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尼采

  收好帐篷打上背包,  拔营的号令在空中回响,先头队伍迈开出发的脚步。

     站在湖畔,我真的不愿离去,从未体验过如此这般依依不舍。

我将目光投向湖面,她冰凉的面容平静似水,她冰凉的体温宛若秋水伊人,而我,却依依不舍肃立风中………

  那是一个寒气阴凉的冬夜,我给自己沏上一壶茶,独自一人呆在书房里。

   打开电脑,吹开键盘上的尘埃打出

           《心湖》

时光里

你留下一卷佶屈聱牙的经文

无人为我解读


我没有过多的奢望

我只等你为我卸轭

趁我仍有未干的泪

未谢的微笑

且让我放任一次


我只想去远方

解读手中的经文

寻一处无风的湖面

映出梵心点点

      

         2016年11月7日•冬夜

   

    2016年冬天,当我写下《心湖》时,我离开了工作三十年多年的国企,我将赤诚留在那里,一转身芳华碎了一地………

  无法确认这世上是否有一处湖泊和我心境中的哪个湖泊相似,或许这世界根本就没有,即便有,她也只是停泊在我的梦里……     我不知道她在何方?         逝水流年,梦境里的湖水早已枯竭,我以为今生再也无缘与她相遇时她却碧波荡漾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不敢相信,这世上果真有一处和我梦境相似的湖泊,她就在远方静静地看着我,等待我的成熟,待我历经沧桑之后去阅读她的风情万种。

相逢却似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知 。   

梦是人类潜意识活动的地方                              —弗洛伊德     

那么,我的潜意识里有湖泊的倒影,折射出我渴望宁静致远。      此刻,我刚来到她的身边,就要和她说声再见!好在,昨晚众人入睡时,我仍守护在她的身旁,一睹她冷艳的夜色。

湖光山色深深地植入在我的梦里。即便将来老去,我仍能清晰的回忆起那个月色撩人的夜晚………

  空荡的营地宁静如初,队员们早已出发,再不走就要落单了。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湖泊,不知道他们心中的那个湖泊是否和我一样,盛满了惆怅。

沿着湖畔行走,阳光洒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绕过这道湾就真的要和天堂湖再见了。

我卸下背包,走向湖畔,俯身,捧起湖水,浅浅沾上一口,泪水一涌而出……

所有的坚强霎那间被捧在手中的湖水打败,我竟然脆弱的不堪一击。

  身体上的疼痛早已麻木。昨夜只顾发呆,愚蠢的忘记将湿透的鞋子用塑料袋罩上,早上一起床,发现两双鞋子冻得像两个坚硬的石头。

这次重装徒步,为了尽量减轻重量,没有带上备用鞋子,这下可要命了,今天将要翻越的是海拔3860米的雪山啊!

先头部队早已出发了,我连鞋子都无法穿上,急中生智,我用登山杖,用力的把鞋子拍软,再用保温杯里的热水把鞋带淋湿,解开鞋带,脚还是无法伸进鞋子里,于是立刻掏出小方给我的垃圾袋套在袜子上,顺利的穿好鞋子。

没想到这样的应急处置反倒让双脚干爽无比,丝毫感觉不到鞋垫冰凉的湿润,带着愉悦的心情加快脚步追赶前方的队友。

顺着马道前行,前方传来队友的声音,登上一个狭窄的栈道,一处与世隔绝的风景猝不及防的撞进我的怀里,这就是传说中的鹰嘴岩,每一位乌孙徒步爱好者为之向往的地方。

尽管神驰已久,遇见她之前,我还是做好了相应的心里准备,当真的遇见她时,还是被她的气质所征服。

  这些年,在路上我见过这世上最深情的回眸和最温馨的微笑,而她的俊秀,一上来直接戳穿我的心骨。

    如果说:“乌孙像一个待嫁怀春的少女,养在深闺人未识,她有着天使般美丽的容颜,那山那湖对我们的引力是本能难以抗拒的” 那么,鹰嘴岩则让我心潮彭拜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净土,等待着那颗心灵的安放。

为了一睹你的芳容,我从远方赶来,只为赴你一面之约!

