一座滨海公园。
说偏僻,这里三面环海,一面依山,与大连东港隔海相望。只有704公交通到这里,而且是尽头。除了还在这里居住和工作的人,很少有人来这里。

  说神秘,龙头山下的523厂至今仍有很多人不知道它是生产什么的?仅厂名就变更了多次:开始叫建新公司,我父亲入厂时叫"八一厂",先后又改名国营523厂,旅大机器制造厂,大连宝原核设备有限公司…

  至于"蟹子湾"这个名字更鲜为人知了,去年初夏,我发了一篇《蟹子湾老顽童的一天》的文章,竟有那么多人问我“蟹子湾"在哪里?

  曾几何时,这里的神秘消失殆尽,昔日辉煌变成一片废墟,多少残旧的住宅勉为人居,医院被毁,俱乐部变成仓库,技校人去室空,体育场堆成了垃圾山。甚至连一个公共浴池、储蓄所、邮政所也没有。这里几乎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今年夏天,蟹子湾突然间车水马龙,热闹起来了。一打听,说是要修《滨海公园》,于是蟹子湾的发小们顿时兴奋了起来,甚至在群里热烈争论起给这个公园起个什么名字?有人说应该叫《蟹子湾滨海公园》,也有人说应叫《523滨海公园》…因此大家还开始去挖掘历史,到底是先有“蟹子湾",还是先有"523"?

  当然这里说的不是一起单纯的争论,而是说公园的修建大大的触动了民心!

  2019年7月末,当《蟹子湾公园》碑石揭幕时,我在第一时间向群里发布了消息,蟹子湾的发小们顿时欢乎雀跃起来,纷纷赋诗献文以示庆贺。同学们三五相约来到这里拍照留念。好象迎来了一个圣大的节日。

我想这就是民心所向!

  可是在这样一个偏僻的被遗忘的角落里政府竟然会投资去建一座滨海公园。既让人万分惊喜,也留下了几分诧异?政府做这样的一个惠民的重大的决定,其背后一定会有鲜未人知的故事。也是我探究的一个心结。

  2019年10月10日我突然接到一个莫名的电话:

“请问您是《童年的蟹子湾》吗?您是‘王哥’吗?”

“啊?”“您是那位?”

“我是523厂海鸥社区的书记,姓刘。”

“请问有什么事吗?”

“甘井子街道的于书记想见见您,有时间吗?”

我怔了一下,有些惊异!然后未加思索地回答说:“好啊。”

虽然我从来就不认识这两位书记,但我觉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或许可以借机解开我心中那团兴建《蟹子湾公园》的由来之谜。

  我们的会面约定在海鸥社区。

  海鸥社区的旁边就是吴运铎广场,正对着原523厂的正门。这个广场前曾是当年通勤职工上下班乘车的地方。现在已成为甘井子街道法治文化广场和红色教育基地。

  这里是社区前的海鸥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可以说是523厂的文化娱乐中心。那时常常吃不饱肚子,但丰富文化精神生活常常让我们忘记了饥饿,伴着我们度过了苦乐的童年。这些参天大树可以为我们做证。

  2019年10月15日上午10点半。我们一起来到海鸥社区的小会议室,随同的还有街道办的李主任和社区刘书记。

于书记给我的第一印象,儒雅谦和,平易近人,没有一点官架子。

  交流的主题真得就从蟹子湾的改造谈起。

于书记说:我在网上读了你和你的朋友们写的关于蟹子湾的文章和诗歌,很感动。谢谢你们为宣传这片美丽的海湾所付出的努力。

他介绍说:我是营城子长大的,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我家乡的那片海,它是那么的辽阔和美丽。2017年6月我调来甘井子街道工作,当我踏上海鸥、海燕和海茂这三个社区深入调查后,心情是十分沉重的。改革开放40年了,这里的好多百姓住的依然是上世纪50年代建的旧房子,有些还是危房。到处是堆积如山的垃圾,蟹子湾畔满目创伤。三个社区竟然连个公共浴池都沒有,老人们取个工资还要坐公交车,我很感慨也很心痛,这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啊!

  于书记饱含深情地说道:523厂是曾经为新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的地方,也是钢铁战士吴运铎及其战友抛洒热血和献出生命的地方,很多健在的老军工现在还住在危楼旧宅之中。看到这些我心中很不是滋味,为官一任总要为百姓做点事情啊!我们想尽办法四处引资招商,可人家一见这里地理环境就都退却了。不愿来,也不敢来投资啊!

  是蟹子湾这块宝地,为我们打开了心结,让我们豁然一亮。这里的海湾,这里的每一块礁石,还有承载着厚重历史的龙头山…不仅比营城子的美,就是在国内的海岸线上也很罕见。她的脸上虽然有污垢,身上划有伤痕,但只要我们把她修整漱洗打扮一番,她的青春和靓丽一定会重返人间。

  于书记说:习近平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市委市政府,区委区政府也要求我们,必须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我们办事处的同志认真学习,齐抓共管,要让这里的海变蓝,山变绿,让这里海岸变成花园,让这里礁石变成自然博物馆,我们要让那些健在老军工及其后代们尽快地住上新房子,过上並享受幸福的生活。要让甘井子的百姓们有一个休闲的好场所。

我们还要把蟹子湾创建成甘井子的一个一流的山水环境品牌,要把蟹子湾公园打造成一張招商引资的靓丽明片。我们要让这里的那些百年的老梧桐树焕发青春,我们就不信引不来金凤凰!

