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去了一位老哥家,他是我目前接触到口才最好、情商最高、经历最丰、故事最多的人。

我从广州南侧番禺,坐公交转地铁,在约滴滴,赶到广州北部花都,历时两个半小时到了老哥家。老哥做了一桌丰富的晚餐。有蟹,有海鲜,还有杨梅美酒。两人对饮杨梅酒,谈笑人生真风流。

他评价我的每一句话都非常精准,直击要害。听他的批评,未曾感到不悦,而是非常愉悦。因为每个人都看不到自身的缺点,更让人恐惧的,是没有人愿意指出你的缺点,这就是忠言逆耳。

酒过三巡,我说想高歌一曲,曲名《江湖有梦》。他问我为什么要唱此歌,我说有感觉。唱毕,又指出唱歌技巧上的不足。而后,老哥说听听他的歌,他用音响放了《父亲的散文诗》。

这首歌,让我措不及防的潸然泪下续而失声痛哭。我知道,我在老哥面前献丑了。老哥对面坐的堂堂男子汉,听歌一曲,不是热泪盈眶,而是由潸然泪下转为失声痛哭。

歌曲旋律动人,歌词直击人心。让我回忆起太多往事和成长的艰辛。少年的我非常叛逆,追逐潮流,讲哥们义气。以不学习为荣,以学习好为耻。以讲江湖情为荣,以打小报告为耻。以逃学打架为荣,以虚心向学为耻。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极为扭曲。让父母焦头烂额。但我的父母仍未放弃我。被学校劝退,父亲多方找人,点头哈腰去拜访学校的每一位管理者,送礼请客,只为能让儿子继续学业。母亲更是不曾放弃,就算自己的孩子被老师们说的在烂,在心里孩子依然优秀,而老师只有偏见。

2008年,父母忍痛让我从军。这也算是曲线救国,想让我在部队的大熔炉里,从思想觉悟、政治觉悟、纪律约束的多方面得到锻炼,成为一名对国家有用的人。

走的那天,我记得,母亲煮了水饺,然后一言不发的目送我上了南下的火车。当时年龄小,不懂事。参军对我来说是解脱了束缚,对母亲来说是无尽的痛苦。可能火车的离开,是他上半辈子第一次体会到痛失我爱的感觉。

参军的第三个月,我大姨去世了,50多芳华年纪,安静的走了。我知道时,已经是2009年的大年三十,阖家观看春晚时,我用201卡,向家人拜年时得知的。那一刻真如晴天霹雳,我痛苦的讲家人骂了一遍,语言集聚肮脏之词。2009年,是我们家最漫长与痛苦的新年。

我大姨把我当儿子看,买衣服,买零食,给零花钱,被欺负了,要为我出头。那时的我喜欢住在大姨家,逍遥且快活,但年少不懂感恩心。

参军前,父亲摆了欢送宴,宴席过半,大姨说累了,让我送送她。我扶着她,她哭了一路,嘴里念叨,在部队好好干,走的那天,我不送你了,边哭边说,然后硬给了我2000块,说部队伙食差,自己留着买点吃的。那是我见大姨的最后一面。清明夜雨鸦悲啼,从此阴阳两相隔。

2009年,母亲动了两次手术,家里人怕我担心,不能好好在部队服役,没有告诉我,到了2011年,我才知晓。并且这一年,疼爱我的姥姥走了。我未有太多悲痛,因为姥姥在得知大姨去世,就一病不起,病痛折磨了4年,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安详的离开,可姥姥的最后一面,我依然没有见到。

十年军旅路,对家人的亏欠太多,所谓忠孝不能两全。

故,当听到《爸爸的散文诗》,我想到了我爸为我能继续学业放下的尊严,想到母亲看我走时瘫倒不起,想到送别宴的夜晚大姨泪眼婆沙,想到儿时姥姥唱的摇篮曲。太多回忆,听到我泪流满面,放声抽涕。

放一段歌词,诉说心情。

想一想未来

我老成了一堆旧纸钱

那时的儿子

已是真正的男子汉

有个可爱的姑娘

和他成了家

但愿他们不要活得

如此艰难

这是我父亲日记里的文字

这是他的生命留下

留下来的散文诗

多年以后我看着泪流不止

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这是那一辈人

留下的足迹

几场风雨后

就要抹去了痕迹

这片土地曾让我泪流不止

它埋葬了多少人心酸的往事

最后,我要感谢老哥窦新新的邀约,我敬佩他,他可以抓住我的心。多年痛苦的压抑,在老哥家酣畅淋漓的释放了,舒服了,要继续前进了。为父母,为大姨,为爱人,为女儿,为家里爱我的人,前进前进,哪怕要披荆斩棘,也要负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