如果说旅行是一场邂逅,那么最后我们遇见的是自己。

每个队友,在此展现出来的都是最好的自己。

  最严峻的挑战在脚下延伸,抬头便是3860米的阿克布拉克达坂。

未来的五个小时将在不断的攀登中前行。这也是整个乌孙行线路最危险,最艰难的一段路程。

(在我补写这篇游记时,我已坐在自己家中喝茶,而在中秋节之后,又一批国庆期间徒步乌孙的队员在此摔掉两个。此刻我也不愿提及那段艰辛的旅程,想起来至今仍然后背冒着凉气)

  圣洁之中,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此刻我的心也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干净,心无杂念。

  会当凌绝顶时,你的胸怀将是整个天下。

翻过雪山已是下午3点多钟,还有5个多小时路程,才能到达今晚安营扎寨的小树林。

高度紧张之后,行走在山谷之中那才叫磨人,湿滑泥泞,只能踩在马道上行走,偏离马道极有可能误入沼泽地。

遥想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天色渐渐向晚,背包越来越沉,路过几处小树林都不是今晚安营扎寨的小树林。

先在石头上直一直腰吧,不然这副老腰就要断了。

  哗啦啦的河水在耳边流淌,穿过一片树林,终于看见先抵达队友搭建起来的帐篷。

飞翔、倪哥早就给我选好一块平整的地方搭建帐篷。

拖着疲惫不堪的步伐,我和一旁的队友说:今晚一定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睡上一觉,远离呼噜声,话音刚落,芋头打我身边过。

“说我吧,大海”!说曹操,曹操到,我还没点名,芋头自己就招了。

芋头比我小几岁,和我夫人同龄,芋头和我爱好一样,喜欢健身,这次徒步乌孙也是重装组的。

芋头是一个毅力极强的人,翻越雪山时没有戴上防护墨镜,患上雪盲症。最后一天徒步,看见一点阳光,便会刺眼的疼痛,他是流着泪走完全程的。


  我是最后一个搭好帐篷的,帐篷外随处可见尸横遍野的羚羊角。

原本飞翔,倪哥给我选的地方不错,我想再清静一点,就把帐篷搭建在树林深处,队员们集中搭建在河边的树林处。

  晚餐后,小李在中央的空地上升起了篝火,大家把湿淋淋的鞋子和衣裤都拿出来烤火。

大家围在篝火旁聊着天,前几天紧凑的行程,晚餐后大家都睡了。这是大家相处的最后一个夜晚,明天徒步结束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

当分别来临时,这个夜晚就像熊熊燃烧的篝火一样温暖着彼此。


我的头灯不知在那里掉了,在领队那里借来头灯,返回树林时,发现搭好的帐篷不翼而飞,地上剩下一堆拴马的绳子,我举起头灯射向远处,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一阵马蹄声消失在树林深处。

我的两个背包都在帐篷里,从未有过的惊恐突然降临,马帮偷走了我的帐篷,我急忙呼喊临近的飞翔,声音几乎变了调,飞翔安慰着我,别着急,好好找找。于是,两把电筒射向树林深处……

树林的角落,闪耀着荧光,在电筒的照射下,一条荧光带出现在眼前,那不正式我的帐篷吗,帐篷周边的荧光带在电筒的照射下反射出光芒,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一念之间,善恶两边,我首先想到的是马帮偷走了东西,悲哀啊!

之前,我看见一闪而过的黑影,并非是错觉。马帮的马都拴在后山,一匹马儿正好在我的帐篷附近吃草,我突然闯进,电筒一照,马儿受到惊吓,一闪而过。

虚惊一场,我钻进帐篷拉上睡袋,很快将进入梦乡。



迷迷糊糊,帐篷有些晃动,随之而来的沙沙声围绕在帐篷周边,我警觉的从睡袋里伸出手,紧紧握住睡袋旁边用于防身的登上仗,全身僵硬的在帐篷里不敢大声踹气,就这样,不知僵持了多久,两眼打起了架,我困倦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一天行程,要淌过48条冰凉的河流。翻过雪山后,膝关节的旧伤开始加重,红肿,本打算最后一天的行程徒步走完终点。无奈,只好作罢,继续与马为伴。

  荒无人烟的无人区,烈日炎炎,骑在马背上,并非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惬意。

从早上上马,骑到下午,双腿和屁股疼痛难忍。

烈日下,马儿不但载着我,还哒着后勤物质,火把骑的那匹马在行走中就累趴在地上不愿起来。

我们不时下马,让马儿在附近吃一点草,待马儿恢复体力后继续上路。

马儿也是有脾气的,有时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原地不动,不管你怎么叫它都无动于衷,晒在烈日下,等待后面赶过来的马帮,抽打它们的屁股。

两天,骑马的行程中我都是骑的同一匹马,渐渐地与马儿建立起一点信任关系。骑在马上,我时常用语言和它交流,行进间,每当它停下来吃路边的小草时我都耐心地抚摸着它的颈部,待它吃好后拉紧缰绳,可它还是偶尔不听使唤,毕竟它的主人不是我这个汉人,没将我蹶下马就算不错了。

