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残荷

是隔着镜头

生命与生命的对望

——题记



一直以为,荷的美只留存于夏日,却不经意那一池的岁寒枯黄。心若没有悟道,有些风景是看不到心里的。



然是秋水深寒,枯寂无声,却仿佛看到一颗洁傲的灵魂在盛开,在跃动,在幽香。



有一种美,需要跨越时光的长廊,在繁华凋尽的心卷反复吟读,反复咀嚼玩味,才得其深味。残荷之美亦是如此。



坚守着一份生命美丽的本质,清美的傲骨,残缺的韵意,在深秋的湖里无意雕琢却成了一处撼人心魂的风景。



为何你残瘦的身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与你邂逅,注定了一抹无尽的回望,一支心笔勾勒怜惜你孤欢的瘦弱,注定了一段文字在稿纸上为你滴墨成痕。


生命的线条原本就是简单的,丰富它们的只是我们情感的热血,是我们饱满的人生的信仰。韶光流转,携走的只是生命装点的虚无,灵魂的韵境却永不凋谢。



饱读了沧桑冷暖,依然将一份温雅的笑意开在心中。忘记不幸,遗忘痛苦,释怀悲伤,只为接纳更多的欢乐。站在太阳下,要记得人生还有悲凉一处,站在风雪里,要记得人生还有温暖一隅。



岁月消褪了风华,却依然记得你温暖初开的嫣然。将那脱俗的残影收进眼眸,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别味。含着莲子的莲蓬,仿佛幽深的眸子般,望着岸上看风景的人。



繁简各一的线条,让人读出了一种简朴的人生味道。静谧归隐,回归真我,回归生命的原色。美好的德馨,必是从内向外散发而出。我懂你,你便是我独依西楼的痴。



残荷,教会我们对于一种美的审视,不再局限于视觉的冲撞,更在意一份内在涵义。枯零的姿态在某种角度里,是一种美的诉说。就像我们的心灵,回归了纯粹之后,便踏实了,升华了,洞彻了。



总感觉,残荷的枯败里藏驻着一种不折的神韵,一种淡定不惊的气场。当生命不再有了耀眼的花衣,依然以清香的筋骨伫立,好一幅残缺的美卷。



很久以来,残损的东西很少人去关注在意。然而那美丽却是静静存在的。若不是深解了人生的一页兰章,怎会被一朵凋败的荷震撼了灵魂?哪怕身形憔悴枯槁,傲人的风骨依然如画如歌。



一朵残荷静立水中,更加令人珍惜那花开花谢倏走的流年。或许,世间本没有繁华可以留住,相逢时互投一抹微笑,便是不朽的传奇了。尽浮华,有过一次唯美的盛开便足够。



花开不语,花落不伤,不泪不哀的面对轮回,是一种真正坦然超脱的境界。一缕秋风吹,一瓣荷花落,仿佛诗中,仿若梦里。



花开半夏后,便是从容的凋谢,从容的结果了。如果人生的开端是一段灿烂的序言,那么人生的结尾,就应该是一首优雅宁静的诗章。



一朵残荷谢流年,这里的‘谢’,既是一种春去秋来自然的凋谢,更是对岁月赐予了一份生命之美的感恩之意。



来生,谁在我白衫烙下一抹绝世的清香……



字原创:西子(节选)

图片摄影:淡淡的蓝

配 乐:来源网络

(原创图片,引用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