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1

因为喜欢向日葵,所以爱极了梵高的画。一直希望家的附近能有一片宽阔的向日葵地,那样,我就可以像梵高一样日日陶醉在明媚灿烂的花海里。 

七月的午后,阳光正好,和朋友驱车去秦岭山下,寻找一片正在盛开的向日葵地。沿着环山路一直向西,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向日葵散落在田间地头,那不是我想要寻找的感觉,于是,我们不断地向西,向西……

傍晚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大片大片的向日葵,那是我有生以来看见的最大最大的向日葵花海,一下车,我奋不顾身地向花地里冲去。

那片花田,离山很近,晚霞暖暖地打在一朵朵正在盛开的花盘上,黄色的葵花被镶上了一层金色的光环。这时候我又想起了梵高,想起阿尔八月阳光里那些让人心灵为之震撼的花朵。

我不知道当年的梵高,站在阳光下的向日葵地里,心情是怎样的虔诚、激动、抑或是平静。而此刻的我无法平静,面对着如此浓烈的色彩,如此庞大的场景,我有些陶醉,我的脑海里仿佛有一种幻觉,想拥抱、想融入、想歌唱、想躺在地上,想提着裙子在花海里肆意地奔跑…….

夕阳站在山脚,有些不舍地将晚霞铺满天空,满天的云彩奋力地在天空舞蹈着,跳跃着,似乎想表达些什么,而阳光下的向日葵却沉默地低垂着头。这时候,我突然发现,所有的向日葵并没有面朝着太阳,我问朋友:为什么这时候的向日葵并没有向着太阳,朋友说:“不忍离别。”

只消四个字,突然间就让我的心有了一丝酸楚的感觉。多少离别,因为不忍而缱绻心碎;多少离别,因为不忍而千回百转;多少离别,因为不忍,而夜夜难眠……

夕阳里

我背转身去

不忍看你离别的泪眼

只因

我的胸前

刻着你的名字

我在田埂边写下了短短的几行诗,趁太阳还没有落山的时候,我希望风能大声地读出来,让即将离别的阳光听见花的心声。

问世间有多少情感,在离别的时候被撕扯的七零八碎?问世间有多少情人在即将分手的时候,无情地将对方的名字从心头剜去?回眸时,为什么不能彼此给对方一个善意的微笑?为什么不能总在回忆时念着对方的好?

一朵花的生命太过渺小,但渺小的花儿却用短暂的生命给了我们些许关于人生的启迪。 

任何一次离别或许都是再次相遇的序曲,我渴望在转身的时候微笑地说再见,给对方一个不忍离别的姿势,不管再次的相遇有多么遥远,回味时总是曾经爱过;不管那份情感有多苦、多甜,在年轮的转盘里,终究会变得淡然而平和。

有人说喜爱葵花的人,和葵花一样背负的爱太过沉重,所以总是喜欢在夜里垂首流泪,默然不语。我想,爱葵的人应该是太过认真、太过执着,所以他们即使被所有的人抛弃,也会坚守着自己,依旧我行我素,遗世独立。像梵高,像维罗内塞蓝色画布上金色的葵花。 

站在田埂,与葵花对视,默默中,彼此凝望着,这时候,那些葵已不再灿烂明媚,因为天色已暗,阳光不再。

我想,或许我们的生命也如葵一般,需要阳光的照耀,不管你身边的阳光有多么微弱,只要有温暖,有爱,你就会灿烂。

摄影:远方 高手张

文字:碑林路人《不忍离别》

地点:东湖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