  烈日炎炎的河堤,一望无边的无人区,随处可见枯萎的树枝,生命在此显得的渺小无比。

寂寞之中,偶尔遇见徒步的队友如同遇见亲人一样。

  下午穿过一片沙棘枝树林,手机断断续续有了信号,穿过河谷再骑行几公里就是黑英山,徒步的终点。

趁着微弱手机信号给家人报个平安,出发前我把领队的电话报备给家人,以防意外,几天处于失联状态,最担心的一定是他们,还有八十多岁高龄的老母亲。

穿越棘棘的沙棘林,骑在马背上摘下几粒沙棘含在口中,在落日的余晖中走出荒野,口中酸甜的沙棘汁和我此刻的心情一样,回望来时的路,眼角渗出泪花………

  俯身下马的那一刻,我与马儿之间建立起的那份感情,让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紧紧地抱着它的脖子不愿离开,趴在马背上,希望它能感受到我此刻的心情。

  吻它的那一刻,它的眼神告诉了我……

转身,我向它的主人走去,加上微信。

某一天,当我想起它时,希望在微信的那一端能看见它………

队友小李提供的行走轨迹

终点与倪大哥深情拥抱

  徒步中倪大哥舍不得吃的苹果🍎,在终点站送给了我,预示着平安回来!

  再见乌孙!

后续:人物篇

  小李,天狼之路走出来的90后,体能充沛,走过不少顶级的徒步线路。酒量和我不相上下,知识面却让我望尘莫及。

科克苏河那个夜晚,帐房外下着雨,阴冷潮湿,围炉夜话,不知喝了多少酒,队友们都钻进睡袋里进入梦乡,我仍然和小李子喝着酒聊着人生。

90后的小李真可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最喜欢的就是他会把掌握的知识当成故事讲出来,和我也极有缘分。总之挺喜欢这样的90后。

有趣的是,喝高之后我怕打搅睡在我旁边的妹妹,小李送我回到牧民家的帐房里,我和小李换了一下地铺,挤在男生那边进入梦乡。

天亮之后,小李的睡袋也不知道被谁收走了,至今仍是个迷,希望看见这篇文章,误收睡袋的朋友出来打个招呼,不然我会忐忑不安,因为,换铺的要求是我跟小李提出来的。

  小方是我最先认识的90后,比我家犬子大几岁已是两个建筑公司的老板。

小方的网名很低调 ,(•)对就是括号里的那个点。而这个“点”在我看来非同一般,点在那里亮在那里。小方是一个极爱分享的90后,一点也不吝惜背包里背的东西,大到苹果、梨,小到西洋参片无所不有。情商更是无可挑剔,除了工作更是户外发烧友,走过许多线路,歌也唱的不错,最让我欣赏的是那种友爱精神,满满的阳光。

真心希望他自己的公司未来的道路上越走越宽!

甘苏是一个有故事的女生。在路上是个女汉子,安静下来是个淑女。

看似文静,其实不然,在户外有着骄人的成绩:先不说走过多少长线,就说那几座山峰就会让人望而却步。

四姑娘山三峰5355米,那玛峰5588,雀儿山6168米。几乎每一座山峰都是极富挑战性的。

目前正在计划攀登一座7500的雪山,争取拿下国家一级登山运动员证书。

生活中的甘苏是一位有仪式感的女性。大家看到的那张鹰嘴岩经典大片,足以说明一切。

生活的舞台,无需备用潜台词,你内心的一言一行就是你行动的台词,所谓气质,其实是你内心真实的写照,由里而外。

徒步中,我发现甘苏时常会停下脚步与路边的野花、小草“对话”并将它们拍摄下来。即便前方路途遥远,并未一味赶路,忘记了身边那些绽放的生命。

身心同行才是徒步的最高境界。

甘苏是我在驴友圈里认识为数不多的才情女子。

她的公众号《美阿甘读书》是这样评价自己的:静如处子,动如汉子 ;读书行走,践行两处。

  五哥与我同龄,户外资深玩家。

稳健、沉稳、内敛的气质即便不说话也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五哥是一位摄影高手,群里分享的大片多数来自五哥的手机,用手机就能拍出大片的效果可见其功力深厚。

