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居的这座城市,也有人们很熟悉的一隅去处,或喜或悲,人们习惯了往那儿跑。那是一所禅院。

逢着大礼拜,大殿里总是挤得水泄不通,香火缭绕。院子空地上,跪满了虔诚的善男信女,他们都双手合十冲着一个方向。一不小心,会成为他们叩拜的对象。赶紧躲开。

千手佛前,我凝思着,想从佛的眉宇间抑或那千只手臂中寻到某种解释。不知高高在上的神灵可否听清了那些人内心的声音,可曾解了他们的苦,涤清了他们凡俗的杂念。

  曾有书载:乾隆下江南,见江帆点点,万桅待发,往来熙熙,问曰何故。一僧双掌合十,一语点的:一为名来,二为利往。名来利往实为人生中大众之界。确实如此。我们总是在物欲追逐中迷失自己,在隶属整体中丧失自我。这种追逐使我们远离单纯,流于低俗庸碌;这种隶属使我们失去静穆,心中充满了竞争的硝烟,排他的戾气,变得躁竞喧嚣。而这些愁云烦忧岂是佛主能解?

  山西隰县城西凤凰山顶上,有一座小西天寺。寺里有一副对联,颇有意味:“佛即心,心即佛,欲求佛,先求心,即心即佛;因即果,果即因,种甚因,结甚果,是因是果。”也就是说,当我们谈佛说禅时,其实是在探寻自我,研究我与周围世界的关系。我心茫茫,佛法无边,目的不在拜佛学佛,而在参佛悟佛,反求我心,大慧大觉。

  所以,当我们孑然肃立在佛前,应该是潜心素志,内心一片澄澈。映照着此种无欲无求、荣利皆空的圣洁光辉,我们就会忘记世俗的险途,环境的逼迫,无名的烦躁。在佛的面前,我们暂时解除了隶属的羁绊,消减了追逐的欲念,让趋于安静的灵魂重又归位附体,也就是说,在我们属于自己的那一刻,佛也就属于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