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莱西作协 史美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我爱山,却是不敢以仁者自居的。因为崇山峻岭中,我更爱的是那些苍劲葱郁的树木。


        记得看过这样一段话: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祥,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每行走在途中,远远地看到辽阔空旷的土地上,矗立着一棵树,心里总会升起一种想要走近的冲动。想走过去,仔细地看一看那份不畏风雨沧桑的坚挺孤独;想抚摸一下,那把许多光阴都攒成年轮,藏在心里的树干。那些枝丫静静地伸展在空中,风霜雨露,白天黑夜,青黄枯落,春夏秋冬。想象着,日暮黄昏,四野空寂,一棵老树立于天地之间,植根厚土,努力地擎着鸦雀的家。西风起,古道打马,慢一些经过,看看这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的景致吧。树底下,依靠着坐一会儿,一人一木便是休。拍一拍身上的仆仆风尘,歇一歇心中的万般追求。摘下后背的葫芦,喝上烧喉的烈酒,树根作枕,一醉方休。


        我喜欢大树。愿意看早春里,它冒尖吐青的新芽,也愿意注视着盛夏中,它苍翠繁茂的形态;我捡拾秋日里,它作别树枝的落叶,我仰望寒冬时,它铮铮孑然的身姿。荫凉是它的温柔,扎根是它的坚守,挺拔是它的方向,直立是它的模样。席慕容在《一棵开花的树》里写到: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我读到了树的等待,树的盼望;舒婷在《致橡树》中写到: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又读到了树的守护,树的坚贞;茅盾在《白杨礼赞》中写到:那是力争上游的一种树,笔直的干,笔直的枝……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风。更让人看到了树的努力,树的正直,树的坚实。人们喜爱树木,不是没有道理。


        我曾经收集许多形色各异的树叶,小心地夹在书本中,时间久了便成了脉络清晰,光滑平整的书签、标本。有时,年头久了,有一些叶子便被忘记了,等到某一天突然翻开某本旧书,看到那些早已变了颜色的叶子上,曾经写下过的稚嫩的语句,从前的时光便忽儿回来了。你看,这就是树木对我的回赠,替我保存了许多的记忆和心情。所以,我相信,世间事物,只要用心去爱,都会有所回声。


        我有一个本子,封面上有三个字:幸福树。这些年,我用它陆陆续续地记录了许多珍贵而平凡的心情。比如,有一个小孩儿对我说,妈妈,等以后再召开选妈妈大会我还选你。我问她,什么是选妈妈大会?她说,每个人到世界上来之前都要参加一次选妈妈大会,我就选了你。我说,我脾气不好,你后悔了吧?她说,没有,虽然一生只有一次选择,不过,下次我还选你……于是,我想,我大概是得到了一棵幸福树,虽然还只是一棵小树苗,不过正好可以陪伴她的成长,看着她的茁壮,即便是要经历一些的风风雨雨,又有什么关系呢?


        来生,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一棵树。站着的时候,布洒荫凉,挡风遮雨;倒下以后,就做一架屋梁,承载霜雪,庇护温暖。许你一世陪伴,佑你一生平安。


查看原文 原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著作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