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漆画,工业时代的产物,起源于西方。与那些偏重人文内涵的传统绘画形式相比,喷漆画更趋向于工艺感强的装饰画。在正统的文化人眼里,它属于街头文化,难登大雅之堂。但正因为接地气,它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当西方把喷漆画工业化生产大量复制的时候,在中国,有人把它象艺术品一样进行创作。这与西方已然不是同一概念。难怪,有人说当今喷漆画看中国。]

在动荡不安中求生


        姚钢的前半生,充满了坎坷与动荡。

        从小喜欢画画的姚钢,高中毕业后,颇为自负地投牒于他心目中的美术圣殿——中国美术学院,终因分数差距未能录取,从而失之交臂。转而投考浙江科技大学室内装饰专业,轻松录取。但因家庭贫困,大二那年,他辍学了。

        画喷漆画纯属偶然。离开学校,姚钢成立了室内装饰工作室,将它简单装修一番。有一面墙空着要是有幅画该多好,可那得花钱。灵机一动,他随手操起喷壶对着墙壁涂鸦。画好一看,还挺有感觉。初出茅庐,室内装饰没什么生意,倒是画了不少喷漆画。最后,他索性放弃了工作室,干起喷漆画专业户。

        他背着一只工具包四处摆摊,到过西湖边、吴山广场,还到过小区门口、马路旁边。要是被保安或者城管看见,轻者将他赶走,重者没收工具。他常常和他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屈辱、无奈,伴随着动荡、贫困、不安全感。这是姚钢早期生活的主旋律。一度,他非常自卑,甚至绝望。

        高尔基说过:“苦难是一所大学”。姚钢在苦难中学到的是珍惜和感恩。

        有很多人问他:你是怎么练出这种手艺的?你的老师是谁?姚钢很想告诉他们……在黑暗中摸索,在夹缝中求生!在大街上寻找创作感觉,那时候用的喷漆都不是环保漆,也不戴防护措施,几乎每天都在恶劣的天气环境中和最严厉的执法背景下讨生活……最好的老师是生存!为了能活下去人的潜能会被发挥到极致!创作灵感也会被激发到无穷!会把所有的压抑表达到作品里……

在夜市他是一道风景


        直到武林夜市的出现,姚钢才彻底改变了那种不安定的状态。他可以光明正大地摆摊卖画赚钱了。

        经历过苦难的姚钢,倍感今日的幸福。安全感,对他来说就是妥妥的幸福感。

        姚钢是第一批入驻武林夜市的商户。他的喷漆画与众不同,很具表演性,因而成为了武林夜市中的一个亮点。一张斗方卡纸铺陈开来、一把喷壶握在手中,还有他挥洒自如的大将般风度,让路人觉得新奇、开眼,忍不住地驻足围观。

        现场作画,全凭即兴发挥。这时候,姚钢更像是一名工匠,喷壶作笔,油漆作墨,刹那间,宇宙星辰、高山大川、花草动物……跃然而出。喷漆画因为是用油漆作介质,所以色彩特别艳丽,有油画般的效果,极富装饰感。

        姚钢的手伸出来,你会觉得那是一双资深漆匠师傅的手:十个手指的指甲缝沁入油漆斑斑点点,如同与生俱来,就像古铜钱上布满青绿色的铜苔。那是岁月的痕迹!

        手指上的漆会不会有毒素?他说这倒不用担心,都是用的环保漆。无害。

        姚钢有点儿“高冷”,这是夜市中许多人的普遍看法。因为早期的那些经历,在他的心灵里编织了一层厚厚的自我保护的网。其实,他内心依然是热的。他看到弱势的人会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夜市上要是有残疾人、老年人买画,他就不收钱或者半卖半送。

        总有一些人,选择让自己的内心世界变得丰满温润的同时,变得更强大更坚强。

在传统与现代间游弋


        早先,为了生存,姚钢的画基本上是即兴之作。题材的选择多为风景,风格则简洁明快强调力量速度之美。

        那时候的他还是有些浮躁的。随着时间推移,温饱已然不成问题,他有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读读书思考思考问题。

        他将目光投向了中国传统文化。读史,研究古建筑艺术、神兽图腾文化,对明朝历史特别感兴趣。

        几年前,姚钢便计划创作《中国神兽》系列、《中国古建》系列,以及明代人物系列。现在,他已经着手《中国神兽》系列中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的创作,并且在表现技法上,努力地靠近中国绘画。为此,他研究出用透明清漆营造出传统绘画技法中“氲染”的艺术效果。


        关于未来,姚钢的梦想是办一个个人画展。他为画展设想的主题——燃烧的信念。

        眼下,姚钢的实力还不够,包括作品、资金,以及商业运作。

        不过,办一个前所未有的喷漆画展,想想也是一件蛮有意思的事。

        期待独具慧眼的人士和团队合作,共襄文化盛举!

姚钢喷漆画作品