于我而言,更让我感动的是五哥对我的关照。可以说没有五哥的关照我将很难完成后续的徒步。

五哥给我的关节贴大大地缓解了膝关节的炎症,长距离徒步结束后,五哥就会给我备上后几天的,五哥亲手给我贴膏药的那一瞬间,真的让人泪奔……

  倪嘉大哥新疆本地人,全国优秀公安干警,队里最年长的大哥,退休后的大哥每天坚持徒步行走,1米8几的个头,体重从两百斤降到一百九十斤。满满的正能量时常激励着年轻人。

60多岁的人重装徒步。六天六夜与大哥朝夕相处,大哥身上的品质不断的感染着我,我们成了哥们。

最让我感动的是,大哥身上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不愧是公安战线劳模。

在翻越3860米阿克布拉达坂时我曾一度为大哥担心,那么大的体重,积雪那么厚,坡度那么陡峭,所有队友都翻过雪山时仍不见大哥的身影,在我替大哥担心捏把汗时,一个伟岸的身躯出现山峰上,我感动不已,想冲上去给大哥一个拥抱。

这种友谊延续至今,前两天大哥还问我膝关节恢复的如何,康复后期待着再次与我一起徒步。

徒步结束后,我在乌鲁木齐停留期间,大哥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失言了。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给大哥微信,微信的那端我听见大哥的声音………

我向窗外望去,天好蓝啊!

  行走途中,还有一些叫不出网名的队友也挺让我感动,那个拍星空的90后大白,那个叫行长的队友等等……

行长每次从我身边过时,都会说上一句:“大叔加油”。

徒步途中最艰难的不是物质,而是精神力量,一句,加油大叔!胜过一切。

  说到乌孙不得不说一下下面这个人物,他就是乌孙古道的守护者—户外旅行专职领队拉条子。

一个人能沉淀下来行走在古道上,一走就是十多年。

这可不是一般的古道,这是一条充满风险的古道啊!每隔几年,都会有人丧命于此,一些徒步者鲜活的生命在此画上句号。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力量在支撑着他,如此的坚守,他对这里的每一草每一木都是那么熟悉,他与牧民打成一片,他将整个生命拴在这条古道上。

他若有机会来重庆一定请他吃最好的火锅。

飞翔网名全称:飞翔在山岗。

飞翔是这支队伍中最为神秘的人物,乌孙徒步结束后我是最后和他分手的。遗憾我连一张他的照片都没有,只有一张背影的照片。

飞翔之所以神秘在于无法一睹他的真容,从第一天见面起直到大家分手后,飞翔始终戴着黑色防晒头套,和反恐特种兵那款一样。

飞翔称得上真正户外徒步高手,狼塔在他徒步经历中也算不了什么。这次徒步翻越雪山时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强人,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选择路线往往是坡度陡线路短的攀登。最厉害的是平常徒步队友提前一个小时出发,他在后面都能赶上,更夸张的是,人家徒步相机不离身,时不时停下来拍片,而菜鸟都是用手机拍摄。

其实,飞翔是很有生活情调的人。长途爬涉最忌讳的就负重,要求除了生活必需品之外尽量减少没有用的东西买。飞翔背着折叠靠椅徒步,背包里还装上好几瓶白酒,坚果之类的东西。每天徒步结束后都会在自己的帐篷里小酌几杯。

有一点和我一样,露营时喜欢选择僻静一点的地方安营扎寨。

科克苏河那个下午,雨下个不停,住在牧民家,飞翔拿出坚果、巧克力,当然少不了白酒,不一会两瓶酒就没了,酒后文艺表演结束后,飞翔就睡着了。

晚上,吃完牧民烤的羊肉串,我继续和小李喝酒,喝到后半夜。

其实,那天我特别想和飞翔“把酒话桑麻”。

徒步结后,大家各奔东西,在库车火车站,我与飞翔再次相遇。乌孙徒步一同走出来的战友见面时分外亲热。

飞翔远远的和我打着招呼,让我改签班次,车票换成软卧和他一同回乌鲁木齐。

记得和飞翔分手后,我在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段感慨的话语:

天亮了,我们分手在茫茫人海中,来不及道别就被这座城市淹没……

  别致: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姑娘,一个在鹰嘴岩做瑜伽的小女生,一个被众多小男生喜欢的,与众不同的别致。收获最多的别致。

徒步结束后在她朋友圈里看见 独自一人又去西藏了。

蓝天白云下,看见她的背影就会想起翻越雪山时的那个背影。

若下次在路上相见,请别叫我哥,我是大叔………

  乌孙徒步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狱练,更是心灵上的赎罪,默语前行中我看见内心跳跃的生命依然如初,山川河流让我的内心变得更加纯净。

大海现居住:重庆 自由人 爱好:音乐、摄影、户外运动、健身、写作。 人生态度:人生路漫漫,我们无法左右生命的长度,我们有勇气拓展生命的宽度。诗和远方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