这就是我们建没《蟹子湾公园》的初衷。

  于书记的一席话激起我心海阵阵涟漪。这是一位有担当负责任有抱负的执政者的心路。

关于心路,陈晋所著《独领风骚》书中有一段很精采铨释: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漫长,是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短促,是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险峻,是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宽阔,是心路。

世界上什么样的路最难走,是心路。

  心路决定着思路。思路激发着挑战和出路。在《2018年甘井子街道招商手册》的封面上有一句话说的好:"起航新时代,再创新辉煌"!于书记和他的战友们真是"剑走偏峰"杀出了一条血路,大有一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胆略和气魄!这是一条关系民心民生的富民之路,也是一条被“逼上梁山"的风险之路,更是功在当代惠及千秋的德政之路!这条路让蟹子湾的父老乡亲们看到了明天的希望!

  退休后,我每年从五月始,几乎每天清晨都驱车来这里游泳。今年则多了一件事,几乎每天都去公园的建设工地上去逛逛,在这里拍拍照,留下些记忆。与工人们交谈,记录着工程进展的点点滴滴,並把这一切及时地告诉我的发小和朋友们。这些消息点看率已数以万计,访问者遍布全国。一个小小的蟹子湾改造工程为什么会引起人们这么大的反响和关注,我想这不仅因为蟹子湾的自然风光美,更是因为《蟹子湾公园》修到了人民的心坎上。

  记得建设中的《公园》观景台被拆的时候,岸边响起了一片骂声,百姓们不清楚拆的对与不对?但从骂声中可以听到百姓的心声。因为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把《蟹子湾公园》叫做“民心工程"。不难想象这里的人们对幸福的渴望是多么的炽热,对政府的这一举措是多么的拥护!因为《公园》的建成不仅改善了环境,惠及当地百姓,而且惠及到整个周边地区。让这个地区的人们有了一个休闲的好去处。

  豫剧《焦裕禄》有一唱段唱的好:

“老百姓心里有杆秤,

知道你是重还是轻。

老百姓心里有面镜,

知道你是浊还是清。

老百姓是天,

老百姓是地,

老百姓是千万条树根把大树撑。"

  于书记的一席话让我看到了,他是一位心里装着百姓的领导者,他的团队是一个时刻想着为人民做事的群体。

社区刘书记对我说:根据于书记的要求,社区对所有健在老军工都建立个人档案,抢救挖掘523厂的历史资料;正在调动社会力量解决他们晚年的生活问题;对吴运铎广场要进一步完善保护,让它成为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场所;对523厂俱乐部这样的历史建筑要做好遗产保护;对这里的每一棵百年大树也要倍加呵乎,严加管理…

应该说这几年政府加大了城建环境的投入,这里的环境已有了较大的改观:吴运铎广场的建设结束了这一地区沒有休闲广场的历史;海鸥街的大树保护完好;街道泥泞的路面铺上了沥青;北山上也修筑了盘山路和休闲设施…但这一切与政府的奋斗目标还相差很远。

  改革开放以来,一些干部为了政绩,岡顾历史,不惜牺牲自然环境和历史遗产为代价,使多少历史遗产和自然遗产毁于一旦?!

大海是动感的旋律,建筑是凝固的音符,礁石是远古的传承。它们都是不可复制的。于书记心里装着它们,並把它们融进了现代社会建设和发展。让我们亲眼目睹了这些走进新时代的领导干部的所具备的山水环境大观,生态城建大观和科学发展大观。我们应该为他们点大赞!

  于书记的思维宽宏而缜密,善于捕捉和调动社会一切积极因素,参予到伟大改革建设中。他是在网上看到我们这些闲人野鹤在为蟹子湾讴歌,竟然在百忙之中亲自约见我这个草民代表,对我们这些舞笔弄墨的闲者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高度评价,並让我转告我的朋友们。

他说:“谢谢你们!並希望你们为《蟹子湾》地区的建设发一份光,出一份力?"

这也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临别的时候他还送了我几本书:一套《惊天怒潮》;一本《老甘井子历史钩沉》;还有一本《招商画册》。

这些资料对我来说实在是弥足珍贵。他似乎知道我需要什么。

  “历史无声,岁月有言。沧海变迀,遮掩不了历史的光辉;岁月蹉跎,磨灭不了伟大的功绩。”(摘自《惊天怒潮•序》’。

  会面结束了,我的心情依然无法平静。归来的路上耳边不断回响着于书记那段朴实而铿锵话语:

“蟹子湾是进入523厂社区(海鸥、海燕、海茂社区)的门户,建造《蟹子湾公园》不仅仅是要保护好这片自然遗产,更要创建成甘井子的一块品牌,要使它成为一张招商引资、改善民生的靓丽的名片。”
“我们绝不能忘记,这是一块烈士觧血染红的土地,共和国不应该忘记他们。”


  甘井子街道占地20余万平方公里,下辖15个社区,其中海鸥社区、海燕社区和海茂社区的名字最为响亮。人们期待着《蟹子湾公园》早日竣工,更希冀着海鸥和海燕早日展翅腾飞,海茂山绿旧貌换新颜。让这里的人们尽快享受到改革的红利,过上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对此我充满着信心。

因为这里有像于书记这样一些心里装着百姓又敢于打拼的新时代的领导干部。

李杜诗篇万口传,

至今已觉不新鲜。

江山代有才人出,

各领风骚数百年。

(清初赵翼的《论诗·其二》)


诗人是为新诗的革新而发出了如此的感慨。于书记和他的团队也在写诗,写的是为民众谋幸福之路的史诗。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社会主义是奋斗出来的,幸福的花儿一定会在蟹子湾畔斗艳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